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穿成男主他媽我躺贏了 > 第205章 原世界7
  明月這邊五個人圍在一起,時刻防備著攻擊。

  鞏嶼去通知其他人,不一會兒所有人都警戒起來了。

  所有的人群開始聚集,鞏嶼把明月五個人也帶了過去,讓明月和鞏簡卿站到里面去。

  鞏簡卿雖然學過一些,但是現在也是個半吊子的水平,根本就不可能抵抗這種強度的鬼怪攻擊,一旦正面攻擊,絕對會立即死翹翹。

  明月站在人群中,看到周圍的人,頓時覺安全感爆棚,一些厲害的大師全都圍在外圍,注視著上方的眼睛,眼睛越來越多越來越多。

  像明月剛剛開始看的時候,還會像天上的繁星一樣,遠距離的,但是后面變得密密麻麻,快到12點的時候,所有的眼睛全部來到了頭頂上的大概三米左右的位置。

  看得清清楚楚的,明月強迫自己也看了上去,手緊緊的抓著鞏簡卿,腿一直的在抖。

  看上去之后密密麻麻的眼睛全部注視著自己,身上的所有雞皮疙瘩全都跳出來了,有種想立馬逃跑的沖動。

  鞏簡卿這個時候也是呀,雖然她也見過一些捉鬼的場面,可是這種大場面,平生都沒見過呀!!

  鞏簡卿看了看站在自己前面的三個師兄和老爸,頓時覺得安全感滿滿的,努力的鼓勵自己不要尿褲子,這要是真尿出來了,她一個女孩子真的是沒臉見人了。

  這個時候突然從左手腕傳來劇痛,鞏簡卿轉頭看過去,就看見明月的雙手緊緊的抓著自己的左手腕,那掐的用力程度自己手都紅了。

  看著明月那張瑟瑟的發抖的臉,鞏簡卿很想就這么算了,但是手臂真的是承受不了明月的緊張,饒了我的手臂吧!

  于是憋著一張臉,努力控制自己顫抖的聲音,小聲的跟明月說:“明…月,你…能不能不要掐…我,抱著…我的手臂也好呀!不要…掐我!”

  明月緊張的整個人都快抖成篩子了,實在是上方的眼睛實在太多了,密密麻麻全都湊在一起,不僅僅是密集恐懼癥,那可是人的眼珠子。

  嗚嗚嗚……

  救命!!

  這個時候聽到鞏簡卿的聲音,明月都感覺自己的身體又抖了一下,聽清楚了之后,默默的松開自己的手。

  把鞏簡卿的一條胳膊全部抱懷里了,整個人緊緊的貼著鞏簡卿,恨不得抱她身上。

  時間很快就來到了12點。

  周圍本來有著現代燈光的宅子瞬間變換了一個場景,變成了一座比明月之前看到的宅子更加古香古色豪華的古宅。

  周圍現代明亮的燈光也變成了一個個紅燈籠弱小的蠟燭光,隨著陰風微微的晃動著,原本明亮的院子瞬間暗了下來。

  明月只覺得自己眼前突然一黑,周圍全都變成了非常弱小的光芒,這個場景可把明月嚇了一跳。

  又看了看周圍的場景,渾身都打著寒顫,咋沒過幾秒,連地方都換了呢?

  而且看著周圍建筑的形態,咋像自己呆的那個古代世界的建筑呢?

  明月他們正在在一個公園的廣場之內,突然就從公園的一條小路進來一群丫鬟裝扮的人。

  看見這一群人,所有人都警戒起來了,全都準備應對隨時可能出現的危險。

  那群丫鬟捂著手帕嘻嘻笑了起來,那聲音異常的靈動和嬌俏,就像是一群普通的人。

  帶頭的丫鬟走過來先福了福禮,開口說道:“眾位客人,遠道而來辛苦了,我們主子有請,請隨我們而來。”

  所有的人都不知道她們的葫蘆里賣的什么藥,所以沒有一個人動,現在看樣子絕對是在一個幻陣里面。

  這要是真的行差差錯,萬一觸碰了其他的殺陣,那絕對是有人要死亡的,所以沒有人敢動。

  之前的總指揮已經商量好了,就是這次國家的帶隊代號叫做龍騰,沒有龍騰的命令,所有人一動不動全都警備著。

  那個丫鬟見所有人都沒有動,繼續維持著她的微笑,又用帕子捂著嘴巴繼續笑起來。

  “眾位客人好生無禮,不遞拜帖便進本府,現在我主人好脾氣請你們進去,你們竟然敬酒不吃吃罰酒。”

  龍騰向前一步,拱手示意,開口說道:

  “這位小姐,我們來自公元2016的炎黃國,你們現在所處的這個時代是我們時代的100年之前。

  雖然不知道為什么在100年前你們這里會全部覆滅,但是經過100年之后,你們殺戮我們那個時代的人。

  他們都是無辜的,而你們無緣無故殺害他們,我們這次來是為他們討個公道。

  而且無論你們遭受多么大的委屈,你們也不應該殺害無辜的人,你們在陽間做的事,陰間都會一筆一筆的記錄,何不轉世,投胎迎接新生。

  世間因果自有循環,善惡終有報。”

  “好一個世間因果自有循環,好一個善惡終有報!”一道低沉的男聲應道。

  這個時候從竹林外的小徑走來一個人,身穿一襲青色濡衫,頭戴玉冠,面容威嚴,一看就是高門大戶的主人。

  那個帶頭的丫鬟連忙介紹道:“這是我們李府的老爺。”

  那個男人仔細的打量了一下龍騰,開口說道:“你叫什么名字?也是道教的?”

  龍騰一聽這話,繼續拱手,平靜的開口說道:“這位李先生好,我是龍騰,是炎黃國官方道教的,是此次行動的帶領人。”

  “龍騰?”那個男人驚訝的問道。

  “沒錯。”龍騰不卑不亢,謙虛有禮的說。

  “沒想到經歷百年之后,既然現在有人敢叫這個名字,在我們那個時代可是直接被砍頭的,不過這也算是個好名字,可惜入了道教。”

  面對這話,龍騰沉默不語。

  那個男人又繼續開口道:

  “我在這里也有百年了,自從被殺起一直游蕩在這一片土地上。

  后來被這一座宅子鎮壓,直到最近幾年才能出來活動,也算是比較寂寞,家里除了一些熟悉的人再也沒有外人進來過。

  你們是這百年來第一次進來做客的客人,雖然你們是道教的,我還是很歡迎的。

  你們可否聽聽我講講我的故事。”

  “前輩請說。”龍騰并沒有直接動手,能夠溝通的就溝通嘛,現在是文明社會,動不動動手是不好滴,如果能夠和平解決也很好呀。

  那個丫鬟先去旁邊拿出一張凳子過來,放到了那個男人后面,然后又去沏了一杯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