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穿成男主他媽我躺贏了 > 第37章 獸世養崽崽8
  三只小狼崽實在饞的不行了,就在霍爾身邊打轉,時不時用狼嘴咬一下霍爾的獸皮裙,獸皮裙被小狼崽們咬的坑坑洼洼的。

  霍爾感受到小狼崽們的親近,并不在意自己的獸皮裙被他們咬破,反正自己捕獵厲害,獸皮裙等下自己再縫就行。

  用一只手轉動著架在火上的小烤乳豬,另一只手摸上了銀河毛茸茸的腦袋。

  銀河感覺霍爾在摸自己的頭,最開始的時候還是很有耐心的,后面直接不耐煩,蹲著身子直接往旁邊跑去,一躍進了明月的懷里。

  明月被銀河撞的差點倒下去,最后還是穩住了,看著自己懷里無辜的銀河,明月的眼睛微瞇,兩只罪惡的雙手又開始擼銀河的毛,銀河的毛細細軟軟,而且特別蓬松。

  兩只手就感覺放在軟軟的毛毯里面,銀河被擼的生無可戀,兩個人為什么只抓著自己擼?是我特別好擼嗎?

  銀風和銀木看見阿姆在擼銀河,還以為在做什么好玩的游戲,直接湊上去也鉆進了明月的懷里,明月也不嫌棄,三只小狼崽一起開擼。

  有了其他兩個人的對比,銀河的心里就平衡了很多,直接躺在了明月的懷里,你動不動。

  你愛咋樣就咋樣吧!誰叫你是我阿姆,我!銀河!躺平了!

  明月越擼越上癮,終于知道現代世界那些人為什么喜歡養貓了,這手感真的好好啊。

  霍爾一邊往乳豬上面抹鹽,一邊用眼角嫉妒的看著三只小幼崽,其實霍爾心里是嘟著小嘴巴的,雌性還沒有這么擼過自己呢!

  好氣哦!

  但是本寶寶堅強!本寶寶不說!

  哼!╭(╯^╰)╮

  因為小豬仔比較嫩,霍爾就沒有劃開,只是在表面上淺淺的撒了一層鹽,然后又扒開肚子又撒了一層。

  等鹽全部融進小豬崽的肉里面之后,小豬仔已經被烤得焦香四溢了。

  一股香味散發在火堆旁邊,明月這時候也不擼小幼崽了,渴望的看了看小豬仔,又直盯盯的看著霍爾,那眼神非常明了,小豬仔有沒有考好了?本寶寶想吃。

  霍爾非常上道,直接把其中的一只小豬崽用石刀直接切成了兩半,分別放在兩個盤子里面。

  明月這個時候直接把懷里的小幼崽往旁邊一推,端著一個盤子就開始吃了起來,因為小豬仔年齡比較小,重量不是特別重,所以明月直接能捧起來,不過這也多虧了原主的大力氣。

  小狼崽也沒有計較阿姆直接把自己往地上一摔,直蹦蹦的奔著另一個盤子里面的半只小豬仔跑過去,今天又可以吃大餐了!

  這個阿爸烤肉真的好好吃呀!

  霍爾又把另外一只烤好的小豬仔放在另外的盤子里面,等一下等小幼崽們吃完了那一邊再給他們,雌性吃半只應該夠了,說不定還吃不了。

  霍爾邊擺放邊想,弄好之后去把那只大的老豬清洗干凈,開始烤自己所需的食物,對于自己吃的食物,霍爾就沒有那么仔細,做飯給幼崽和雌性吃當然要精細一點,自己就不用那么精細了。

  等霍爾吃完之后,把所有的盆全都洗干凈,放回去之后天已經黑了,霍爾把外面的篝火和其他的一只母豬和三只小幼崽,拖回另外一個山洞里面。

  在霍爾收拾的時候,明月已經去探查自己的木地板山洞了,霍爾已經把外面曬好的干草已經抱進來了,明月直接躺在干草上面,也算是比較柔軟吧!

  本來霍爾是直接想把獸皮蓋在稻草上面讓明月睡的,但是明月直接搖了搖頭,獸皮在潮濕的山洞里面已經發出了特殊的氣味,明月表示自己接受不了,直接讓霍爾把獸皮抱到另外一個山洞里面去了。

  等霍爾收拾完東西進來睡覺的時候,明月坐在木板旁,眼睛亮晶晶的對著霍爾說:“霍爾,你陪我去外面洗澡好不好?我好久沒有洗澡洗頭了,頭上都快起虱子?”

  霍爾看著自己雌性亂糟糟的頭發,雖然很想縱容,但是還是堅定的搖了搖頭,沉聲說道:

  “不行!現在是晚上,天已經很涼了,你要是去外面洗澡白天去,明天我把隔壁的獸皮洗干凈,給你擦頭發,要是現在去洗澡,你肯定會發燒的!”

  說完強硬的把明月拖回了睡覺的稻草里面,然后直接變成原形,捂著明月就睡了。

  明月生無可戀的躺著,看見自己被輕輕壓著的雙手雙腳,雖然壓的力度很輕,但是明月就是把自己的手腳伸不出來,明月都不敢用手摸自己的頭發了,肯定油噠噠的,明月強忍著頭上的油,強迫自己睡著了。新筆趣閣

  三只小幼崽直接匍匐在霍爾的虎腿上,呼呼大睡著。

  ——

  明月感覺自己眼睛一閉一晚上就過去了,雖然知道今天自己必須洗頭洗澡,但是還是不想起來呀!

  明月醒來的時候旁邊已經沒有了人,只有自己躺在干草上。

  明月四仰八叉的睡在柔軟干燥的干草上,也不知道這是什么干草,一點草屑都不掉,很適合用來做床墊。

  最后還是霍爾把明月叫了起來,現在已經是正午時分了,霍爾又去打了三只牛回來,準備開始曬肉干儲存冬天的食物,在去打獵之前已經洗了幾張獸皮,用河里面的泥把獸皮洗得干干凈凈,正午的陽光已經把獸皮曬得非常干燥。

  明月把頭鉆到稻草里面,死命的蹭了蹭,嘴里嘟囔著道:“我不起來!我不起來!就一分鐘好不好?”

  霍爾不知道一分鐘是什么時候,但是還是等了一會兒,等明月自己頂著一頭的雞窩發迷迷糊糊的爬起來,上面插著一些干凈的稻草。

  霍爾任勞任怨的把頭上的稻草清理干凈,然后溫聲細語地對明月說:“云朵,現在是太陽最大的時候,你可以現在出去洗澡了,現在出去洗澡是最不容易發燒的時候!”

  明月強迫自己睜開眼睛,想著自己那糟心的油頭發,慢慢的爬了起來,走下木地板往河邊走去。

  霍爾跟在后面,順便把干燥的獸皮也拿了過來。

  霍爾看著明月迷迷糊糊的走,不由上前的牽住了明月的手,把明月牽到一個人比較少的河邊。

  把手上的獸皮塞到明月懷里,明月從善如流的抱了起來,下意識摸摸這是什么東西?等看清楚之后發現這個好像是獸皮,睜開眼睛反反復復仔細的看,這獸皮處理的好薄呀!然后就走下河去準備洗澡。

  在脫衣服之前還回頭看了一下霍爾,然后就看見霍爾站在旁邊背對著自己望風。

  知道霍爾在放風之后,明月走下水中,在水里面脫了身上的獸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