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穿成男主他媽我躺贏了 > 第79章 宰相的母親19
  明月也有意移開著這個話題,把趙蓮花拉到樹下坐著,靠近趙蓮花小聲的說:

  “前幾天不是來了官兵嗎?他們是來干什么的呀!我這幾天在院子里面嚇的都不敢出來,今天是有事,沒辦法才出來的。

  當時回來的時候可把我嚇個半死,怎么那么多官兵呀!當時我回家的時候還看見有后面有人跟著,一回家趕快把院門給鎖起來了?!”

  趙蓮花想起這件事也有點后怕,現在想起來后背都隱隱的冒冷汗,那么多官兵呀!自己從來都沒有見過那么多官兵!不過幸好不是來抓自己的,但是還是小聲的開口說道:

  “那些官兵是來帶走村東頭李鎮家一家的,好像是因為他們家犯了什么大罪,直接被好多官兵押回縣府里面了,說是要下大牢什么的!

  不過也是造孽!是犯了什么大罪呀,不僅是家里的所有大人全部被帶走了,孩子一個也沒留,也全部被帶走了,現在家里一個人都沒有。

  他們不會是得罪什么貴人了吧,聽說好像得罪貴人好像要誅九族的,到時候我們一個村的不會被受牽連吧!”

  趙蓮花想到這里臉都慘白了,之前還沒想到這樣一回事!要是真得罪貴人了,這個村都要遭殃了!

  聽著趙蓮花的講述,一家都帶走了呀!不過也是,看了原主的記憶,以前那可是一家人都欺負姜素零呀!小孩子也天天罵姜素零賠錢貨,雖然是跟著大人學的。

  但是這也是姜素零經歷磋磨十多年的一部分呀!不過當時幸好還有姜素零的三個兒子維護她!要不是姜素零的三個兒子維護姜素零,說不定姜素零早就被搓磨死了。

  一天到晚家里的所有活都是姜素零的,掃地,洗碗,做飯,喂豬,喂雞,打掃豬窩雞窩,還要給家里的所有人倒尿盆夜壺,一旦做不好,非打即罵。

  而且每天還要下地干活,干的活比一個壯勞動力還要多,吃的飯好像都是稀糠粥,稀糠粥就是那種米的外殼都不去掉的,直接放水在鍋里悶的那種,明月感覺自己要是吃那個東西,第二天嗓子就得被拉壞,說不定第二天還要鬧肚子。

  每天睡得比狗晚,醒的比雞早,家里的一條老貓都比姜素零的日子好,而且嫁的男人還天天出去亂搞。

  其實村里人都看不下去了,時不時在跟他們家人說話的時候開個玩笑,說什么你們這樣對著媳婦兒也太過分了!但是那些人絲毫不以為恥,并且還以以為榮,簡直就是爛到骨子里了。

  明月要是感覺自己被磋磨了這么十多年,絕對早就沒了,也虧得姜素零堅持下來了,現在終于恢復記憶,苦盡甘來了。

  明月想都不想,要是自己過著那樣的日子,恢復記憶之后會對這家人會怎么樣?

  說句實話,凌遲都不為過,自己還是一個普普通通的人就這樣想,更何況姜素零原本還是尊貴的公主殿下呢!

  簡直不敢想李家人的下場。

  想了想開口說道:“這不是沒拿我們怎么樣嗎?要是受牽連,早就受牽連了,還能讓我們活到現在呀!能把整個村都封起來的兵,哪至少也得一千以上了吧!

  我們村里的人雖然也有一千多人,但是怎么能跟那些人比呢?我們受牽連早就受牽連了,就安你的心吧!”

  趙蓮花聽明月這樣說也安下心來,心里還在暗暗想著,周寡婦到底還是王紅蓮的閨女,秀才閨女養出來的閨女就是腦子清晰一些。

  看來自己得給自己兒子娶一個過來,就算到時候騎在自己的腦袋上拉屎自己也就認了。

  明月突然想起前天趙蓮花跟自己說的趙寡婦的事情,于是開口問道:“唉!不是說趙寡婦鬧上那個老李家了嗎?趙寡婦現在人呢?”

  趙蓮花聽見這話連忙撇了撇嘴,小聲說道:“那個趙寡婦也被抓走了!就跟那老李家一起被抓的,前天就被抓走了,也不知道老李家這是犯了什么滔天大禍,連有老李家孩子的趙寡婦都被抓走了,這是要斷子絕孫呀!”

  趙寡婦也被抓走了?不過想想還是有點理解的,這個趙寡婦也不是個好的,姜素零作為公主殿下能忍這個氣?不得把趙寡婦給抓走啊!

  明月深深的嘆了口氣,這個時代還是封建王朝呀!自己可得小心,在封建王朝可是人命如草芥啊!皇權就是天。

  這個時候牛車也來了,明月和趙蓮花上了牛車就沒有繼續再聊了,趙蓮花可是怕極了那些官兵來抓自己,不敢在別人在的時候聊,雖然她是個大嘴巴,但是在生命面前她是拎得很清的。

  過了半個時辰過后,縣城的大門口就到了,明月把錢付給了老頭之后,就排著隊往縣城里面走去。

  一進縣城就直奔來福酒樓后門,來福酒樓后門是個很小的拱形門,有著一個小二守著。

  這個小二在原主記憶中有記憶,名字好像是叫桌子。

  明月走過去叫了句:“桌子!”

  桌子聽見有人叫自己,昏昏欲睡的腦袋也醒了,轉頭看過來,一看見明月就驚喜了起來,高興的說:“周家嫂子,你是來送獵物的嗎!”

  然后看了看明月手上的籃子,但是那籃子挺小的,也拿不了多少大獵物呀!而且看明月提的那么輕松,那樣子不是肉!

  明月搖了搖頭,提了提自己手上的籃子,開口說道:“我這回不是來賣獵物的!以后也賣不了了!我家那位前幾天在后山被老虎給咬死了!”

  桌子聽見這話,看著明月臉上的傷心表情,也有些嘆息,打獵就是把腦袋踢到褲腰上的事情,哎!也是世事無常,前十多天還能看到的人,現在就沒了。

  于是開口問道:“那周家嫂子你現在來干嘛?是要賣一些其他東西嗎?”

  明月點了點頭,開口說道:“我要賣一種秘制醬料,能不能見一下來福酒樓的主廚呀?”

  桌子聽見這話有點為難,要是有新鮮的獵物還好說,主廚肯定會出來看一看的,但是這是一種秘制醬料,好不好還不一定呢!

  但是看在周家大哥以前對自己的照顧,握了握手,咬了咬牙,開口說道:“那周家嫂子,你在這等著,我進去問問!不過我也不能保證主廚會不會出來。”

  說完這話就往里面走。

  明月連忙拉住了他,開口說道:“你等一下!你把我做的這些秘制醬料做的東西拿進去給主廚嘗一嘗,嘗了這個他肯定會出來的!”

  然后把自己手上的菜籃子遞給桌子,桌子拿起籃子,對著明月就說:“那周家嫂子你在這等著!我這就去跟主廚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