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穿成男主他媽我躺贏了 > 第91章 宰相的母親31
  現在的天色已經快要黑下來了,走在路上聽著各家院子里面的痛罵和哀哭聲。

  哎!

  誰能想到土匪今天突然來孫家村搶劫呢?而且還是那么大規模的土匪,以前在原主記憶中也沒有聽說過呀!

  應該是把整個村子的糧食都給搬空了,這個村子可是有五百戶人家呀!這得多少人哪!

  而且今天闖進自己院子里面的那些人可是虎背熊腰的呀,吃的那么好,真是想破腦袋都想不到怎么回事。

  ——

  另一邊的土匪已經開始快速撤退了,他們這回可是把山寨里面大部分兄弟都給叫出來了,就是為了快速搶劫,快速撤退,不給官兵時間,而且為了快速搶糧,他們都沒有動那些女人。

  他們這回可是賺大發了,正好是秋收時節,搶了一個村的糧食,這可一年的伙食都有了。

  為首的幾個土匪臉都要笑花了,虎背熊腰的首領大當家夸獎著瘦干的的二當家。

  “老二呀!還是你聰明,知道在秋收的時候來搶,時間正好選定在一部分壯勞動力全都去服徭役的時間點。

  你這回可是立了大功!我們兄弟都沒有受傷的,最多只有幾家反抗了,一下子就被收拾了,一定得獎賞你。”

  二當家這個時候也有點得意,那當然呀!他從小腦子就轉得快,在村子里面犯事了之后立馬跑上自己能夠找到的土匪窩,立馬投誠做土匪,在山寨的各種行動之中突出表現,不斷的給大當家出主意,現在都坐上了二當家的位置了。

  但是二當家還是拍著大當家的馬屁說:

  “我的計謀只是一部分,最主要的功勞當然是大當家您的英明領導,要不是有您的領導,我們能這么快搶到這么多糧食嗎?

  所以的功勞應該是大當家您的,我就是在旁邊打打下手而已。大當家,您才是真的神功蓋世。

  剛剛我看到你的英武身姿,整個人都敬佩不已,我能有什么大功勞呀!只是比別的兄弟多做了一點點事情而已,大當家您真是賞罰分明,當為當世大豪杰!”

  土匪大當家被二當家這一頓馬屁拍的,整個人舒暢不已,還是老二會說話呀!這一套一套的!就跟在三伏天喝了一大杯冰水一樣,舒爽不已。

  大當家笑著說:“你這個馬屁精!這回行動確實是你的功勞比較大,回去你就去山寨里面的寶庫挑挑東西,愛挑什么挑什么,就當你這次的獎賞!”

  二當家這回也不推辭了,他之所以這么忠心耿耿的跟著這個大當家,還是因為這個大當家比較大方。

  只要自己做出了事情,立了功,那獎賞就跟嘩嘩一樣下來,從來是不會說你立了功不會給你獎賞的,有什么好東西只要自己立了功絕對能得到。

  自己之所以走上土匪這條道路,一個是在村里犯了事混不下去了,另一個就是自己早就瞄好了這個山寨,這個山寨的生活可是富得流油,自己以前在做村民的時候,天天吃不飽喝不足。

  老天爺一旦不高興,土地就欠收,一年都吃不飽,生活能有什么追求呢?

  自己現在進了土匪窩,時不時就跟著大當家出去搶劫,一旦搶了一波大的,都能夠抵自己以前干幾十輩子。

  現在他可過得非常好,高床軟枕,香衣美人,應有盡有,自己以前窮的都討不上媳婦兒,現在都有兩個妻子三個小妾了。

  要是早知道有這個待遇,他早就跑上土匪窩了,這可是神仙過的日子呀。

  而且這個山寨的戰斗力也非常強,以前就有朝廷派官兵過來清剿,但是這個山寨硬生生憑著險地把那些官兵給阻攔在山寨之外,自己當時還是個小嘍啰,當時還怕的要死,正準備收拾東西逃呢。

  結果沒想到,官兵根本就打不上來,后來官兵采取圍困政策。

  但是勒!嘿嘿!別以為他們是土匪就不種田,雖然每天干著打家劫舍的生活,但是山寨里面還是有一些田地的,就是為了防止敵人采取圍困政策。

  結果官兵圍困了三個月,他們自己都沒有糧食了,山寨里面還吃的熱火朝天,后面實在沒有辦法就退兵了。

  自己這回之所以采取這樣的活動,還是因為在縣城里面聽人說這次有徭役,聽到這個消息,他腦子就轉開了,這不正是一個好機會嗎?可以到幾個地方白嫖一波,今天是第一波,明天再換個遠的地方搶一次。

  經過二當家的縝密部署之后這個計劃就形成了,自己早就派人來孫家村踩點了,等一部分壯勞動力離開之后,自己傍晚的時候立馬過來搶。

  結果就取得了這么大的成果,美滋滋呀,美滋滋!

  明天再去搶另一個地方的,又可以白嫖一波了,這白撿的糧食為什么不要呢?

  一群土匪樂顛顛的拉著糧車就返回山寨里面。

  ——

  這邊的明月已經回到了院子里,得把自己身上重新洗得干干凈凈的,自己剛剛實在抹得太用力了,導致自己身上臟兮兮的。

  而且之前還在地上滾了一圈,白天的時候本身就有很大的太陽,院子里面全都是灰,原本干干凈凈的補丁衣服,現在也是目不忍睹。

  明月先去把水燒開了,這回不但把灶上的外面一個鍋燒了水,里面一鍋也滿滿燒上了熱水。

  明月怕一鍋水不夠自己洗,等明月把自己洗干凈之后,穿好衣服已經是一個小時之后,現在天已經很黑了,明月打了一個很小的手電筒。

  把衣服丟進洗衣盆里,準備明天再洗,今天實在是洗不了了。

  法院門和堂屋門關的死死的,然后就回到了炕上。

  明月盤腿坐在炕上,唉!本來一開始來還是一個好的開始,家里有一點存款,倉庫里面還有糧食,自己到時候只要掙點錢養活養活狗蛋科考就可以了。

  現在嘛!天災人禍的!土匪竟然來搶劫,雖然自己已經把大部分糧食已經收進了空間,沒有便宜那些土匪,但是也沒有理由拿出來呀!

  本來這個村子還能吃個半飽的,啊偶!現在一下子回到解放前,明天這個村的人估計全村人都要出動,去自己親戚家借糧。

  也不知道土匪會不會掃蕩這周邊的村,不知道原著的外祖母家有沒有被搶,說是說明天去借糧,如果沒被搶的話,肯定能借到,

  哎!現在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明天再說吧,今天晚上都沒開始吃飯。

  剛剛忙活了那一陣,自己的肚子早就空了,咕嚕咕嚕的發出叫聲。

  今天吃什么呢?明月轉了轉自己的眼珠子,想想自己空間有什么好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