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穿成男主他媽我躺贏了 > 第97章 宰相的母親37
  明月和狗蛋回到自己家院子里面,然后把門用棍子鎖死之后,看了看自己手上提著的那慘兮兮的野菜。

  真是狗看了都搖頭,現在已經來到了傍晚,得抓緊時間上床睡覺。

  明月摸了摸狗蛋的腦袋,眼睛不由狡黠地瞇了起來,狗蛋這個童工應該挺好用的吧!我要開始用童工了!

  “狗蛋!你把籃子里面的野菜給摘干凈好不好?”

  狗蛋看了看籃子里面有些野菜是有一些枯黃的葉子,想了想以前娘清理的過程,不確定的點了點頭,保證道:“好的,娘。”

  明月給狗蛋找了一個小板凳,然后把菜籃子里面的菜倒在地上,告訴狗蛋把干凈的菜放在菜籃子里面。

  然后就去廚房開始做飯和燒水了,明月先去一趟地窖,把之前放在地窖里面的糧食給轉移到空間里面,然后又把一大部分的蔬菜也收進空間里面了。

  拿了顆白蘿卜就上了地窖,食物還是放在空間里面比較安心,反正在這個家里除了自己知道有這個地窖的存在,就是狗蛋了。

  狗蛋那么小連地窖的門都打不開,所以這個地窖目前為止只有自己能進去。

  今天晚上明月準備做蘿卜肉粥,拿出一小勺米和一個蘿卜就往廚房走去,中途路過院子的時候,還看見狗蛋摘菜摘得很認真。

  明月走進廚房,裝作從柜子里面拿出一小塊肉,也就是一兩的樣子,想了想,空間里面還有兩個大筒骨,又拿出一個大筒骨。

  除了這些之前在鎮上買的肉,就剩下四兩和一個大筒骨,這些明天再煮給狗蛋吃吧。

  把火架起來就開始煮飯了,忙碌半個小時之后,瘦肉蘿卜排骨粥就做好了,明月先把大筒骨給拿上來,放到一個干凈的陶碗里面。

  明天早上燉粥的時候,順便把這個大筒骨再燉一遍。

  明月把飯做好之后就出去看看狗蛋工作了這么久的勞動成果,現在天已經差不多完全暗下來了,就只剩下一點點光。

  明月去看的時候,狗蛋已經把東西全部弄好了。

  明月湊近仔細看了看,還挺干凈的。

  把野菜放到通風的地方,就牽著狗蛋去吃飯了。

  吃完飯之后又給狗蛋好好洗了個澡,竟然讓狗蛋去炕上,明月看了看那一堆臟衣服,除了狗蛋帶回來的臟衣服,還有自己前幾天在地上滾的臟衣服還沒洗呢。

  看來明天要早點起床把衣服給洗掉,明天應該是天晴的。

  狗蛋貓上炕上就很快睡著了,明月今天縫衣服也是縫的頭暈眼花,又加上剛剛還做了飯,整個人都沒有太大的精神,眼皮感覺快要耷拉下來,正好明天早上還要早起洗衣服。

  今天就早點睡吧,明月設了幾個六點鐘的鬧鐘。

  得早點起床洗衣服,要不然下午來不及送狗蛋回去。

  明月狠狠的打了一個打哈欠,養孩子就得這么勤快呀!

  因為昨天睡得早,明月被鬧鐘鬧的勉強也醒了,狗蛋則生物鐘很準時,六點準時起床。

  明月看著活力滿滿的狗蛋,唉!果然還是小時候好,小時候我也不會睡這么多覺,現在二十多歲了,每天中午睡得跟個豬一樣,想都不想起來。

  狗蛋一早起來就開始復習,明月則是先去把鍋里的粥給悶一下,把昨天的大筒骨給丟了進去,又洗了幾片白菜,今天早上就做白菜筒骨粥吧!

  在燜粥的時候,明月把所有臟的衣服全都扔進了洗衣盆里,去井里打水開始洗衣服,明月在原世界選洗衣粉的時候,特意選的是那種帶有皂香味的洗衣粉,和皂角的味道很像,就怕露餡。

  把井水沒過臟衣服一點點,用手在水里翻衣服,實際上是把洗衣粉倒進去一點,然后迅速攪開。

  又拿了幾個皂角扔進去,就開始脫鞋子踩衣服,自己手勁雖然說很大,但是也大不過整個身子呀,所以先把所有衣服全部踩干凈一遍。

  反復兩次之后這些衣服就不會再出現那種黑污污的水了。

  洗完之后明月就用水泡了泡,現在準備去廚房看看粥煮好沒有。

  揭開鍋蓋,發現粥已經煮得很好了,把剛剛切好的白菜弄進去,攪拌了一兩分鐘之后,粥差不多也煮好了。

  把鍋里面的粥勺上就端在堂屋的大桌子上吃,把狗蛋從里面叫出來。

  因為是用骨頭煮的粥特別香,狗蛋吃了兩碗。

  把廚房弄干凈之后,明月又繼續開始洗衣服,現在就開始洗那些比較容易臟的地方,領子呀,袖口呀什么的地方。

  洗衣服真的需要特別大的勁,等這些東西全部弄好之后,時間也來到了九點。

  今天的太陽特別大,曬一個兩三個鐘頭應該能曬干。

  今天下午要把狗蛋送回學堂,來回四個鐘頭,至少下午兩點就得出發。

  把衣服洗完明月又開始弄飯了,真的好絕望啊!有個小孩子要一天三頓飯的做飯,唉!

  可是能怎么辦呢?自己來這個任務世界就是為了照顧狗蛋。

  先用里面的鍋燜飯,用外面的鍋把剩的四兩肉給做了,做完之后把鍋洗干凈,把剩下的一個大筒骨煮骨頭湯。

  煮好之后又開始吃飯了,狗蛋覺得這幾天簡直就是這輩子過得最好的日子,每頓飯都有肉腥味,雖然現在的米飯不是像以前那樣干米飯了,不過狗蛋覺得這樣也很好呀!

  到了下午一點的時候,明月摸了摸曬的衣服,發現狗蛋的衣服全部曬干了,把狗蛋的行李收拾收拾好,時間也來到了一點半。

  明月就開始上路,把狗蛋送到學堂去了,用原主的圍巾把自己的頭包的嚴嚴實實,又用另一塊圍巾把狗蛋的小臉蛋也包得嚴嚴實實。

  其實狗蛋并不想這樣包,這樣悶著好熱好熱呀!可是沒辦法,娘說必須包。

  把狗蛋送到學堂之后,明月又快速的走了回來。

  走回來的明月已經被累成一條咸魚了,真的是無語了,為什么王家村孫家村的路要兩個小時呀?我真的快累癱了。

  我的腿呀,快要廢了!

  不過今天晚上狗蛋不在家,自己終于可以不用做飯了,先把澡洗了就躺上了炕,明月躺在炕上,不由舒服的謂嘆了一聲,這才是生活呀。

  古代人真的好苦逼呀!每個地方都隔得好遠,而且路還不是官道難走的很,真是一個大寫的絕望。

  時間很快就來到了一個月后,在這期間接了幾次狗蛋回來,再一次把狗蛋送回學堂之后,明月并沒有直接回孫家村,而是去了縣城里面去拿分紅。

  從縣城里面的來福酒樓走出來的時候,明月整個人都有點恍惚,看了看自己手上的一千兩銀票。

  哇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