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穿成男主他媽我躺贏了 > 第101章 宰相的母親41
  現在明月要開始老黃牛的生活,天天到地里伺候那些小寶貝,頂著大太陽真的是!!

  嗚嗚嗚……

  三畝上好的水田,明月看了看自己手上的草,又看了看天上明晃晃炎熱刺目的大太陽。

  真的是!!血栓好嘛!

  每天頂個大太陽出去,到了傍晚才能回來。

  幸好空間里面還有很多吃的,要不然明月感覺自己堅持不下去,想要雇人做了。

  到了九月份快秋收的時候,終于傳來了那個山寨被剿滅的消息,山寨所有人全都被斬殺殆盡,這也是當時皇帝下的命令,因為這個山寨真的是毒瘤,留不得。

  村里人聽到這個消息都快歡欣鼓舞起來了,以為自己的糧食肯定能夠回來了,但是可惜的是,當那個將領打破山寨的時候,山寨里面已經沒有了糧食,糧食已經全都被土匪們敗光了。

  ——

  梁飛鴻走進滿地鮮血的山寨,看著漫山遍野都是尸體,不由滿意的點了點頭,這回解決了這個山寨,他可是立了大功。

  他一定不能跟原主一樣渾渾噩噩,最終被流放,他一定要把原男主給逆襲掉,宰相之位只能是他的!

  他要在這個朝代留下濃墨重彩的一筆,只要二皇子上位,他就把現代化的一些思維和各種方子給二皇子,制造槍械,直接征服整個星球,讓這個星球姓姜。

  改變語言,統一度量單位,只讓中文傳承下去,自己在上學期間就是最恨英語了,時常幻想回到過去,直接把英語這一門語言直接滅絕!!

  至于為什么他不去當皇帝,當然是因為皇帝起得比雞,早睡得比狗晚,他當個宰相玩玩就可以了,那么苦的差事誰去當呀?

  這一代的安國公府比開國時期已經遜色很多,原主的那個爹只能說是一個粗獷的武將,根本就玩不過文官那些彎彎繞繞的事情。

  但是因為縱容妻族插手私鹽生意,已經很讓皇帝不滿了。

  只不過因為原主的爹梁文書的打仗能力非常強,多次打退蠻族的進攻,可以說是用他的利處大于弊處,所以皇帝也就睜一只眼閉一只眼了。

  并且安國公府的老國公是開國武將之一,如果不是背叛姜朝也不大可能被處置。

  現在自己這一脈已經明確的站在了二皇子的后面,那是因為原主的三妹梁酥宛早在十五歲的時候就被送入宮中,直接被封為貴妃。

  自己也只能被迫站在二皇子這一邊,其實對比二皇子,梁飛鴻更想支持的是太子,太子才是真正符合他心中仁君的形象。

  畢竟太子是原劇情中的勝利者,后面姜朝也在太子的領導下,漸漸走向盛世,對比一個不確定的二皇子,梁飛鴻更想走已經知道的道路。

  可是現在沒辦法呀,已經上了賊船,自己作為安國公府的大少爺,根本就下不去。

  自己這一次專門請命前來剿匪,也是為自己身上增加官職,為以后的奪嫡戰爭做準備,因為自己在現代也是個軍事迷,研究過歷朝歷代的各種兵法,所以打起仗來也是很六的。新筆趣閣

  自己穿越來的第一天,就發現了這一個世界是自己看的一本小說。

  在小說劇情中,在那個時間點,原男主正好被賣進安國公府,自己為了以絕后患。

  直接把三歲左右的小男孩全部殺死,并且仔細篩查就怕漏了原男主,原男主的姓名是后面太子給他重新起的,最開始進府的名字是狗蛋。

  但是進府的有好多三歲的小孩都是叫狗蛋呀!寧可錯殺,不可放過。

  現在原男主已經被自己殺死了,太子來自己府里看的時候也沒有說要帶誰走,那說明自己的決定已經發揮了作用。

  現在這本書的劇情已經被改變了,從開始就被改變,后面的劇情也不知道會發展到哪個方向?

  不過梁飛鴻堅信,既然自己穿越來了這個時代,那么自己應該是這個世界新的男主。

  梁飛鴻看著這漫山遍野的尸體和血液,絲毫沒有覺得凄慘,而是覺得這就是自己雄起的起點,成大事者,不拘小節,想要走上高位必要踏著鮮血白骨。

  ——

  明月這個時候正在開始收割稻谷呢,為了少曬一點太陽,更快的把所有稻谷全都收割,明月這回是拼了命了。

  在天不亮的時候就起來洗漱,天稍稍亮了一點就開始過來割稻谷,從早上割到中午,中午的時候回去躲過最炎熱的時候,到了下午三點的時候才慢拖拖的過來割稻谷,然后割到天黑。

  炎熱的太陽直射著的照在明月的衣服上,明月現在的衣服都是偏灰偏暗的那種特別容易吸熱。

  整個人就像置身火爐一樣,而且成熟的稻谷非常的刺人,明月感覺自己渾身都快癢了起來。

  為了自己皮膚不被曬傷,明月把自己的頭裹得嚴嚴實實的,就是兩只眼睛露在外面。

  渾身的汗如雨下,明月感覺自己要是收割完這三畝稻谷,自己肯定能瘦個五六斤。

  不停的彎腰割稻谷,不停的彎腰割稻谷,明月感覺自己的腰都要斷了,不過幸好自己在冬季的時候加強鍛煉,明月覺得自己要是沒鍛煉直接會暈在這里的。

  割到整個人受不了暈乎乎的時候,就放下手中的鐮刀,跑到旁邊的樹下坐一會兒,感覺好了一點之后又跑過來割。

  真的是血栓!!我就是個穿越,為什么還要來一個種田!

  明月開始想念自己前兩個世界的生活了,這個世界真的是要血栓,這割稻谷好熱呀!

  看了看自己手上的稻谷,但還是鼓起勇氣開始割了,后面兩年可是直接干旱,想種都種不了呢!

  而且現在的朝廷也不太富裕,國庫空虛,明月覺得這次賑災的事情有點懸。

  正在想著要不要在干旱的時候逃去別的郡縣,省得被直接活活餓死。

  但是不知道原主的父母會不會走,古代人可是很講究根在哪里的呀?寧死不離開自己的家鄉。

  明月想到這里就有點頭痛!到時候再說吧,先把這些稻谷給割掉。

  明月割了兩天割到一半的時候,原主的爹娘也過來幫忙了,他們人多而且幾個小丫頭也下地了,所以速度就很快。

  在原主父母的幫忙下,明月的這三畝田也很快收割完了。

  接下來就是脫粒,晾曬了,最艱難的時候已經過去了,脫粒是把稻谷植物上的谷物給脫下來。

  明月最開始是先幫原主的父母弄完,然后一起來把自己的也幫忙給弄完。

  后面就是把所有的稻谷放在村里的大曬場去曬,曬的天氣正好是一個大太陽天,谷物很快就曬干了。

  接下來就是把稻谷裝袋搬進自己的屋子里面,這回就要用雙輪拖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