鉛筆小說 > 穿成男主他媽我躺贏了 > 第390章 男主的踏腳石繼母68
  正中間巨大的空間也被分為了兩半,左邊是一個灶臺,只不過不是那種農家普通的灶臺,而是一個藥灶,用活人來做實驗的那種。

  以前在宰相那個世界師叔的房間看過,不過全部的要人都是那些從死牢里提出來的死牢犯。

  本來是要第二天正午斬殺的,但是京城不有這么一家子神醫嗎?

  皇上就借佛獻禮,把這一些死刑犯送到了府上,給師叔用來做實驗,以期望能夠做出更多好用的藥方,說不定自己以后就能用到了呢。

  而右邊就恐怖了,一個個鐵籠,有密集網的也有稀疏網的,牢牢的焊在地面上,從精神力往下測試,一個個鐵籠下面全都是堅實的地基。

  ?

  給鐵籠打地基,明月也是第一次見,不過看到了那些兇猛的毒蟲也就能夠理解了。

  最大的是一條毒蛇,據明月所知,這種毒蛇最多能長到一米到一米五,粗的直徑也最多能達到五厘米。新筆趣閣

  但是這一條毒蛇就不一樣了,粗略估計一下,長度至少有五米以上,粗細至少能有二十厘米往上,絕對是一條變異了的毒蛇。

  這種毒蛇是制藥上佳的材料,尤其是毒蛇的蛇膽、血液以及毒液,這條蛇看樣子被這家的主人養得很好,肥膘體壯的。

  只不過眼中還冒著很強烈的野性,如果身上不是捆了牢牢的鐵鏈,不得動彈,說不定會拼命的折騰。

  其他的鐵籠也關著大大小小的毒物,一立方米大小的彩色蜘蛛,長度兩米以上的蟾蜍,一只巨大長度能達個到三米的蜈蚣,密密麻麻的腳,看的明月密集恐懼癥都要爆發了。

  甚至連苗疆的毒蠱王都有,蝎子等各種毒物也是密密麻麻的,各種各樣。

  在這間屋子周圍還圍了八間屋子,呈環繞式環繞著這間屋子,里面放的全都是各種各樣的活物。

  如果不是為其他的,明月感覺這里就是師叔的天堂,就連師叔都沒有這么多的豐富材料。

  其實師叔也不是沒有那個能力,只是不會像這個人這樣殘忍,最多把這些動物打一頓,取一些對自己有用的東西,并不會傷其性命。

  明月以為自己以前最害怕的就是鬼,但是現在,真的是怕了怕了!這個宅子的主人真的是牛!

  雖然在獸世那個世界也有著一些這樣的獸人,但是再怎么見,這種毒物獸人最多也只是見過一只一只的,這種獸人并不受普通獸人的歡迎。

  因為一不注意,這些普通獸人就會被他們毒死,為了保護自己的安全,部落都是拒絕接納這些獸人。

  明月所尋找的李寧遠,這個時候正坐在那個藥灶所在的木桶里。

  全身上下全都剝光了,被繩子綁住了雙手雙腳,固定在桶的中間。

  這個時候從遠處走來一人,身穿富貴易長的錦綢衣服,面容周正,氣質溫潤,一走一行之間,全是貴公子的氣派。

  一看就是這個宅子的大人物,或者說就是這個宅子的主人。

  果然如明月所料,一路上的仆人稱呼那個貴公子為主人,也僅僅是主人,沒有其他可以透露身份的詞語。

  而且臉看著有些熟悉,翻找著原主的記憶,噢!明月臉上浮現了笑容,原來是他呀!

  蹲在屋頂上一動不動,看著那個人帶著人幾個人進來,推開這個屋子的大門,看見了已經清醒的李寧遠。

  李寧遠都要嚇尿了,怎么回事?自己不是好不容易爬到陰涼處了嗎?怎么會在這里,而且這周圍是什么情況。

  蛇蟲鼠蟻,五毒俱全,那么龐大變異的各種毒物,是李寧遠從未見過的。

  周圍全都是一排排抽屜,看樣子裝的應該是藥材,而自己,坐在一個木桶里,而且怎么看怎么覺得這個木桶熟悉,好像是在以前看過。

  等看到進來的那個人的面容,李寧遠頓時覺得萬箭穿心,無數的針刺進自己心里,發涼生不如死。

  眼睛睜的大大的,血絲浸滿了整個眼眶,身體不由自主的開始顫抖。

  毒蛇醫師!!!!

  怎么會是他!毒蛇!

  那么自己所在的這個藥灶!!

  那不就是毒舌的藥人藥灶,怪不得自己看著這么熟悉,但是看著當前的場景,自己這是變成了毒蛇的藥人!!

  前世自己因為性命無幾,疾病纏身,時時刻刻都面對著死亡的恐懼,為了求長生術,尋遍天下名醫,最終有一個人揭下了皇榜,就是這個名叫毒蛇的毒醫。

  毒蛇非常有本事,利用各種毒物延長自己的壽命,原本在御醫的判斷下,自己還可以活半年。

  但是自從招募到這個毒蛇毒醫,自己的性命足足延長了十多年,雖然中途一直熬著這個醫師黑乎乎的藥。

  李寧遠心里是明白這些藥是什么制作的,但是這些東西都比不過自己對生的渴望,自己也被邀請進毒蛇的藥人試驗場所。

  里面全都是各種試藥的藥人,每研究出一種藥物最先給這些藥人試用,各種比例不斷的在調整。

  等研究出來一點點有用的藥就會用數十人一個個進行試藥,最后正是擴散到百姓之中,直至一千人都沒有排斥反應才敢用到自己身上。

  因為自己的身份地位,這位毒舌醫師也得到了非常大的好處。

  可是!是前世呀!今生的自己才七歲,還是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孩子,這個時候更是全身是傷,自己被綁到這里,明顯就是作為試藥的藥人!

  這位毒舌醫師以前笑說過這個時候的藥人,沒有一個經得住考驗,全部去了地府。

  當時自己還是當個玩笑聽聽,因為并不是自己身處其中,所以絲毫不關心。

  那一句句一字字歷歷在目,想著那種過程,還沒經歷的李寧遠就已經感覺到絕望了,想要咬舌頭自盡,但是嘴巴已經被堵上了布,沒有絲毫活動的空氣。

  李寧遠恨自己為什么要這么活下來,當初在牢里,在炮烙之刑的當場,在流放的中途,在昏迷的小巷,為什么不結束自己的生命,為什么要堅強的活下來!

  想著這位毒舌醫師的手段,未來全是一片看不到底的漆黑。

  毒舌高高興興的走進來,看著那個渾身發抖新鮮出爐的藥人。

  ?

  怎么回事,在路上的時候也沒有見他發抖呀?

  不過抖就抖吧,說不定又有一種毛病,乞丐得哪種毛病都不奇怪,正好可以增加自己試藥的多變性。

  想到這里,毒蛇不由對這個藥人更加滿意了。 由于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