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穿成男主他媽我躺贏了 > 第88章 宰相的母親28
  現在村長家剛剛也吃完飯,一大家人也坐在堂屋里面聊天,聊的也是徭役的事,村長和村長婆娘總共生了三個兒子兩個女兒。

  現在一大家子人都住在一起呢!人多也就是這點好,只用交一份就好,不過人多開支也大,錢也是存不到的,不過再怎么存不到,里正家里一兩銀子也是有的。

  明月和王紅蓮進去分別把半吊錢和一吊錢給了里正,里正收好記錄之后,這也正式免除了這兩家的徭役。

  王紅蓮看見里正記錄下來,就像壓在肩膀上的大山給搬開了,整個人也輕松了下來,感覺自己的腳步都輕松了很多。

  交完錢之后,明月就跟王紅蓮告別了,自己還有一邊的菜地沒有種的,可得趕快種上,先得把白菜苗給培育出來,再不培育就晚了,其他人家可是早就種上了,就自己這段時間事情比較多就沒種。

  明月解決完這件事情之后,整個人也放松了下來,也不如之前走回原主娘家那樣急切,而是慢慢的走回自己的院子。

  路上看著一家家的泥土稻草房,幾乎每家的人都在吵架,嘈雜的聲音傳入明月的耳朵。

  村子里面的人還是太窮了,如果田多一點的人家,一整家人掏空家底,應該可以夠了。

  也不知道明天有多少人要去服徭役呀!看這些院子里面這么多的嘈雜聲,估計有不少,實在是沒有錢呀!有些家庭硬掏也掏不出來呀。

  古代真的是太殘酷了!

  還是現代好,經濟發達,還有國家指導脫困,已經很幸福了。

  經過這一陣的忙活,時間也差不多來到了一點鐘。

  明月準備回家先翻一小塊地,把白菜種子撒進去,按照原主記憶中的方法,先把白菜的小苗給培育出來再移栽。

  這樣的勞動量倒不是很大,一個小時就解決了。

  這個時候的時間已經來到了下午兩點多,算算時間,差不多后天也得把狗蛋給帶回來了,后天自己早上得早起,去縣城里面買點豬肉,自己可是答應了狗蛋給他做紅燒肉吃的。

  明月又把亂糟糟的院子全都給收拾了一遍,這幾天累得很,都沒有時間收拾院子。

  把院子整理的干干凈凈之后,時間又過去了兩個小時,又到了下午五點,明月去鍋里熱了點水,給自己洗了個澡。

  洗白白之后直接竄上了炕上,咸魚攤。

  今天終于可以好好休息一下了,今天!我!明月!我要看小說看到十二點!

  今天想吃點辣的東西,明月從空間里面拿出一份打包好的麻辣燙,又拿了一份酸辣粉出來。

  好久沒有吃這些東西了,有點想念,明月最喜歡的就是把油條浸在麻辣燙的骨湯中,一口油條一口湯,簡直完美。

  這才是美好的生活,吃吃喝喝睡睡,嗯!爽!

  事實上明月還是吹破牛皮了,沒到十點她就有點打瞌睡了,雖然今天是沒干什么重活,但是也是種了白菜的呀!還把院子里面收拾了一下,這可是整整三個小時的運動量呀!

  今天又是被啪啪打臉的明月!

  由于另一天明月沒有設置鬧鐘,一個人直接睡到了下午兩點才緩緩睜開了眼睛,摸了摸自己睡疼的頭,唉!今天睡的確實有點多,整整睡了十六個鐘頭。

  明月爬下床洗漱了一下,簡簡單單的嗦了一碗粉,吃了根油條。

  就去井里打點水,把水缸給填滿,現在明月的打水技術已經很溜了,一桶滿滿的水,明月能打到四分之三,對比之前的二分之一,明月已經很滿意這個結果了,先不說什么,至少是進步了吧!

  把水缸打滿之后,明月又打了點水,把菜園澆了一下。

  把這些事情做完之后,明月拿出自己前幾天在鎮上買的半匹布,把一部分布平鋪在炕上,明月翻了翻原主的記憶,按照原主的記憶給狗蛋裁了兩身衣服。

  明月并不準備給自己做新衣服,里面的衣服是自己從現代帶來的,外面的衣服隨便穿穿就可以了,只要不破個洞,多幾個補丁就多幾個補丁吧!反正大家都這樣穿的,明月也不覺得有什么。

  明月本來就是一個普通的人,即使自己現在可以說是暴富了,但是也沒有什么購買欲望,最多就是多買一點吃的,穿的什么平平常常就可以了。

  這從明月在現實里的時候,還是穿著實習時候的衣服就可以看出來了,花著自己能力范圍以內的錢才是最爽的,明月最喜歡看的就是自己的存款數字慢慢上漲。

  明月按照原主的記憶那樣穿針引線,開始給狗蛋縫衣服。

  穿針的時候倒是挺快的,畢竟這具身體還挺年輕的,眼神也挺尖,不一會兒就穿好了。

  明月就開始按照原主的記憶那樣開始縫衣服,等縫完一條線之后,明月正準備開始欣賞自己筆直的針線,結果一看什么鬼?

  這絕對不是我做出來的事情,我明明跟原主記憶中的手法一模一樣啊!為什么原主縫起來就是筆直的?我就是跟蜈蚣一樣,這里扭那里扭扭。

  這難道就是腦子學會了,手沒學會了嗎?

  腦子:哎!這挺簡單的,一看就會。

  手:對呀,對呀,挺簡單的!就是一做就廢!

  明月默默的把自己之前在線上打的結的那里剪了一剪刀,然后把自己縫進去的線一點點給抽了出來。

  明月可舍不得浪費這線,這線還是要錢買的哩!該省省該花花。

  明月重振旗鼓,又開始重新縫制,終于在那布料邊緣差點被明月戳成毛邊的反復幾次嘗試之后,終于稍微那么直了一點,不跟之前那樣扭扭曲曲,明月滿意的點點頭,笑了笑。

  這么看來我還是挺有天賦的嘛!明月自戀的想到。

  明月懟這幾塊布開始奮斗,至少在狗蛋回來之前,自己得把一只袖子給做起來吧!這是明月對自己最大的期望,手殘黨不解釋,都是淚呀!

  等明月縫好兩條長長的線條的時候,時間已經來到了傍晚,明月揉了揉自己酸脹的眼睛,把東西放在炕上的桌子上。

  走出門去看著天邊橙紅交織的晚霞,雙手伸開伸了一個大大的懶腰,又得洗澡吃飯了。

  晚上明月不準備繼續奮斗,晚上可是很傷眼睛的,自己別為了這件衣服把自己眼睛都給弄瞎了。

  今天早點睡,明天還要早起去縣城里面買東西,得把狗蛋給接回來呢。

  今天必須早點睡,明天也得多鬧幾個鬧鐘,明月從來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生物鐘,雖然這玩意兒從來沒有在她身上體現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