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穿成男主他媽我躺贏了 > 第47章 獸世養崽崽18
  霍爾和銀風可不是明月,他們兩個從來沒有用過筷子,后來實在夾不上來,直接用一根筷子把食物串上來。

  好不容易把食物吃進嘴里之后,一股奇異的痛覺從舌頭上傳來,好像有針在扎自己的舌頭一樣,兩個人直接把吃進嘴里的食物給吐了出來。

  但是吐出來并沒有緩解那種痛覺,霍爾張開嘴,舌頭耷拉下來,忍不住的哈氣,可憐巴巴的看著明月,眼淚都快被辣出來了,用手指頭指著自己的嘴里。

  銀風也是這樣的,只不過他面向的不是明月而是蘇蕊,蘇蕊這一看肯定是被辣到了,連忙趕快地開口道:“銀風!快點去石水缸里面喝水,這樣就不會辣了!”

  銀風立馬撒丫子跑向石水缸,霍爾反應很快的也跟了上去,兩個人直接把頭埋進了水缸里面,用自己的舌頭在水缸里面涮水。

  埋了好一會兒之后,舌頭上的痛覺才慢慢減輕。

  而這邊的明月和蘇蕊吃的香噴噴的,一個是熬了幾天沒有吃有辣味的食物,一個是熬了十七年沒有吃火鍋,這兩個人就差捧著那個辣鍋在鍋里面劃拉吃的了。

  霍爾和銀風感覺自己舌頭上的痛覺沒有了之后,才敢把頭拿出來。

  轉頭看一下那兩個雌性,一個比一個吃得歡,兩個人看著就感覺被痛的發抖,那兩個雌性怎么會吃得這么歡呀?

  蘇蕊看見兩個人走過來了,應該是不辣了吧!然后指向那個菌湯鍋,開口說道:“這個鍋不是辣鍋,你們可以吃這個。”

  就這樣,兩個雄性圍著菌湯鍋吃的津津有味,兩個雌性圍著辣鍋吃的滿嘴留香,蘇蕊其實是有點驚訝的,還以為這三個人都會圍到菌湯鍋那邊去,結果沒想到明月能夠適應這樣的辣度。

  不過想一想也是能夠接受的,巫醫大人經常采摘藥材,有時候應該也會嘗一嘗吧!所以接受辣度才接受的這么快。

  明月和蘇蕊兩個人吃得滿頭大汗,感覺渾身都輕松了很多。

  然而霍爾和銀風可是敢都不敢撈辣鍋里面的食材,那吃進嘴里就跟刀割一樣,這種酷刑他們才不要接受。

  其實他們平時在喝藥材的時候也會有一點點辣味,不過那個時候會被苦味給遮蓋,辣椒只會放一點點。

  明月和蘇蕊胃口不太大,捧著肚子吃飽了就坐在凳子上休息,兩個人的嘴唇都被辣紅了,身體上的汗一滴一滴的流下來,就跟去做了個桑拿似的。

  霍爾和銀風還在吃著,吃完所有食材之后,又剃了一些肉出來繼續吃。

  明月滿足的吁了口氣,這也太爽了吧!好久沒有吃這么辣的了!因為怕別人發現,自己都不敢做一些過火的菜肴,自己可是要保持原主的人設,不能讓別人發現原主換了個芯子。

  要是弄出什么新式菜品在部落里面傳開,蘇蕊來了肯定會發現的。

  好久沒有吃這么辣,回去還要弄點消辣的藥材吃,要不然肯定會得痔瘡的。

  等霍爾和銀風吃完之后,明月才帶著霍爾回到了自己的山洞。

  明月給自己熬了一鍋消辣的藥,才感覺自己的肚子舒服了很多,雖然吃火鍋過了嘴癮,但是自己的身體接受不了。

  自己的身體可不是自己原來世界的那個身體,而是獸世雌性的身體,雖然自己時不時吃點辣味的小零嘴,但是也沒有辣到這種程度。

  不過真的辣的好爽呀!過了一會兒天也就黑了下來。

  一夜的時間在睡眠中飛快流逝。

  明月照常的賴了床,整個人躺在地板上迷迷糊糊的還想睡,但是外面響起了蘇蕊的聲音。

  “巫醫大人!您在山洞里面嗎?我是過來學習做巫醫的!”蘇蕊用著很大的聲音向山洞里面吼。

  啊啊啊啊……

  天哪!女主都是這么勤奮的嗎?明月艱難的坐了起來,用手抓了抓自己的雞窩頭,懵了一會兒后,才不情不愿的站了起來,把自己的頭發打理好帶著微笑才走出去。

  蘇蕊喊了一聲后就在山洞外面等著,看著明月精神氣爽了走出來,拘謹的問道:“巫醫大人,我們今天學什么呀?”

  明月看著蘇蕊小心翼翼且拘謹的樣子也不好意思生氣她吵醒自己,按下自己煩躁的心情,溫聲細語的說:“我們今天開始學習,怎樣引入巫力到自己的體內,你跟我來!”

  然后轉身像一棵樹下的陰影處走去,明月用手擋住天上的太陽,雖然是雨季,但是很大一部分的天氣還是天晴的,只是雨下的比較勤而已。

  修煉巫力當然是怎么舒服怎么來,找個陰涼的地方修煉多好!

  兩個人到達樹蔭下之后,明月就按老巫醫教給自己的方法教蘇蕊,給她演示了一下姿勢,又給了她一段口訣。

  就讓她在這里打坐了,讓她好好修煉,之后明月就去找老巫醫和首領了,得告訴他們這個好消息,虎族部落又擁有了一位巫醫,順便讓首領把部落的人全部召集起來,讓蘇蕊教他們做飯和做柜子。

  生產力搞起來!

  明月最開始前往的是老巫醫哈里整理藥材的山洞,對比明月這個懶散的性子,老巫醫就特別勤快,每天起來的第一件事就是在整理藥材。

  明月到達山洞之后,發現首領也在這里。

  哦吼!剛好!不用跑兩趟了!

  兩個人正在討論明年陽季去部落交流會的事情,每年的陽季部落都會派一隊人去部落交流會換取食鹽和一些有用的東西。

  明月走進山洞里面,坐在旁邊的地上,等著他們兩個討論完。

  兩個人把大概的事情討論完之后,轉頭看向明月,明月這個時候才漫不經心的開口:“哈里巫醫,首領,前幾天我的大兒子銀風不是在部落外撿到一個小雌性嗎?”

  兩個人不知道明月在打什么啞謎,老實的點了點頭。

  明月又繼續開口:“昨天我給她測了一下天賦,她擁有的巫醫天賦是我的四倍!!”

  這句話像驚雷一樣在老巫醫哈里和首領腦海里炸開。

  哈里抖著手,眼睛睜的特別大,顫巍巍的說:“云…朵!你說的是真的?我們部落真的…又增加了一位巫醫!”

  首領也特別激動,部落在他們一家的手里一代一代的衰落,其實手里心里也壓了很多東西,十六年前部落還只有哈里一位巫醫,而且哈里當時還有三十年的壽命,虎族的巫醫都要快斷了傳承。

  當時的明月正好檢測出了巫醫天賦,首領心里的壓力才輕了很多。

  十六年后,銀風竟然撿回了一位巫醫,這難道不是天佑他們虎族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