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穿成男主他媽我躺贏了 > 第119章 宰相的母親59
  然后像是不可置信一樣轉頭過來,大聲問道:“什么?疫病?現在又沒有打仗,哪來的這么多疫病呀!”

  但是看著明月那堅定的神情,就知道明月的話肯定是真的,腦子都懵了,就像有一片烏云,電閃雷鳴的在腦子里打著雷。

  楊曦這個時候瞬間就想到了一個人,不會是自己那個膽大包天叛出師門的師弟做的吧,想了想他那瘋狂的性子,那用毒手段,又想了想那傳染性極強的疫病,楊曦突然有點不確定了。

  這疫病到底是天災還是人禍。

  楊曦阻止自己胡思亂想的思維,拿起明月的手腕就開始把脈,越把脈臉色越沉,這脈不對勁,又看了看明月的臉,已經開始確認了。

  這種脈相一般人是把不出來的,在這個世界上只有師傅的傳承脈象才能把出來,除了自己就只有師弟了。

  師弟消失這么多年,難道就是為了研究這種疫病嗎?

  這要是真的,那該要害了多少人命啊!師傅和師弟將要遭受多少因果呀!

  不行!自己得立馬開始配藥。

  于是開口說道:

  “明月!你立馬出去采購藥材,我給你一張單子,這些藥材越多越好,這種疫病的脈象只有我和我師弟用特殊方法才能把出來。

  其他大夫是把不出來的。你立馬出去采購藥材,越多越好!記得要快!”

  楊曦說完這些話之后,想到明月只是一個普通的婦人,最多只有一點錢而已,這收集藥材的事情必須由皇帝下令,才能夠收集的更快!

  搖了搖自己的頭,繼續開口說道:

  “你讓狗蛋進宮傳話,就說上任神醫大弟子楊清濁請求皇上收集藥材,這種疫病非常特殊。

  只有神醫的特殊把脈方法才能夠發現,我正在配藥,希望能夠配出緩解疫病的方法。”

  說完這些話直接走進配藥房,寫了一張單子給明月,然后就把門關了起來。

  明月聽完這些話腦子都是懵的,但是知道這可能是希望,于是立馬走去狗蛋的房間,狗蛋現在已經是自己一個人住了,而且今天因為去接自己和師傅,所以沒去皇宮。

  明月把這件事情告訴狗蛋之后,立馬讓狗蛋進宮面圣,并且把皇上有可能感染疫病這件事情也說出來,只有真正關切到自己的身體,皇上才會更加的急切。新筆趣閣

  狗蛋聽完這些事情之后也不敢耽誤,拿著單子放入胸口,去馬廄牽了一匹馬就揚馬往宮門而去。

  因為路上的行人非常多,所以狗蛋只能不停的大喊:緊急軍報,速速讓開!!

  行人們聽見這句話,怕被踩踏,連忙讓出一條寬闊的道路。

  狗蛋不停揮舞著鞭子,盡可能快的趕到宮門,一到宮門,立馬翻身下馬,拿著自己的令牌就進入宮中。

  至于為什么不直接闖進去,那當然是不行的呀,要是直接闖進去,肯定被禁衛軍攔下,到時候自己被抓起來,禁衛軍還要去問皇上怎么辦,這一來一回不需要時間呀。

  狗蛋真的是用自己今生都沒有這么快的速度拼命奔跑,這個時候皇上還在御書房和一眾大臣討論今天早朝的事情。

  狗蛋跑到御書房房門前的時候,拜托皇上身邊的大太監進取稟告,皇上在聽到這個消息之后,讓人宣狗蛋進去。

  等狗蛋把楊曦的所有話,全部復述一遍之后,在場的所有人腦瓜子都是嗡嗡的,這么說他們這里所有人都被感染了?朝廷高層無一幸免。

  這個時候所有人都急了起來,皇上立馬下令搜集藥材,這時候也顧不得再一次傳染了,收集藥材要緊呀!

  有皇帝下令,而且關乎自己的身心性命,所有程序高速運轉,很快一批批藥材送到了明月府中,但是因為府中位置沒有那么大,直接征用兩邊的府邸,打通放藥材。

  而且還派出了許多采藥人,緊急采藥,能有多少就有多少。

  這個時候突然有一個儒雅中年大叔來到了明月的門前,指名道姓要見楊清濁,明月一聽這個名字,就知道是自己師傅。

  剛剛師傅可是說上任神醫大弟子楊清濁請求皇上收集藥材,那么楊清濁應該就是師傅的本名,楊曦可能就是一個化名。

  明月并不知道這個中年大叔是誰,但是既然叫得出自己師傅的名字,肯定是自己師傅的熟識,立馬把人引進去,帶著這個人就去師傅的藥房。

  楊清渾也不管什么,直接推著門就進去了,然后又把門給關上。

  以前他就是這樣打擾師姐的,師姐從來沒有兇過自己。

  楊清濁聽到突然有個人推門進來了,放下手中的藥材,轉身一看,楊清渾!!

  突然鼻頭有點酸,他們可是有十幾年沒有見了呀!從小一起長大的人,一起生活了二十多年,就跟親姐弟一樣。

  但是很快壓制住自己的心情,氣勢洶洶的就走了上去,一手就扯住了楊清渾的耳朵。

  嘴里還斥罵道:“你這個混小子!看你師姐我今天不清理門戶,那個疫病是你弄出來的吧!你知不知道你這樣會背負多少的蒼天氣運!”

  楊清渾真的很委屈!自己雖然喜歡玩毒,與正常的醫師不同,但是自己是真的不會做出這種事情來呀,要不然自己怎么會出現在這里,師姐怎么還是這么兇?

  怪不得到現在還沒嫁出去,但是還是哎喲哎喲了起來,歪著頭,扶著師姐的手,盡量讓她扯輕一些。

  嗚嗚嗚……

  過了這么多年,好久沒有感受到這種被人扯耳朵的感覺了。

  嘴里開始解釋:

  “師姐!師姐!真的不是我弄出來的,我也是在尋找解藥呀,要不然我怎么會來到這里呀。

  我要是弄出這種東西來,還敢跑到你面前來嗎?我還不知道你的性子,你肯定會清理門戶的呀!”

  楊清濁聽到自己師弟這么說,隱隱是有些相信了,于是放下了自己扭著楊清渾耳朵的手。

  然后開始逼問:“你這么多年去哪里了?你師姐我都有十多年沒有見到你了,又跑去哪里鬼混了?”

  楊清渾委屈的揉了揉自己的耳朵,真的好氣哦!這要是別人,自己肯定一拳揍過去了,可是這是自己師姐,打不了的呀!

  寶寶好氣,但寶寶不說。

  哼!╭(╯^╰)╮

  但是還是開口解釋:“我這么多年去北疆研究蠱蟲了,而且那里有很多的毒草毒蟲,很有利于我的毒術提升,最近幾個月才回來的,一聽見這件事情,我這不就馬不停蹄的跑到你身邊來了嗎?”

  ------題外話------

  嗷嗚,嘿嘿嘿嘿……,今天太晚了,我想睡覺了,嘿嘿嘿嘿……明天!明天!明天補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