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穿成男主他媽我躺贏了 > 第107章 宰相的母親47
  老翁并沒有直接讓那個人進來,而是讓那個人先說明來意,那個人也沒有強求,直接在門口說了來意。

  然后老翁走回院子里面把話傳達給明月。

  “夫人,門口的人說有貴人想邀請我們小郎君過去一聚。”

  貴人?明月都有點懵,如果是最近自己身邊發生了什么事引起別人的注意,那就是狗蛋以四歲之齡考上了童生。

  不可能是自己掃街的事情,自己掃街可是做的特別隱蔽,還專門讓系統監測了周圍有沒有人呢!

  如果是為了狗蛋四歲之齡考上童生,而且門口的人態度謙卑,并沒有強硬的意思,那說明應該沒有什么危險,而有可能是天上掉下來一個餡餅。

  有好處怎么能不接著呢?明月牽著狗蛋的手,直接就往門外走去。

  老翁見明月直接往外走,也跟在后面。

  門口的人直接把明月和狗蛋引到了縣令府,直接把明月和狗蛋從偏門帶了進去,而老王則讓他在門口等待,然后走了一會兒就走到了會客廳。

  明月一踏進門內,就看見一個身穿青色錦繡華服,長發身材保養的很好的青年帥男性,看樣子應該是二十五六歲的樣子。

  那個男性開口說道:“這位夫人,您的小郎君就是此次府試以四歲之齡考上童生的周銘玉小神童嗎?”

  明月見這個人直接點明了狗蛋的名字,也老老實實的開口承認了。

  那個男人仔細打量了狗蛋,但是狗蛋并沒有因為有人打量自己而變得膽怯懦弱,而是直視那個人的眼光,挺直身子,氣度自然。

  那個男人滿意的點了點頭,揮舞了自己手上的扇子,瀟灑屹立,正映了那句陌上人如玉,君子世無雙。

  “我乃當朝宰相嫡出三子紀華年,這些年尋訪姜朝江山,尋遍神童,為太子做伴讀,但是尋遍這么多地方,并沒有滿意的。

  來到此亭博縣,發現您的小郎君以四歲之齡就考上了童生,非常符合我的預期,我想要把你的小郎君送入宮中,為太子做伴讀,你可愿意?”

  明月都快要被這個大餡餅給砸破頭了,自己生怕哪天狗蛋被梁飛鴻發現,從而在弱小的時候就被斬殺,現在直接把狗蛋送入宮中,給太子做伴讀。

  就如原劇情那樣,狗蛋也是在四歲的時候被太子挑中,送入宮中,展露頭角,從而直接輔助太子上位。

  果然!劇情還是回到了正途之上。

  雖然明月被這個大餡餅給砸破了頭,但是還是開口問道:“銘玉進入宮中為太子做伴讀,是不是以后只能待在宮中,不能夠出來?”

  雖然把狗蛋送入中是最好的選擇,但是明月覺得狗蛋還這么小,應該還是離不開自己的,如果偶爾能夠出來和自己一起,那么狗蛋應該不會像原劇情那樣辛苦,最少有一個心靈的安慰。

  自己也可以在狗蛋出來的時候,給狗蛋一些銀兩,打點宮中的事務,做狗蛋背后的支持者。

  紀華年直接點了點頭,開口說道:“作為太子的伴讀,銘玉自然可以自由出入宮中。

  而且我想要把銘玉現在就帶回京城復命,你看夫人您是先回老家安排事情,還是直接跟隨我去京城。”

  明月想了想,如果自己直接跟去京城,那么家中的一些糧食還有老翁的一家怎么辦?

  還是得自己回去安排事情,而且紀華年作為宰相三子,身邊應該高手如云,不用擔心狗蛋的安全,自己可以放心把狗蛋交給他。

  狗蛋完全聽不懂這兩個大人在說什么?而是老老實實的站在娘身邊,娘等下應該會給自己解釋吧。

  明月沉思了一會兒,直接開口道:“宰相公子我先回去安排事情,那么銘玉就拜托您了,不過要讓我跟銘玉說說情況,明天再把銘玉送過來可以嗎?”

  紀華年想了想狗蛋四歲的稚齡也是可以理解的,從自己懷中掏出一塊玉佩,交給明月,并且開口說道:

  “這塊玉佩是我的信物,你之后到京城可以憑這塊令牌去宰相府尋我,這段時間我都會待在宰相府,靜候你的到來。”

  明月接過玉佩,跟宰相公子打了聲招呼就帶著狗蛋回去了。

  在走出縣令府的那一瞬間,明月感覺自己身上的擔子突然松了很多,本來是以為自己要教養狗蛋一直科考下去,沒想到峰回路轉,有一條通天之途在自己面前緩緩打開。

  而且狗蛋如果做太子的伴讀進入國子監,那么狗蛋將會接受最好的教育,自己也不用拼命四處奔波給他找老師了。

  這也算是最好的路了,明月把狗蛋帶回院子里面,然后開始給狗蛋解釋自己剛才和宰相公子的講話,并且承諾一安排好家里的事情,就會趕去京城和他團聚。

  狗蛋一聽見自己又離開娘,其實心里是非常不愿意的。

  但是聽娘說,如果自己能夠作為太子的伴讀,那么自己將會接受最好的教育,而且以后做大官的道路也會短一些。

  狗蛋小小的腦袋想的非常簡單,自己可以接受最好的教育,還可以快速的做大官,那么就很快就有很多很多錢了,那么就很快很快為娘蓋大房子了。

  雖然心里還是有點別扭,但是狗蛋還是答應了。

  明月見狗蛋答應了,也就松了口氣,自己先回老家安排事情,到時候在馬不停蹄的趕去京城,去京城買個小院子,到時候就陪著狗蛋讀書,連理由明月都想好了,就說貴人看中了狗蛋的聰明才智,想要培養狗蛋讀書。

  至于別人是怎樣羨慕嫉妒恨的,明月表示她并不關心。

  另一天明月把狗蛋送到紀華年的手上,在和狗蛋告別之后,明月也沒有心思玩了,直接安排人趕快回到老家,把所有東西全部安排好之后,直接去京城。

  這回明月并沒有磨磨蹭蹭,十天半個月的路程直接被明月縮短至十天,一回到嘉平縣就先給老翁一家贖了身,說是一家人也只有老翁和他的孫子。

  明月準備把這兩個人直接帶到京城里面去,老翁做事比較妥帖,還是可以做個管家的。

  明月問了問老翁的姓名,老翁說直接叫他長貴就可以。

  明月也不多追究,按照老翁這個落魄樣子,肯定是有什么難言之隱。

  只要不威脅自己的安全,明月還是可以容忍的,賣身契還攥在自己身上呢。

  明月把家里的院子和家里的糧食以及家里的錢全部拜托給娘家了,讓娘家每年給自己寄點錢就可以。

  然后又繼續雇傭上次的那三個鏢師,帶著長貴和他孫子就趕往京城,嘉平縣離京城還是比較遠,明月路上馬不停蹄,足足趕了兩個月才趕到了京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