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穿成男主他媽我躺贏了 > 第10章 校園王子的母親9
  明月被原主的便宜丈夫扶著一步一步顫巍巍的走了進去,這個時候晚飯已經擺好了。

  明月坐在椅子上,用自己發抖的手,顫巍巍的拿起筷子,準備夾一個雞腿到自己碗里,準備給今天訓練的自己好好的補一補。

  結果當明月夾起那個雞腿還沒有一秒的時候,滑溜的雞腿直接扒拉從筷子上滑了下來又掉了回去,濃郁的湯汁濺在旁邊的桌子上。

  明月又夾了幾次,發現還是夾不起來,而此時的顧啟明正在旁邊偷笑,都快忍不住要錘桌子了。

  “明月!來來來,我幫你夾!哈哈哈!!”

  顧啟明忍著笑意,直接利落的一筷子夾起一只大雞腿放在明月碗里。

  明月看著顧啟明穩穩的夾起一只大雞腿,又看了看自己顫抖的手手上的筷子,直接瞪了顧啟明一眼。

  直接把筷子放在桌子上,讓女傭去廚房給自己拿個勺子。

  哼╭(╯^╰)╮!筷子我用不了,我還不能用勺子嗎?明天就是周六了!看你到時候訓練一天,你能不能夾起大雞腿!

  明月用勺子吃了艱難的一頓晚飯,然后被顧啟明扶著回到了房間,等顧啟明離開之后,明月拿出馬蕭師傅給的藥浴包,直接去浴缸里面泡了個澡。

  泡完之后明月艱難的爬上床,直接睡著了。

  今天真的是太累了!

  翌日晨光微熹,一縷陽光從窗戶照射進來。

  明月伸了伸懶腰,發現自己身上的酸痛已經沒有了,看來是昨天的藥浴包效果很好。

  洗漱完下樓,時間已經來到了八點鐘。

  當明月下樓的時候餐桌上坐著一大一小兩父子。

  顧浩抬頭看了看自己母親,直接叫了一聲媽,然后又繼續低下頭吃飯,昨天自己回來的時候,父親已經跟自己說了,今天準備去遠航保鏢公司鍛煉。

  他可要吃的飽飽的,不吃飽怎么能訓練呢?

  明月挑了一些自己喜歡吃的早餐吃完之后。

  這一家子就坐著車來,到了遠航保鏢公司。

  馬蕭師傅看見今天不是明月一個人來,而是三個人來也沒有說什么,畢竟一個人教也是教三個人教也是一樣。

  馬蕭已經知道了明月的具體身體數據,直接讓明月按照原計劃進行。

  然后又讓顧啟明父子兩個繞操場跑幾圈,看看他們的體力如何。

  顧啟明平時也有一些鍛煉,在跑到第五圈的時候就不行了。

  令人意外的是顧浩,他竟然跑到第二圈就氣喘吁吁,完全跑不動了。

  明月嘖嘖了一聲,原主的便宜兒子這體力不太行呀!

  作為世界男主,不應該是經常鍛煉體力爆表的嗎?要不然怎么和女主嘿嘿嘿!

  而且按道理來說,這還是一篇總裁文,那啥一夜七次也不是經常有的嗎?

  明月的思緒不由的歪了起來,等明月把腦子里的黃色廢料扔掉之后。

  時間已經來到了中午,這一家子已經變成了咸魚,顧啟明推脫說公司有事情,拿了藥浴包就走人了。

  顧浩本來也想說約同學出去玩了的,但是在明月直瞪瞪盯著他的眼神中明顯的慫了,我繼續!我繼續還不行嗎?

  顧浩在他便宜老媽的瞪視下,吃完飯又繼續去訓練了,明月滿意的看著自己旁邊的便宜兒子,有人和自己訓練就是不一樣!???.

  獨痛苦不如眾痛苦!

  騷氣!

  在鍛煉一段時間過后,明月又拉著他的便宜兒子去上野外求生課!

  雖然顧浩完全不知道自己為什么要學這個,作為一個標準的弱雞,他很有自知之明。

  河邊他不去,野外森林他不去,酒吧他也不去!他可是很珍惜自己的生命的。

  但是看著自己老媽興致勃勃的樣子,只好換上迷彩服舍命陪君子!

  嗚嗚嗚嗚……

  我只想回家吹空調吃零食看電視呀!

  顧浩小正太心里哀嚎道。

  馬蕭教練直接把明月和她兒子帶到了后面森林的外圍,直接實地介紹各種野外植物,最開始學的是野菜野果的識別,畢竟在野外生存找到食物是非常重要的。

  后面的話可能會學一些哪些植物是有毒的和一些解毒的植物。

  一年時間在明月的不斷學習過程中很快就過去了,顧浩也不是原來那個弱雞雞的小正太了,這一年間經過訓練,皮膚被曬得黝黑,性格也堅毅了很多。

  在顧浩高二開學的時候,女主王紫也轉到了顧浩的班上。

  雖然明月轉變了一些顧浩的性格,但由于男女主之間的吸引力,王紫和顧浩還是走到了一起。

  明月專門找了一家私家偵探,專門盯著男女主,七天給自己提供一份報告。

  王紫在和顧浩走到一起之后有一些疑問:顧浩不是堂堂顧氏集團的唯一繼承人嗎?為什么每個月的生活費才兩千?

  要不是其他人喊顧浩為顧少,王紫都以為自己找錯了人。

  沒錯!與顧浩的相知相遇是王紫特意計劃的。

  記得高一下學期的時候,有一個人匿名給自己發信息,說能解決父親的債務,只要自己按他的計劃轉到南山貴族高中,并且搭上顧氏集團的繼承人。

  他就幫自己解決父親的債務,王紫一家這個時候正被債主逼的攆出了家里,正要馬上睡大街的時候,突然有人跟王紫發這樣的信息,王紫不就跟拿到了一根救命稻草一樣嗎?

  在王紫答應之后,那些債主也不霸占王紫的家了,而是恭恭敬敬地把王紫一家請了回去。

  王紫聽從那個人的話,接受他的安排直接轉來了南山貴族高中。

  然后特意設計一些事情與顧浩多次的碰在一起,每次都跟顧浩唱反調,而且多次利用喜歡顧浩的秦雪來做他們感情的添加劑。

  顧浩從小就是被別人捧著的,哪里受過這個委屈,然后就一直找王紫的麻煩。

  王紫一看顧浩請君入翁,按照自己的計劃行事,心里竊喜,又設計了一些其他事情,讓顧浩發現自己的善良。

  然后在兩個人的打打鬧鬧中,他們兩個順利的在一起了。

  但是兩個人在一起之后,并不如王紫想象的那樣美好,顧浩并沒有因為她立的堅強貧窮人設心疼她,而帶她去奢侈品店消費,帶她去各類高檔餐廳吃飯。

  而是跟正常情侶一樣,大多數時候都是吃食堂,只是偶爾出去開葷。

  以王紫毒辣的眼光,她知道顧浩身上都是名牌衣服,名牌手表,再加上其他人對顧浩的吹捧。

  顧浩是顧氏集團唯一繼承人的身份板上釘釘,在王紫不經意的試探過程中,顧浩不知不覺的就被她套出了話。

  原來是被家長控制消費,準備鍛煉一下顧浩。

  聽到這個理由,王紫不由得埋怨起來,顧氏集團這么大一個公司,唯一的繼承人還需要控制消費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