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穿成男主他媽我躺贏了 > 第26章 校園王子的母親25
  黃玉芬看見自己女兒發怒的樣子,怯懦的說:

  “你也別怪你爸!也是沒辦法!你好聲好氣說一下!你爸最近欠了五萬塊錢,債主已經上門來了!我們沒辦法,只能來你公司找你,你跟你爸想個辦法,把這債還了吧!”

  王紫睜大了眼睛,失聲驚叫道:“什么!五萬塊錢!這個公司是我好不容易才進的,實習工資才一萬多,我也沒工作多久!我上哪給你弄五萬塊錢來呀!”

  黃玉芬聽見女兒這樣說,有點心軟,但是還是無助的看著王松心。

  王松心陰沉著一張臉,理直氣壯地說:

  “我管你那錢哪來!你是我女兒,你賺的錢天經地義就是我的,我不管!你立馬給我湊五萬塊錢出來!”

  王紫真的要被逼瘋了,她剛剛交了房租,現在就只剩五百塊錢吃飯的錢了,她哪來的這么多錢呀?

  王紫煩躁地皺著眉頭,忍著怒氣平靜的說:“你們先回我租房子的地方,這些事以后再說,我得先回去上班,要不然就得扣錢了!”

  說完從自己口袋里面拿出一個小鑰匙,然后報地址,讓黃玉芬記下來。

  王松心看著王紫真的拿不出錢來之后,也沒辦法,只好先拿著地址去住的地方,其他的以后再說。

  看來只能用這個辦法了!

  ——

  明月一回國之后,就直接向顧啟明要了兩個人,跟顧啟明構思了一下慈善內容,顧啟明看明月這樣興致勃勃,也就由著明月做下去,反正到時候還可以增加企業形象。

  明月的慈善基金會主要是資助貧困兒童讀書,這個想法是顧啟明提出的,因為如果資助重癥病人,那么一個人填進去幾十萬都不夠。

  如果是資助貧困兒童讀書,不但可以用有限的資金去完成更大的利益效果。

  明月想了想這也是,萬一由于機構沒有查清楚資助,萬一資助到那些倒扣功德的人怎么辦呀?

  畢竟明月想辦慈善基金會的最初目的是獲取功德,有了功德之后,明月就可以買保命符,原主還可以帶著一半的功德去投胎轉世。

  說不定可以保證原主再投個人類的胎,畢竟削減了一半的靈魂之力,按正常情況來說肯定只能投到動物身上,有了功德那就不一樣了。

  為了保證每一筆資金都自助到貧困兒童身上,所有的資金鏈都透明化,每一筆花銷都要公布在官網上。

  等慈善機構漸漸進入正軌,時間已經過去了一年,顧浩已經成功取代了顧誠的地位,成為了顧氏集團最年輕的副總裁。

  顧誠在完成任務之后,直接出去旅游了,現在還沒有回來,聽老管家說顧誠每個月都給他打一次電話報平安。

  至于王紫那邊,明月這個時候還沒看過去一年的報告呢,因為慈善機構的事情已經占據了她所有的心思,這可是關乎到她性命的事情呀!

  明月每做成一件事就看到白花花的功德往自己面前飛來,做事更有勁了,哪有時間去管王紫的事情,現在顧浩已經走上正軌,說不定哪一天就找到了揚、于兩家集團的漏洞。

  直接讓那兩家集團天王涼破,到時候顧氏集團可以帶著世交和原主娘家瓜分市場,重新招聘已經被解雇的人員。

  在所有事情都走上正軌之后,明月翻看過去一年偵探給自己的報告。

  明月看著這報告,簡直就是驚呆了,這一家人是啥奇葩呀?果然是小說來源于事實。

  上次看的報告是王紫她爸媽去投奔她,三個人住在一間窄窄的公寓里面。

  后來王紫他爸實在看王紫拿不出錢之后,直接用王紫的身份證在網上貸了貸款,王紫知道這件事之后也沒有辦法,現在她也擺脫不了她爸媽呀!

  王紫被她爸媽逼著強迫的被放棄了保研資格,大學一畢業就開始出去找工作,但是王紫他爸賭博是個無底洞,一看見自己閨女找了兩萬塊錢的工作,周末還出去兼職,一個月的工資大概能到達三萬塊左右。

  整個人也越發飄了,越賭越大,越賭越大。

  在欠了賭場四十萬以后,賭場再也不肯借錢給他了,直接讓他回去要錢,錢要是要不到直接剁手指。

  王松心這個時候終于感到害怕了,回到家里看著對自己不耐煩的女兒,他最近感覺到了自己女兒已經在收拾東西,只是她以為自己沒感覺到。

  的確,這個時候王紫已經受不了了,她每天累死累活,每個月賺三萬都滿足不了這兩口子的胃口,要是過得普通一些,兩三萬都可以用一年的生活費了。

  可是,就她爸那樣的賭法,一個月花得精光,還不知道有沒有其他的外債。

  在這期間,王紫也碰到過很多有錢人,憑著自己的相貌能力學歷,想上去勾搭他們,但是每當自己被吃干抹凈以為勾搭成功之后,那些人就翻臉不認人。

  王紫簡直受不了這樣的日子了,她最近重新辦了一張銀行卡,存了一點錢,已經可以買到去往國外的機票了。

  很快很快,自己就可以去往一個沒有人認識自己的地方,很快就可以擺脫這兩個人了,王紫這兩天走路都是高興著。

  王松心看著自己這個賠錢貨這幾天走路都是飄著的,心里已經想著這個賠錢貨肯定就是要跑路了。

  想了想自己朋友的建議,咬咬牙答應了,本來看這個賠錢貨,每個月三萬塊錢工資,可以細水長流慢慢吸。

  但是現在急需四十萬,這個賠錢貨又想跑路了,不老老實實賺錢了。

  在晚上的時候,直接在王紫房間里面放了迷煙,扛著王紫就賣給了自己的那個朋友,那個朋友立馬給自己打了四十萬。

  王松心才不管這個賠錢貨被賣去哪里了呢!只有實打實的錢到了手才行。

  王松心在期限的最后一天,拿到了四十萬還給了賭場。

  明月看到這里,簡直無語了,怎么會有這樣的父親?以前看小說看到這些內容的時候還以為胡說八道,果然是小說來源于現實,人心隔肚皮呀!

  明月看到這里之后,看見王紫被拐賣,雖然很替原主高興,但是私家偵探并沒有報案,可能是怕被報復吧。

  明月雖然不是什么善人,但是好不容易摸到一個拐賣犯,立馬打了警局的電話報案,把所有證據都提交上去之后,那邊很快就行動起來了。

  等明月又出去浪了半年之后,才從新聞上看到了新聞。

  原來這是一伙國際拐賣團伙,專門拐賣年輕漂亮的女孩去三不管地區,靠著差價來回倒賣,因為明月的及時報警,雖然王紫那一批人,已經被偷渡出國。

  但是因為及時報警,后一批人直接被攔截下來了,通過國際糾紛,也成功解救了一些我國的婦女回來。

  至于其他國家的,在查到這件事情的時候,其他國家也是知道的,但是并沒有行動,那只好愛莫能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