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穿成男主他媽我躺贏了 > 第71章 宰相的母親11
  明月計劃好自己之后要做的事,看了看系統上的時間,現在是下午一點。

  明月打了一個大大的哈欠,感覺眼皮都要耷拉下來了,現在正是睡覺的好時候,那么就睡個午覺吧!

  明月在系統上調個鬧鐘,蓋著被子就睡過去了。

  一個小時過后,系統上的鬧鐘準時響起,明月一動不動,努力的撐開自己的眼睛,張開嘴打了一個大大的哈欠,用自己的臉在枕頭上蹭了蹭,努力的撐著自己的身子,讓自己爬起來。

  先把錢賺到手,到時候就可以躺著了,人生啊!為什么就不能讓我好好的睡個覺?

  明月好不容易自己爬了起來,把香料全都從空間轉移出來,卻發現家里什么都沒有,明月無奈的用手扶了扶額頭,真的是想的很好,材料都沒背齊。

  看來今天是做不了了,看了看蓋在自己身上的被子,有點臟兮兮的,算了,今天把整個院子全都打掃一遍吧!

  明月望了望外面的天氣,現在太陽還挺大的,趕快洗,在天黑之前被單應該能干。

  明月立馬爬了起來,把床上的所有被套和被單全都弄了下來,拿出原先原主洗衣服的木盆,把被單丟進去,從自己空間里面拿出一袋洗衣粉出來,用手撕開一個小口子,倒了點在盆里面。

  院子里面有一口井,家里的所有用水都是從那里打的,前幾天是因為辦原主丈夫的酒席,原主的幾個姐妹幫忙打的水,現在缸里面還有一些水呢。

  不過洗衣服還是不夠的,明月把專門打水的水桶丟進井里面,感覺水桶裝滿之后,用力的把水桶拉上來。

  結果因為明月的立即把控不是很好,最后拉上來的時候只剩下了半桶水,不過這半桶水把被單被套什么的全都浸濕還是可以的。

  水沖著被單上的洗衣粉,沖出了比較濃厚的泡沫,明月直接脫了鞋子就往上踩,等把木桶里面的水踩的臟兮兮的時候,把被單盡量擠干。

  放在另一個盆里面,重復幾次,被單終于露出了原本的顏色,也沒有那么臟兮兮的了,明月都不敢相信,自己這幾天都是蓋的這個被單。

  不過想想古代的清洗技術也就有點理解了,古代的清洗劑可沒有現在的那么有用。

  又把被單用水淘了幾遍,然后死命的擠干,攤上了竹架子,時間已經來到了三點。

  明月把睡覺的房間仔仔細細的用掃把掃了一遍,因為把墊著炕的那一層布拿下來了,整個房間就是用泥土堆積的房間,總是有一股灰塵味,看來蓋房子也要提早提上日程了。

  弄完這些之后,把明月累個半死,明月坐在堂屋的凳子上歇了歇,這個時候院門響起了敲門聲,外面響起了熟悉的聲音。

  “明月,你要不要出去跟姐摘野菜呀?現在青黃不接的,你去摘點野菜曬個菜干,冬天吃也挺好的!”

  這個聲音是隔壁的家的老大媳婦兒,為人潑辣且強勢,平時挺照顧原主的。

  明月趕忙跑過去開了門,孫紅花挽著籃子走了進來,一進來就看見了洗的鮮亮的被單,嘴里還嘖嘖了幾聲。

  “我說你家里怎么那么大的水聲呢,原來是在洗被單呀,也的確這個天氣是要洗一洗了”

  孫紅花靠近被單一看,發現這個被單洗的特別干凈,而且隱隱還帶著一股香味。

  嘴里嘖嘖是稱奇:“明月,你這是用什么東西洗的呀?怎么洗的這么干凈呀!而且還帶著一股香味。”

  明月正準備到屋子里面去拿籃子呢,聽到這話絲毫不慌,背對著孫紅花無所謂的大聲說道:

  “那還能用什么洗的,當然是用皂角呀!這個被單我可是洗了十多遍,好不容易才洗的這么干凈的,至于香味的話,可能是皂角的香味洗進去吧!”

  孫紅花仔細聞了聞,好像的確是皂角的香味,平常自己洗被單最多洗兩遍,下次自己也洗十多遍,這么鮮亮的顏色,還只有剛剛換被套的時候看到過呢。

  孫紅花也沒有糾結這么多,看著明月拿著個籃子就走出來了。

  明月拿著原主原先摘野菜的小籃子和鐮刀,直接對著孫紅花說:“紅花姐,我們走吧!這些東西就讓它在這晾著,等下快天黑回來的時候再收。”

  孫紅花聽這話也連忙走了出去,明月也隨之跟了出去,然后用鎖把院門給鎖了起來。

  然后快步幾步就跟趕上了孫紅花,她們這一回是去后山的山腳下,山腳下還是有挺多野菜的。

  兩個人一邊走一邊聊,孫紅花說起昨天晚上的事情,對著明月就豎了個大拇指:

  “明月呀!你昨天這是干的太好了!你現在是帶著一個狗蛋過,如果你不準備再嫁人,就是要立起來。

  反正這個村子里面你爹娘還在呢,你幾個姊妹也是嫁在這里,家里還有弟弟撐腰呢!就是要硬氣!”

  明月裝作還有點后怕的說:

  “說起昨天晚上的事情,我還有點腿軟呢!快要睡著的時候,迷迷糊糊聽著有人摔地上的聲音,我還以為狗蛋摔地上了,趕快下去摸呢!結果沒摸到狗蛋。

  在床上一摸狗蛋動都沒動呢!我嚇了個半死,還以為有鬼呢!

  然后拿起屋子里面的柴刀就往門口摸去,沒想到有人竟然開門進來了。

  我當時也是仗著膽子用力砍下去,沒想到是砍了吳家老三的一條胳膊,現在想起來還有點后怕哩!”

  孫紅花聽著這話也有點怕,不過還是拍了拍明月的肩膀,開口夸獎道:“你這性子平時看的不怎么樣,結果關鍵時刻這么立得起來,不錯不錯!我們女人就是要立得起來!

  你現在是不準備改嫁了嗎?準備自己一個人單獨帶著狗帶過?”

  孫紅花好奇的問道。

  明月坦然的回答道:“是呀!紅花姐,以后還要紅花姐多多照顧我呢,我是這樣想的。

  如果我改嫁到別的人家,到時候說不定還有個磋磨媳婦的婆婆,不是哪個婆婆都跟我娘那樣的,就像你那個婆婆!”

  明月說到這里的時候,特意小聲了一點。

  “你那個婆婆真的是!虧你忍得下來!你家什么時候分家呀?

  幾個兒子全都成家了,小子都一大堆了,還不分家呀!你現在手里都握不到錢,以后可怎么過呀!”

  孫紅花想到這里也有一些嘆氣,對著明月就開始吐槽。

  “誰說不是嗎!不過村里人大部分不都這樣的,只有你家比較好,只有一個兒子,根本就不用分家,直接自己單獨過了!

  家里的老頭老太太老是偏心家里的三弟,我家里的那個三弟也是個混不吝的,吃東西比什么都快,做事做的比誰都慢。

  不過也比那吳家老三好很多了,最少我這個三弟知道規矩,也就是平時少干點,其他什么大錯都沒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