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穿成男主他媽我躺贏了 > 第55章 獸世養崽崽26
  銀風聽見這話,腦袋里面的怒意都要爆棚了,雙眼怒目圓睜,直接一拳打在羅伯特的眼睛上,直接把羅伯特打成了熊貓眼。

  嘴里還在爆粗口:“去你的寬容大度!我的雌性根本就看不上你!你自己屁顛屁顛的黏上來!沒看到我的雌性根本就不想理你嗎!你簡直就是一條賴皮狗!”

  羅伯特聽見銀風侮辱狗,就更加生氣了,動作跟拼命一樣的,因為他的種族就是狗。

  嘴上立即反擊:“狗怎么了?難道狗族獸人就不配擁有雌性了嗎?我只是想追求你的雌性而已,你用得著這么大的反應嗎?

  你看看現在哪個雌性擁有了雄性之后,還不是擁有一票追求者,偏生你高貴、你牛逼,把你雌性的追求者全都打跑,我難道就沒有追求蘇蕊雌性的權利嗎?”

  銀風聽見這話腦袋上都冒煙了,銀風從來沒有想象過跟別人一起擁有蘇蕊,而且蘇蕊也跟自己承諾過,以后只會有自己一個雄性。

  “我的雌性都說她不喜歡你了!讓你走開,你還黏在身邊干什么?別的雌性擁有追求者是因為別的雌性不拒絕,那個追求的獸人就自動成為了追求者。

  我的雌性拒絕了你,你就沒有可能成為我的雌性的追求者,你就是一條哈巴狗,就跟黏黏蟲一樣,惡心死了!”

  銀風越想越氣越想越氣,直接一腳踢在羅伯特的肚子上,羅伯特向后倒了兩三米才止住腳步,在這個時間段銀風直接坐上去,用拳頭直接對著羅伯特那張臉打。

  蘇蕊被兩個九階獸人攔在身后,急的都快跳腳了,但是自己又沒有力量,沒辦法只好仔細看著兩個人的戰況,一旦銀風被打了一拳,臉就耷拉下,銀風一旦反擊回去把羅伯特按在身下打占上風,蘇蕊立馬笑了起來。

  那表情陰晴變化明月都佩服。

  蘇蕊這個時候是很煩那個羅伯特的,自己好好的逛著街,那個狗獸人就非要黏上來,自己明明拒絕了他的追求,他還黏到自己身邊來,簡直就是煩死了,自己都懷孕了,還來追求自己!這不就是小三嗎?

  雖然知道這個世界是一妻多夫制,但是蘇蕊覺得自己擁有銀風就可以了,不準備再選一個雄性。

  現在那個狗獸人還跟自己的雄性打架,看著銀風俊美的臉上被打出青紫淤痕,蘇蕊心疼的心都要碎,她可是最喜歡銀風這張臉,那個狗東西竟然敢打銀風的臉!簡直就是不可饒恕。

  明月坐在霍爾寬厚的肩膀上看熱鬧,看得津津有味,在獸世這樣的兩個雄性為雌性爭斗是很正常的事情,旁邊的人很樂意看熱鬧,在獸世也沒有什么娛樂活動,不八卦能怎么辦呢?

  銀風占了上風之后,直接一鼓作氣,把羅伯特的整張臉都打腫了,旁邊天河部落的族人看到羅伯特整個人都快被打暈了,奄奄一息的,怕羅伯特爭雌性打出命來,要是羅伯特在部落交流會喪命,他們回去可是要受懲罰的。

  所以想站上前去拉偏架,他們兩個踏出幾步之后,面前就攔了一個九階獸人,這個獸人正是保護蘇蕊的其中一個。

  盧卡用自己銳利的眼神掃視著這兩個天河部落的獸人,不屑的勾唇,冷聲呵呵了一聲,才開口:“怎么?你們部落就是這個德性?追求別人的雌性被別人打一下這就上群架了?這么輸不起呀?把你們部落的名字報上來,也讓我們知道知道是哪個部落!”

  那兩個天河部落的獸人聽見這話,臉都憋紅了,在獸世有一個所有獸人都默認的規矩,雌性的雄性不可以阻止雌性選擇其他的獸人,但是如果雌性拒絕了那個追求的雄性,雄性還是黏著不放的話,這個雌性的雄性就可以把這個雄性打跑,中間不能有任何人過來插手。

  周圍的人也是在竊竊私語。

  “唉呀!這是哪個部落這么不懂規矩呀!那個追求的雄性都到達了八階了,還是這么不懂事!”

  “哎!看樣子那個偏幫的雄性好眼熟耶!好像是叫什么天河部落的!做生意最不地道了,老是偷工減料的,狡猾的不行!”

  “對對對!那就是天河部落的獸人,上次我采摘的十斤蜂蜜本來可以換一些鹽的,但是天河部落的人強迫我跟他們交換了一些鮮肉,鮮肉誰打不到似的!要不是因為他們實力高,我早就一腳踹上去了!”

  那兩個天河部落的獸人被指指點點,兩個人的臉都是鐵青的,也不好再上去拉偏架了,就等著銀風打爽之后放過羅伯特。

  銀風用雙拳在羅伯特的臉上揮舞,羅伯特的整個臉都是青紫交加的,臉被打的腫大了一圈,人在被打了一段時間后,直接被打暈了過去。

  銀風這個時候才出了一口氣,這只死狗,還想跟自己搶雌性,真是活得不耐煩了!

  站起來之后,直接用力一腳把羅伯特直接踹了起來,方向正是兩個天河部落族人的地方,羅伯特的身體直直沖向那兩個人,沖擊力過于強大直接把那兩個人給壓倒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發出巨大啪的一聲,揚起了一地的灰塵,周圍的獸人紛紛走開。

  銀風看見這樣的場景,才滿意了,然后驕傲的跑回蘇蕊身邊,一回到蘇蕊身邊,銀風就變了臉色,開始裝可憐,跟蘇蕊撒嬌說自己這里被打痛了,那里被打痛了,可憐巴巴又委屈的看著蘇蕊。???.

  銀風可是早就摸清了蘇蕊的性子,吃軟不吃硬!尤其是自己擁有這張臉的利器,蘇蕊更吃這套了。

  自己臉上被打成這樣,蘇蕊肯定心疼的不行,絕對不會收那個雄性作為雄性,直接把這件事掐死在萌芽里面,才是最正確的決定。

  蘇蕊看見這樣的銀風,果然心疼的不行,銀風再撒撒嬌,蘇蕊心都要化了,對羅伯特升起了強烈的反感心理。

  心疼地摸了摸銀風臉上的淤痕,從自己背上的背包里面拿出跌打損傷的藥膏,輕輕仔細地抹在銀風臉上。

  嘴里還在叮囑著道:“下次打架記得要保護好自己!在盡可能傷到敵人的情況下,讓自己不受傷,你這樣受傷啊,我多心疼呀!”

  而銀風就像一只小軟狼一樣,乖乖的點了點頭,蘇蕊看見銀風這么乖巧懂事,更加喜歡銀風了,這么好的男人到哪里找得到呀?真是打著燈籠都找不到的好男人。

  天河部落的兩個獸人被壓倒之后,敢怒不敢言,委委屈屈的自己爬起來,把羅伯特拖回自己的臨時駐扎地,誰叫自己的實力不如他們呢!繼續留在這里只能讓人繼續羞辱。

  兩個獸人恨不得用眼睛殺死羅伯特是個蠢蛋,別人的雌性都拒絕了這個蠢蛋,這個蠢蛋還黏上去,真的是腦子灌水起泡了。

  ------題外話------

  三更了,求推薦票,求月票。

  我的每一更是2200字的,字數只有多沒有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