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穿成男主他媽我躺贏了 > 第113章 宰相的母親53
  太湖是京城最繁華的湖泊,上面有著各種船只供貴人們游湖,享受游湖之趣。

  京城的許多高門大戶的貴公子貴小姐們經常來此地游玩,也算是京城一個比較受歡迎的娛樂場所。

  租著一個小小的船只,坐在船里泛舟游湖,與好友談論時局,吃著糕點不亦樂乎。

  明月去太湖的中途,又繞了幾家鋪子去買了一些蜜餞糕點,明月這幾年,可是把京城一部分的店鋪全都逛光了,即使看著不好吃也吃了幾口,簡直就是掃街式買東西。

  一天買幾家,一天買幾家,在明月附近的一個區域,對于哪家的東西好吃明月心里都有數。

  明月下去買糕點的時候,楊曦就在轎子里面等,等明月提了一大堆吃的上來之后,轎子才重新啟程。

  到達太湖的時候,明月和楊曦兩個人直接跟許多人拼了一個大型船只,一起出行游玩,畢竟兩個人出去泛舟游湖,安靜是安靜,但是一點樂趣也沒有。

  游湖可是很多事件的發生地,時不時就能看到個熱鬧,簡直不亦樂乎,游湖也是明月最喜歡來的八卦之所。

  時不時就有幾個嬌小姐被人推下去,然后開啟一場狗血大戲,明月就坐在船只里面吃瓜,吃的非常開心呢。

  明月和楊曦進入船只之后,帶著丫鬟就找了一個視野比較好的地方,湖水悠悠,清風吹來,不由得精神大振,舒適的很。

  兩個人還時不時討論一些醫學的基礎問題,是的!沒錯!就是基礎問題。

  明月學了三年多的中醫,還在處于背書階段,而且還有一些藥材都沒背到,古代的各種藥材,簡直讓明月看得頭昏眼花。

  不過明月也不強求自己,能背多少就背多少吧,能治一些簡單的疾病就可以,反正自己以后還有很多事情呢,自己已在這個世界才三十多歲。

  如果自己保養的話,活到八十歲也不成問題,那還有五十年呢,漫漫人生,總要找點樂趣。

  明月不信自己再笨,這五十年都學不到。

  一邊吹著湖邊的清涼的微風,一邊捏著一塊糕點慢慢品嘗,悠閑肆意,舒服的不行,古代沒有污染,湖水幽幽,空氣清新,明月感覺自己都快睡著了,這吹的也太舒服了吧。

  果不其然,今天還是有熱鬧看,在明月所乘船只不遠處的大船邊,撲通一聲就有一個少女跌入湖中。

  然后那只船上的仆婦就開始大聲喊著:“救人呀!救人呀!宰相府四小姐落入河中了。”

  這邊,仆婦們在大喊著有人落入河中,梁燕蘭得意的看著那個在水中撲騰的庶女,不就是個庶女,還這么囂張,我連宰相府的嫡小姐都敢正面剛,還治不了你嗎,走狗就是這個下場。

  紀筱嵐這個時候在仆婦的引導下來到了船邊,自己剛剛在和友人談笑,突然聽到有人咚的一聲掉進了水里,然后就聽見了自己庶妹的聲音。

  紀筱嵐皺著眉往船邊走來,其實對于這個庶妹她也不是很喜歡的,雖然同為長房之人,但是不同的母親之間又能有什么感情呢?

  這個庶妹就跟沒腦子一樣的,到處掐尖要強,老是惹出一堆事情,要不是祖父現在位列宰相,還不知道多少人要鬧上門來。

  剛剛和自己一起上船的時候還有安國公府的長房嫡女梁燕蘭,這個人也不是個什么好東西,雖然身在武將世家,但是心眼多的跟個窟窿一樣。

  紀筱嵐自知自己沒有她的心機深沉,所以在一般時候能不碰面就不碰面,就怕被她算計,自己都吩咐這個庶妹不要出來了,結果還是跟個沒腦子一樣出來。

  絕對是看到梁燕蘭在這里,不知怎么回事跟梁燕蘭吵起來了,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身份,就一個庶女而已,天天想要跟嫡女比較,自己只當她是個跳梁小丑,不大理會罷了。

  結果到外面還惹上梁燕蘭,她的心思跟個窟窿眼一樣,可不得被算計摔下船去。

  紀筱嵐用手示意了一下自己身后會水的丫鬟下去救人,自己的母親為了防止這種情況,早就在自己身邊安排會武功的人了。

  后面的丫鬟看小姐示意,連忙擠上前去,跳水救人。

  紀筱嵐仔細端詳著那個眉眼得意的梁燕蘭,不知道剛才的情況,也不好隨意猜測。

  于是用手帕捂了捂嘴,想要試探一下剛才的情況,波瀾不驚的說道:

  “這不是安國公府的大小姐梁燕蘭嗎?今個怎么有興趣來太湖游湖了,不是說這都是嬌嬌小姐來游玩的地方嗎?你一個武將之女不屑來這種地方游玩嗎?”

  梁燕蘭一看宰相府的大小姐也來了,也平靜的笑了笑,只是那個笑容怎么看怎么得意,開口說道:

  “這不是宰相府的大小姐紀筱嵐,怎么?你能來的地方我不能來?

  我只是說游湖不怎么有趣而已,結果今天勉為其難來了一下,想看看你們嬌嬌小姐平時是做什么的。

  結果你家的庶妹就來這里犬吠,剛剛竟然抱有歹心想要把我推下湖中,要不是我從小修習武藝,五感敏感的很,還真被她得逞了呢!”

  紀筱嵐看著梁燕蘭閉著眼睛說瞎話,都要無語的翻個白眼了,紀春顏雖然腦子不太好,還爭強好勝,但還真不會干出這種事情來,把一個人推下湖中。

  現在可還是初冬,這一下去說不定就能落下病根呢!而且梁燕蘭還是從小修習武藝的,再沒腦子也知道肯定推不下去,可是剛剛自己又沒有人在這里。

  看了看周邊的人,有些人目不斜視,只想看熱鬧,有些人則是微微垂下眉眼,一看就知道不可能作證,也只能吃下這個悶虧了。

  于是又用手帕捂了捂嘴,微笑著開口說道:“梁小姐真是說笑了,我那個庶妹可是單純的很,怎么可能做出這種事情呢,可能是想要與你親近,被你誤會了推你下水。”

  梁燕蘭也知道自己得了好處,自己剛剛只是玩了一個小游戲而已。

  紀春顏那個沒腦子的想要過來跟自己掰扯幾句,自己不耐煩應付她,干脆讓她吃點苦頭,利用她一個假姿勢,直接造出事故現場。

  現在也不好跟宰相府撕破臉皮,同朝為官,還是要臉面的,于是豪爽地笑著說道:

  “原來是這樣呀!也是,剛剛她想要撲過來,難道是想挽住我的手,我一下子警覺了一點,她就直接撲下湖里了。

  現在可是初冬呀,水都涼了很多,得趕快把人救上來呀,要不然落下病根,對子嗣怎么辦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