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穿成男主他媽我躺贏了 > 第73章 宰相的母親13
  明月出門之后把門鎖起來,用原主的頭巾捂住自己的臉,看了看天上的刺目的太陽,雖然身上衣服穿的很少,但是真的好熱呀!

  而且現在的村民穿的都是偏灰偏暗的那種衣服,明月身上的也是這樣的,這種衣服最容易吸汗了。

  明月頂著大太陽出門,直接往村口走去,需要提前去一段時間,等一等,要不然到時候錯過了時辰,沒有牛車那就要自己走著去。

  明月看了看沿途的房屋,大部分都是跟原主一樣的泥土茅草房,只有少部分人家蓋了木頭房子。

  沒過多久就走到了村口,在村口的大樹下還有幾個婦人在那里等著呢!閑的無聊就在那里聊天呢,明月仔細一看,原主的四妹也坐在大樹下等著牛車呢!

  原主的四妹身高一米六左右,身上也穿的是粗布麻衣,上面打滿了補丁,腳上也穿了有幾個補丁的布鞋。

  雖然是已經嫁人的婦人,年輕漂亮的面貌還是掩不住的,只是皮膚有些黝黑,應該是前段時間秋收的時候曬黑的。

  明月快步走過去,拍了拍她的肩膀,然后坐在旁邊,開口說道:“四妹!你今天也要去縣城呀?”

  孫明心正和旁邊那幾個婦人聊的開心呢!感覺有人拍自己的肩膀,回頭一看,原來是自己的二姐,臉上的笑容頓時溢了出來,高興的說道:“二姐!你也去縣城里面呀?”

  其他的幾個婦人也往明月這邊望來,一看是前天砍斷吳家老三手臂的周寡婦。

  明月點了點頭,回答道:“是呀!你們剛剛在聊什么呢?我也聽聽,一起等牛車!”

  坐在旁邊的總共有三個婦人,一個是村里有名的大嘴巴趙黃花,李凳子家的二媳婦兒。

  一個是趙黃花的好姐妹,也是李凳子家的三媳婦朱三丫,也是個喜歡八卦的婆娘。

  另一個是明月隔壁孫紅花家的二弟慫包媳婦兒高二妞。

  一聽明月也要聽這件事情,趙黃花就忍不住,開始從頭到尾跟明月講,反正現在也沒有事情。

  :“這不是在講村東頭老李家李鎮的事情嘛,村東頭老李家那個小兒子李鐵窗可不得了喲,就跟平時跟吳家老三一起廝混的那個。

  說起來也是可憐,李鐵窗娶的媳婦兒是個軟包媳婦兒,根本就把不住她男人,李鐵窗經常到外面跟那些寡婦私混

  結果把人家趙寡婦的肚子給搞大了,昨天趙寡婦就在老李鬧,說是要嫁給李鐵窗,還讓李鐵窗原來那個媳婦兒做小的,就算發生了這件事,李鐵窗那個軟包媳婦兒也不敢說什么話。

  他們可是生了三個小子的呀!李鐵窗還到外面私混!要是我,我絕對把李鐵窗的腿都給打斷,老娘跟他生了三個兒子,他還敢到外面去私混!我娘家可不是吃素的!”

  趙蓮花說的唾沫四溢,越說越激動,越說越激動,恨不得一棍子打斷李鐵窗的腿,其實也包含了一點對李鐵窗媳婦兒的同情。

  朱三丫這個時候在旁邊插話:“二嫂!你這就有所不知了,李鐵窗的那個媳婦兒,可是他老娘給他買來的,手里還有賣身契呢!

  她又沒有娘家,怎么硬氣起來,說不定到時候被打殺了!只好默默忍耐,要不然她的日子怎么過!”

  趙蓮花聽到這話,眼睛都瞪了起來,小聲討論道:“啊!李鐵窗那個媳婦是買來的?這件事情我怎么不知道呀!”

  朱三丫這個時候就得意起來了,開口說道:“這件事情你當然不知道呀!這都是老一輩的事情了,李鐵窗的那個媳婦兒是牙行在街上賤賣的。

  因為當時燒的糊涂,怕這個人死掉沒錢賺,就當街賤賣,當時可只需要一百文呀!

  李鐵窗的老娘當時愁著給自己小兒子娶媳婦兒,一看剛好有賣奴隸,李鐵窗那個媳婦長得還挺好看的,就抱著賭一賭給買了下來。

  后來買下來回家之后灌了幾碗藥竟然退燒了,當時李鐵窗他媳婦好像十五歲,醒了之后把之前的事情全給忘了,就記得自己的名字姜素零。”

  趙蓮花這個時候也不由得一嘆,這日子過得是有多苦喲!是自己一天都過不下去,這天天受氣,說不定到時候還得坐做小,這可是做一個寡婦的小呀!

  明月在旁邊聽的目瞪口呆,這些八卦婆子還是有點東西的,這么深的東西都能挖得出來。

  孫明心這個時候也感嘆上了:“真的是不容易喲!活成這個樣子!命還真苦!”

  明月轉頭看一下村子里面,看見有一輛牛車緩緩行來。

  連忙說到:“別聊了,別聊了,牛車來了!走走走,去縣城里面!”

  明月幾個人連忙跑上牛車,從村子里面這時候又走了一個人,明月一看那個人赫然就是剛剛聊天的人,李鐵窗的媳婦兒姜素零。

  幾個婆娘見正主來了,也不好意思再聊這個話題了,紛紛住口去聊田地里面的事情,問問你家這個蒜有沒有種,大白菜有沒有種!

  今年的收成還是不好呀!老天爺不賞臉呀之類的之類的。

  明月打量著這個李鐵窗家的媳婦兒姜素零,面容嬌俏,皮膚比較白皙,跟別的同年齡的婦人完全不一樣,而且感覺渾身的氣質非常好,感覺就像名門貴女的那種氣質。

  感覺她現在的氣質跟原主記憶中看到的人完全不一樣,如果不仔細看,完全是兩個人。

  以前臉上總是帶著畏畏縮縮的表情,而現在表情淡然,一派怡然自得的神情,即使坐在牛車上,也像坐在轎攆里一樣,明月感覺有什么不對勁。

  明月心里有點突突,感覺這個人要是去縣城了,村子里絕對會發生一件很大的事情,這樣的氣質這樣的教養肯定不是一般人,以前總是畏畏縮縮的。

  而且剛剛聽朱三丫說,姜素零被買來之后經過高燒忘記了記憶,這是記起了記憶嗎?而且姜姓可是國姓呀!雖然天下姓姜的也很多,不一定都是皇室。

  但是明月心里隱隱有點感覺,姜素零!姜素零!姜素零!怎么感覺這個名字有點熟悉。

  明月又仔細翻了翻這個世界的劇情,姜素零!明月的眼眸猛的一滯,手差點捂上嘴了,這不是現在的皇帝同胞妹妹十公主的名字嗎?

  原劇情里面是說皇帝的同胞妹妹十公主,在十一歲的時候出宮游玩,由于婆子伺候不精心,在出宮游玩的時候走散了,被人拐賣了!那時仙帝震怒,遣派人全國搜尋,但是最后還是沒有找到。

  拐賣了!剛剛朱三丫是說李鐵窗的老娘是從牙行買到這個人的。

  我靠!原劇情怎么沒有介紹這段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