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穿成男主他媽我躺贏了 > 第203章 原世界5
  “噢!我知道了,所以說你們這行的大部分力量還是由國家掌控,也就跟現在的企業一樣,重要的東西都在國企,你們這些就是民營企業吧。”

  鞏簡卿聽了明月這個比喻,想了想,點了點頭,開口說道:

  “也差不多,大部分力量都集中在國家,除了茅山一派,我們這些人差不多就是民營企業,這個比喻比較生動形象。”

  在兩個人聊天的功夫,地方已經到了,山下有專門放置汽車的地方,鞏簡卿把車開了過去。

  然后下車,把東西全部背好,鞏簡卿跟自己老爸打電話,讓發個定位。

  帶著明月就跟著定位走,兩個人足足走了半個鐘頭才走到目的地。

  一進去,就發現一個大院子里面全都是人,各種各樣的服飾。

  其中有一群人身穿黑色衣服,身上還標注著一個國旗的logo。

  一看就知道是官方組織的人,其他的人都是嘰嘰喳喳的在討論,而那里的人全都低頭看手機,一句話都沒有說。

  鞏簡卿找了一圈,看到了自己老爸拉著明月就過去了。

  一到達目的地,鞏簡卿直接一屁股把自己兩個師兄給擠下去,剛好擠出來兩個位置,拉著明月就坐下來了,兩個師兄則被摔的一臉懵逼。

  兩個師兄本來還在和師傅說話的呢,結果小師妹一屁股把他們給推到地上。

  面對兩個師兄哀怨的目光,鞏簡卿非常的習慣,最開始這種事情還是有點負罪感的,但是后來也就習慣了。

  還笑著開口跟明月介紹。

  “明月,剛剛被我推下去的兩個師兄是我的二師兄和三師兄,那個有點小奶膘,娃娃臉的是古良夜,那個長得比較粗獷的是崔鳴。”

  聽到這個名字,明月臉有點青了,被憋的。

  谷糧液?催命?

  怎么會有人叫這個名字呢?真的確定是親生的嗎?

  鞏簡卿看明月緊抿著唇,憋的臉都要青了,拍著腿哈哈大笑地說道:

  “是吧!是不是很好笑,一個谷糧液,一個催命,最開始的時候我聽到也想歪了。

  古良夜不是喝的那個谷糧液,是古代的古,良好的良,夜晚的夜。

  崔鳴不是催命,崔就是我們崔老師的那個崔,鳴是一鳴驚人的鳴。

  都是有點諧音。

  我的三個師兄就屬大師兄的名字最正常了,叫做離風眠,就是坐我爸身邊的那個。”

  明月順著鞏簡卿的手望去,一個溫潤翩翩的貴公子。

  離風眠抽了抽嘴角,但是還是努力維持風度,心里一陣慶幸,幸好自己的名字比較正常,不跟自己那兩個二貨師弟一樣,要不然真的能叫做諧音三兄弟了。

  看著小師妹朋友的目光望來,離風眠展開笑容,點了點頭,打了個友好的招呼。

  既然人家都對自己打招呼了,明月揮了揮手算回應。

  鞏嶼也就是鞏簡卿的老爸,表面上特別淡定,好像在思考什么問題。

  實際上心里卻在咬著小手絹。

  嗚嗚嗚……,老婆,對不起你,我把我們的小公主養成了這樣,看看那粗魯的行為,能一屁股把兩個師兄都給推下去,我沒臉見你呀。

  被推下去的兩個師兄干脆破罐子破摔,直接就坐在地上,愛咋滴咋滴吧,地上又不是不能坐,我們只是兩條咸魚,不想翻身。

  介紹完了之后,鞏簡卿賊兮兮的湊到自己老爸旁邊,離風眠很自然的就站了起來,生怕自己變成自己兩個師弟一樣的下場。

  既然大師兄都讓位了,鞏簡卿順勢一屁股就坐了過去。

  抱著胳膊就開始問了起來。

  “爸!這是怎么情況啊?是不是有個大東西,可是這事也不像啊,來的時候并沒有看見這座山上面有黑云呀。”

  “這里的確有個大東西,而且比我們想象的都強大,可能是因為過于強大,能夠掌握自己的氣息,所以在外表上才沒有顯現出來,也有可能是因為這座莊園的陣法。

  畢竟這座莊園是按陣法來建的,能夠壓制一些怨氣也是有可能的,現在眾多道友都來了,成敗就看今天晚上了。

  等下注意帶著你的朋友跑遠一點,別動不動就湊到附近,就你這小身板,還不夠人家鬼王塞牙縫的。”

  鞏簡卿知道自己不是那么強,但還是嘟著嘴巴反駁道:“人的一張嘴就那么大,鬼的應該也大不了,他有那么大的牙縫嗎?”

  那邊的鞏簡卿父女兩個在討論今天晚上的事情,離風眠卻坐到了明月的身邊。

  兩個人坐在一起異常尷尬,為了緩解氣氛,離風眠開口說道:“你的名字是明月吧?”

  人家都開口問了,明月也不好意思不回答。

  “嗯,是的,就是明月當空的明月。”

  “不錯,是個好名字。”

  說完這句話之后,兩個人又沉默下來。

  明月覺得好尷尬呀。

  但是坐在一起總不可能兩相沉默,之前人家都挑了話頭子,這一次應該輪到自己。

  于是躊躇了一會兒,開口問道:“嗯,我直接叫你的名字可以吧?”

  離風眠點了點頭。

  “當然可以。”

  “離風眠,如果今天晚上是一個大東西,你們一般是要用什么道具的呀?”

  離風眠想了想,開口說道:

  “像這種大東西,大門派都會拿來自己的法器,像我們這種小道觀,一般就是自己煉制的桃木劍和符紙以及其他的一些小道具。”

  然后指了指明月手上的一串珠子,也就是鞏簡卿剛剛給自己的。

  “就像手上的這串珠子,是簡卿給你防身的吧,這個也是一種小道具,能夠抵擋一定的鬼怪攻擊和鬼怪身上怨氣和煞氣的侵染,在一定的關鍵時刻可以保命。

  面對這樣的大東西,我們也只能在外圍打打下手,牽制牽制大東西,給其他人爭取機會,畢竟這種大東西是百年以上才能修煉而成。

  怨氣煞氣非常的重,只有那些修煉多年的人才有可能制服。”

  “噢!原來是這樣,這一次來了這么多人,是不是意味著這個東西特別厲害。”

  離風眠想了想,不確定的開口說道:

  “這個還不能太過于確定,不過看鬼怪已經害死幾個人的狀況來看,東西是絕對小不了,一切的情況只能等午夜12點鬼怪出來才能夠準確判定。”

  “噢!”

  兩個人在一問一答之間,聊的也算是比較和諧。

  鞏簡卿用眼睛偷偷的撇這邊,看見兩個人成功的聊起來了,還嘿嘿嘿的笑幾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