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穿成男主他媽我躺贏了 > 第30章 獸世養崽崽1
  等貨架送貨和超市送貨的人到之后,明月打了個車前往租的倉庫,讓他們把所有東西擺好之后,直接讓他們走人了。

  明月走進倉庫,把一部分東西都收了起來,兩邊來回跑,跑了幾趟之后,把自己系統空間塞得滿滿當當的,一些放不下的東西就全部放在了地下室。

  之前系統可是跟自己講了,自己下個世界可是要去原始世界,在不委屈自己的前提下,自己要多準備東西,只要不被別人發現,自己用就可以了。

  明月把別墅的各項水電費的費用全部交了幾個月之后,然后躺在床上,對著系統說:“系統!開啟任務!”

  【好的!宿主。】

  明月的意識開始模糊,再一次睜開眼睛的時候,望向天花板,全都是黑乎乎的巖石。

  明月看了看自己四周,自己躺在干燥的稻草上,周圍全是石頭,看來自己是在一個山洞里面。

  明月又躺了下來,呼叫系統接受記憶,這一回接受記憶沒有跟上次一樣,只是有著一點點飽脹感,過了大約二十分鐘后,明月接收了原主所有的記憶。

  接記憶怎么不跟上回一樣?

  明月問著自己腦海里面的系統:“這回接收記憶怎么不痛了?”

  系統明顯有點心虛。

  【額額額……上次是我第一次輸入記憶,有點粗暴,這回熟練了好一些!】

  明月都是無語了,這次和上次簡直差別太大了吧!上次接受記憶腦子就跟炸了一樣,不過時間很短,這次就感覺一點點飽脹感,不過時間很長。

  明月也不好多說什么,大家都是新手,作為美麗善良大方……(這里省略一萬字的大實話)的美女,我不跟一串數據計較!

  哼!╭(╯^╰)╮!

  明月坐起身來,看著自己黑乎乎粗壯的手臂和大腿,肚子上面的贅肉一層一層的,又摸了摸自己不知道幾層的下巴,感覺就要暈倒!

  美麗的我為什么要受這種苦?摸了摸自己的頭發,果然摸到了一層油,把手拿下來一看,油乎乎的!簡直忍受不了了!

  這個世界講述的是一個現代人類穿越到遠古玄幻獸世的故事,而原主的兒子就是其中一個男主。

  因為男主的調皮,在幼崽時期的時候頭撞到了石頭,血流不止,原主護仔心切,讓自己三個丈夫全部出去找止血果,最后止血果被帶回來了,但是原主的幾個丈夫全都死亡了。

  雖然在獸世這種情況很常見,但是原主卻把幾個丈夫的死亡全怪在了男主身上,從此虐待男主,認為男主是個不祥的人,把還是幼崽的男主趕出了部落,成為流浪獸人。

  后來男主經過磨難,獨立成長,晉級成了六階獸人遇到了女主,重新加入了其他部落。

  經過女主不斷發明物品,女主的部落越來越強大,后來把原主的部落給打下了,原主的兒子因為對原主的愧疚,保住了原主,負責原主的食物,但是原主還是對他恨之入骨,就這樣原主慢慢老去,心也慢慢軟了。

  當初的事情也不能隨隨便便判定誰對誰錯,只是身不由己而已。

  直到原主死亡的那一刻,原主還是放不下心結,跟兒子說一句,我不怪你了!

  在原主死后,看著兒子郁郁寡歡,比女主其他的丈夫死得更早。

  原主這回真正意識到自己真的做錯了,產生了很強的執念,影響了這個世界的運轉,然后這個心愿任務就被時空管理局接到了。

  【原主的愿望是好好撫養兒子,讓兒子和他的雌性快快樂樂的過一輩子,不能讓兒子在郁郁寡歡的死亡。】

  明月點了點頭,說白了,這個世界就是好好的養兒子,把兒子養得白白胖胖的去找他的女主。

  明月撐起身子站了起來,光著腳走在山洞的地上,要是明月原先的腳,絕對要磕出血來,但是這是原主的腳,腳上擁有著一層厚厚的繭子保護著腳。

  明月遵循原主記憶摸索著走到另一邊的山洞原主兒子躺的地方,一只白色的狼靜靜的躺在干燥的稻草中,頭上滴滴嗒嗒的流著血。

  這個時候山洞外響起了一聲叫聲:“云朵!你的銀石雄性回來了!帶回了止血果!他受了很重的傷!你快點去看看吧!”

  明月聽見這個叫聲,就知道原主的丈夫已經死光了,按著原主的記憶跑出去,看見了一個肥胖的丑陋黑老婦人,明月感覺自己的眼睛都要瞎了,世界上怎么會有這么丑的人?

  這個老婦人是首領的雌性叫做紅木,平時管理著部落的雌性。

  明月臉上露出震驚的神情,整個人像傷心過度一樣,眼淚不由自主的流了出來,一邊哭一邊往著部落門口跑去。

  紅木看見云朵這么傷心,嘆息的嘆了口氣:“哎!真是造孽喲!為了找止血果!三個雄性全都沒了!銀風這孩子說不定被云朵趕出去!”

  明月一邊跑一邊喊著:“銀石!銀石!”

  跑到部落門口,就看見了巨大的白狼奄奄一息的躺在空地上,身上是各種動物的齒印,鮮血染滿了全身,把身上的毛大部分都染紅了,爪子里面抓著一個紅色的果子。

  部落的巫醫正在那里治療,周圍圍著許多人。

  明月跑上去,不由自主的就抱上了狼的頭,嚎啕大哭起來。

  嘴里止不住的顫抖:“銀石!銀石!你不要死!你說過要陪我到老的!”

  “嗚嗚嗚嗚……”

  明月哭的不能自已,其實這些感情都是原主爆發出來的,銀石和原主從小青梅竹馬,感情深厚,要是其他兩個雄性死了之后,原主都可能不會這么傷心,但是銀石死了,原主感覺她的天都要塌了。

  “云朵,云朵!”銀石張著他的狼嘴,一邊吐出血一邊說。

  “止血果…我找到了!你不要怪銀風,他還小!咳咳……”銀石又吐出一大口血。

  但是還是拼命撐著精神說:

  “都是我們沒用!才是二階…獸人,連個止血果都找得這么艱難!卡爾和維克為了…抵擋流浪獸人,已經死在他們…爪下了!”

  “你一定要好好…照顧自己!照顧孩子,還有……”銀石斷斷續續的把這些話說完,直接就沒了氣息。

  明月感覺到身體的反應,眼睛里面冒著星星,然后全部漆黑,整個人暈倒了過去。

  這個時候紅木還剛剛趕來,看到銀石斷氣,云朵暈倒這樣混亂的場景。

  又看了看四周看熱鬧的人群,冷聲哼道:“看什么熱鬧!不知道把人扶回去嗎?還有你!”

  紅木指著一個比較瘦的黑女人說道:

  “把銀石手上的止血果趕快去給銀風服下,銀風還處于危險之中呢!”

  又指了指一個比較健壯的雄性,讓他把云朵抱回山洞里面,又叫另外兩個雄性把銀石的尸體也拖回山洞口,等云朵醒來之后,去埋到族地里。

  然后對著其他看熱鬧的雄性雌性說:

  “你們不要做出一副看熱鬧的神情,你們現在不幫忙,以后說不定死的就是你們的家人,我們部落要互相團結!

  而不是跟你們這樣看熱鬧,過冬的糧食都準備好了嗎?就有時間在這里看熱鬧!趕快去捕獵,趕快去采摘野菜!

  都給我滾出部落去找食物!看到你們就煩!”

  在紅木訓斥完之后,所有人都四散開來,全都去找食物了。

  首領夫人越來越兇了!!

  嗚嗚嗚嗚…………

  把其他人都兇走之后,看著旁邊老神在在坐著的巫醫。

  柔下聲音帶著恭敬地說:“巫醫大人,請您幫忙幫銀風服下下止血果,我怕她們笨手笨腳,把這好不容易珍貴得來的止血果給弄壞了!”

  巫醫是一個干癟的黑色老頭,獸型是一只貓,名字叫哈里,出于尊重,部落所有的人都叫他為巫醫大人。

  哈里沉著臉,心情也有些沉重,部落又喪失了三個雄性獸人,對于部落的發展是極其不利的,更何況冬季馬上來臨了。

  哈里站起身從銀石的爪子里拿出紅彤彤的止血果,紅木連忙在前面帶路。

  之前指的一個雌性直接讓她去干別的。

  走到山洞之后,紅木把哈里引到銀風所在的山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