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穿成男主他媽我躺贏了 > 第110章 宰相的母親50
  另一天早上明月在九點多的時候才緩緩醒來,前幾個月只睡六個鐘頭的勁實在太大,即使明月好好休息了幾天還是覺得好累。

  看了看身邊并沒有狗蛋的身影,明月就知道狗蛋已經進宮去晨讀了。

  明月在床上刷了會兒網絡,才慢吞吞的起床,兩個丫鬟知道明月比較喜歡睡覺(其實就是很懶),所以一般在八點之后會在門口等著,聽著房間里面有人起床的動靜。

  紅玉敲了敲門,開口問道:“夫人!您起床了嗎?需要我們進去服侍嗎?”

  明月聽到門外紅玉的聲音,稍微提高了一點聲音,對門外說道:“不用了!你們在門外等一下,我自己穿衣服,把熱水毛巾準備好。”

  雖然現在有丫鬟服侍,但是明月還是不太習慣別人進入自己的地方,更不習慣別人幫自己穿衣服洗臉。

  明月每次都是讓她們把臉盆和毛巾拿進來,然后讓她們出去等著,自己用著現代的洗漱工具,洗漱的水就先用空間里面的一個水瓶裝著,找機會倒掉。

  古代的洗漱工具真的是洗不干凈,等衣服穿好了,洗漱好了,就開始吃早飯了。

  明月現在就開始擺爛了,每天沒事就帶著兩個丫鬟出去逛逛,游湖,騎馬,賞花,逛街不亦樂乎。

  因為現在有府邸了,管家每天都會在傍晚時刻派馬車去宮門口,把狗蛋接回來睡覺,另一天再送狗蛋去宮里面。

  時不時狗蛋休沐的時候,還會天天的跟著明月出去玩。

  狗蛋就很壞,每次回宮里面的時候,就跟太子繪聲繪色的講,自己跟著娘親出去玩,玩了哪些內容,逛了哪些地方,吃了哪些好吃的。

  太子現在恨不得就打狗蛋一頓,以前沒有出去的時候不知道外面的事當然不會渴望,結果現在有了個這樣的伴讀,太子覺得生無可戀。

  可是太子現在也才四歲左右,根本就不可能獨自出去。

  狗蛋在宮里的時候還遇見了以前的小伙伴,李家三蛋兄弟,也就是長公主姜素零的幾個兒子,不過現在也改姓姜了。

  自從姜素零被迎回京城之后,皇帝龍顏大悅,直接在宮外劃分了一個很大的宅邸作為長公主府,賞賜就跟流水一樣的進入長公主府,一時盛寵獨一無二。

  讓京城的所有人意識到他是多么在意長公主姜素零,讓所有人都識著點像,這可是他的胞妹。

  但是因為長公主姜素零平時深居簡出,所以明月從來沒有碰到過。

  但是有時候卻碰到了梁飛鴻,但是梁飛鴻并不知道明月母子倆的身份,還以為這個神童是紀華年從外面找來的,只不過是一個區區的兒童,梁飛鴻并不放在眼中。

  現在梁飛鴻正在操練著他的特種部隊,就怕到時候以防萬一,二皇子失敗還可以趁機逼宮一把。

  明月每天除了吃睡就是玩,天天在外面逛,因為也去來福酒樓拿了分成,所以家里的銀錢也不用擔心了,自己只需時不時看看賬本,對不對得上就可以。

  至于那些朝廷高層的事情,明月也插不上手,現在只能看事情靜觀其變,明月懷疑長貴和紀華年都這么湊巧遇到了狗蛋,是世界意識的所為,也有可能是狗蛋的男主光環。

  要不然怎么可能那么巧,既然世界意識開始動手了,所以明月也不用太擔心,現在只要看著世界發展就可以,太子和二皇子現在才三四歲呢,距離奪嫡還有很久的時間呢。

  畢竟她只是一個小弱雞,要武力值,可能有那么一點點吧,要智力,不好意思,那是完全沒有。

  即使她經歷了兩個世界,經歷增長了很多,但是也不可能開了智商buff呀。

  你能指望一個有點傻白甜趨向的人變成那種智商特別在線的人嗎?

  明月感覺自己要是再經歷上百個世界,可能有那么一點點可能吧!

  明月對自己的自我認知是還是很清楚的。

  明月現在住的府邸附近大多都是富商和一些落魄的貴族,富商是有錢能買得起這樣的大宅邸,落魄的貴族則是祖輩余蔭。

  就像明月左邊的一個大府邸,好像是天下第二富商的府邸,平時也沒有見多少人出進,可能這只是一個臨時落腳點吧。

  不過一個臨時落腳點也好豪呀!明月當時在京城的繪畫地圖上看到旁邊的這座府邸比自己的府邸整整大了兩倍多。

  至于天下第一富商,當然是來福酒樓的老板了,來福酒樓可是全國連鎖店,幾乎在每一個縣城都有,而且后臺非常硬。

  不過明月最近有了一點猜測,明月懷疑天下第一富商就是皇帝,因為狗蛋也在宮里面吃到了鹵肉,而且有一回還看到了莊奇新,只不過莊奇新沒有看到狗蛋罷了。

  明月去結賬的時候也帶了狗蛋,所以狗蛋還是認識莊奇新那張臉的。

  皇帝的斂財技術真的是六翻了,怪不得從來沒有人敢去來福酒樓鬧事,那背后撐腰的可是天下最尊貴之人。

  在這一天明月照常做紅燒肉等著狗蛋回來,因為狗蛋前一天說他要吃紅燒肉,今天要給他做。

  明月也就早點下廚給他做了起來,做完之后就去門口等著狗蛋。

  不過當然不是在門外呀,而是坐在府邸里面的門后墻邊,拿一個搖椅放在旁邊,坐在那里一邊搖一邊等。

  愜意極了,突然聽紅玉說小郎君回來,明月這才慢吞吞的站起身來了,去門口接狗蛋,本來明月每天閑著沒有事情,想每天傍晚的時候就去接狗蛋回來吃飯。

  但是狗蛋怕娘辛苦,所以就讓娘在門口等他,明月也無所謂,既然狗蛋這樣說自己就在門口等唄。

  明月剛用腳踏出門檻,一架馬車就從遠處駛來,不過這一回有點不一樣,駕車的并不是家里的下人,而是兩個身材健碩的成年男性。

  明月仔細看了看馬車,是自己家的馬車呀!至于為一什么換了人,自己等一下問問管家就可以了。

  照常還是狗蛋自己踩著腳蹬下來,只不過這一回沒有立馬走向明月這里,可是站在旁邊往身后望了望。

  這個時候又從里面走下一個頭戴帷幕的小孩子,那個小孩子走下馬車之后,狗蛋牽著他的手,就往家里門口走,兩個壯漢也跟在他們之后。

  明月不知道發生什么,就直接讓狗蛋把人帶了進去,然后讓門房把門給關上。

  等走到正堂的時候,那個小男孩才把頭上的帷幕掀掉,露出一張精致可愛的小臉。

  ???

  明月一臉懵逼,這是干嘛了?狗蛋這是拐賣人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