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穿成男主他媽我躺贏了 > 第78章 宰相的母親18
  因為烤全羊是剛剛烤好,就讓別人送到一個地方,自己隱秘的收起來。

  空間里面的時間又是靜止的,所以剛剛切下來的羊腿還是熱騰騰的。

  明月從空間里面拿出一次性手套,又拿了一把小刀。

  用干凈的布按在腿那里,用小刀把烤羊腿的肉一點一點的剔下來。

  之后再用筷子夾起來吃,酥脆的外皮包裹著鮮嫩多汁香辣的羊肉在嘴里爆炸,這也太好吃了吧!

  吃一口烤羊腿,又喝一口冰鎮的肥宅快樂水,人生不過如此!

  明月吃了一大半之后,后面實在吃不下了,又打包收進空間里面了。

  明月摸摸自己已經被撐飽的肚子,從空間里面摸出兩粒健胃消食片,坐在那里不動,看了一會兒電視劇,才感覺肚子不是那么脹了,好一點了。

  去外面廚房的水缸里面打點水用洗手液洗個手,然后才走進房間里面繼續用系統看著電視劇。

  至于鹵制品嘛!那還是明天再說吧!

  明月興奮的看到十二點,終于撐不住眼皮了,把系統一關,被子一蓋睡覺了。

  另一天早上明月睡到十二天才自然醒,睜開眼睛看了看系統上的時間,噢!已經到了十二點呀!

  躺在炕上又刷了一會兒電視劇,賴床賴到一點才起床。

  明月穿好衣服之后,嗦了個粉就開始配置鹵肉的調料了,這個方子還是獸世那個世界女主研究出來的,當時她在做的時候自己還跟著學了一遍,這下派上用場了。

  明月忙忙碌碌做到下午五點才全部完成,這次的鹵肉有鴨肉和牛肉,蔬菜的話只有藕片,明月還炸了一些虎皮雞蛋放進去鹵。

  就帶著這個去鎮上的酒樓,明月翻了翻原主記憶中的酒樓,鎮上總共有兩家最大的酒樓,分別是來福酒樓和黃鶴酒樓。

  原主丈夫原先送肉是送到來福酒樓,按照原主的記憶來說,那家酒樓的價錢比較公平,誠信也挺好的。

  而且原主也有幾次跟著去過,那個酒樓主廚應該對原主還是有點臉熟的,那明天就去這個酒樓試試吧!而且聽別人說,這個酒樓好像是天下第一富商的酒樓,酒樓的飯菜比較高檔,貴。

  不過這樣也正好符合明月的心意,在古代做鹵肉的香料本來就很貴,光是買齊香料至少要五百文以上,而且還做不了多少,一般的普通酒樓是不會采用自己的方子的,因為實在太過貴了,根本就劃不來。

  自己的這個鹵肉只有銷往那些高檔的酒樓才有賣頭,太貴了一些普通的老百姓是吃不起的,這也沒辦法,香料太貴了。

  明月想好了之后,就把鍋里面的蓋蓋上了,防止什么亂七八糟的蟲子進去。

  把這個忙完了,又趁著天沒黑,把前天采的薺菜給理一理,再不理就干掉了。

  把薺菜弄好之后已經過了半個小時,放在通風的地方晾干。

  做了這么久的事情,明月的肚子也餓了,今天又吃什么呢?

  明月想了想自己空間的吃食,先來一碗冰粉吧!正好現在忙得渾身都是熱汗,正好解解暑,涼快涼快。

  邊吃冰粉邊想等下吃什么飯,明月坐在堂屋的桌上,把冰粉從空間里面取出來。

  冰粉上面加著各種小料,五顏六色的,明月特意讓攤主把所有小料全都加了一遍,當時明月可是把那個冰粉攤子一天的冰粉都給包了,還讓攤主回去又做了好幾回。

  那個攤主樂的合不攏嘴,他今天的銷售額可是以往每天的五倍以上呀!而且冰粉的利潤本身就很大。

  明月吃了一口冰冰涼涼的冰粉,各種小料混合著冰粉,在嘴里融合成甜滋滋的味道。

  吃完冰粉吃什么飯呢?

  嗯!今天就吃特別辣的土豆粉吧!也改善改善胃口。

  也不知道村東頭里老李家那家人是什么的下場,自己今天一天都沒出去呢!不過明天要坐牛車去縣城,村里那些婆娘最八卦了,到時候肯定會說這件事情,自己只要聽一聽就知道了。

  今天又是吃飯看電視劇的一天。

  今天明月睡得很早,八點鐘就睡了,然后定了明天八點鐘的鬧鐘,十二個小時的睡眠也勉勉強強吧!

  然而事實上明月還是低估了自己,另一天早上八點鐘的鬧鐘響起的時候,明月反手就改成了九點,這可比在手機上調鬧鐘快速的多了,一個意念就可以。

  等鬧鐘在九點再次鬧起的時候,明月迫不得已只能爬起來了,結果啪嗒一下,啊偶!被子又把明月給封印住了。

  哎!這樣早起的日子什么時候才是個頭呀!唉!賣完鹵肉,賣完鹵肉就可以了。

  買完鹵肉自己可以坐等收錢就不用早起了!鍛煉也要撿起來了。

  明月只能這樣自我安慰,要不然還能咋辦呢?

  明月撐開自己的眼睛,努力的眨了眨眨了眨,好不容易爬了起來。

  打開堂屋的大門,先去舀點水,洗了洗臉,洗了個冷水臉,精神果然就好很多了。

  洗漱完之后,明月從鍋里撿出來一部分的鹵制品,用一個土陶碗裝著放在菜籃子里面,然后用一塊白色的紗布給蓋在上面。

  提起菜籃子就往外走,把院里的大門給仔細鎖好之后,就往村口走去。

  走到村口的時候,趙蓮花遠遠就看見了明月,在遠處嚎著一個大嗓門說著:“哎!周寡婦,你今天也要去鎮上呀?”

  明月走進之后,極為自然的點了點頭,開口解釋道:“這不是家里有了點雞蛋!我想去鎮上換點錢,買斤豬肉,給狗蛋做點肉吃,狗蛋現在可是去上學了,得補補!”

  趙蓮花一臉驚奇的問:“唉!你家狗蛋去上學了?我說這幾天怎么沒看見你家狗蛋呢?你以前可是在村子里面天天跟著一群孩子到處玩的呀!

  是在哪個私塾呀?那個私塾好不好呀?我準備把我家幾個熊孩子也送去讀讀書,說不定到時候還能一個讀書人呢!那還不是飛黃騰達了呀!”

  明月這個時候也泛起了笑容,高興的開口說道:“是在我外祖父那邊,前段時間把狗蛋帶去看看,外祖父說狗蛋的讀書天賦還挺好的,說不定到時候好好學,還能考個秀才!”

  趙蓮花聽見考個秀才,表面上恭喜明月,心里極為不屑,狠狠的呸了一聲:呸!這個周寡婦做什么美夢呢?現在還是大白天哩!美夢就做得這么好,咋不去上天呢?

  肯定是走了后門,就狗蛋那個樣子,還能通過王文義秀才的考驗,怕不是靠著血緣關系進去的喲!

  這個時候她絲毫想不到連王文義女兒趙蓮花的兒子都進不去,怎么會在外曾孫這里放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