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穿成男主他媽我躺贏了 > 第211章 女主跟鬼王跑了3
  弄好小子暢畫符的工具之后,明月就收拾收拾拿點錢,去廚房拿了一個菜簍子出門買菜了。

  買菜的地方也不遠,就在附近。

  出門的時候還正好碰到隔壁的邱卉一手挽著菜籃子,一手牽著小雨靈出來。

  邱卉是附近村子里面一個比較樸實的婦女,為人善良大方,相貌比較婉約。

  因為陳、秦兩家是世交,所以邱卉和原主相處的比較好。

  至于為什么這兩家是世交,他們兩個人的丈夫也沒有解釋,只是這樣說。

  至于兩個男人的父母他們只字未提,只是說在戰亂的時候不小心死了,后來的劇情也沒有說。

  邱卉看到明月走出來,揚起了笑容走過來。

  “秦家嫂子,你也出來買菜呀?子暢呢?”

  小雨靈也在后面乖乖的跟過來,羞澀一笑,乖乖的叫了一句:“珠雨姨姨。”

  明月先回答了邱卉的話。

  “是呀,這不快中午了嗎,準備買點新鮮菜回去做飯,至于子暢還在那里畫符呢。”

  邱卉心里明白,子暢這孩子自從他父親死了之后,就一直在努力修煉練習,以前天天跑到自己家,帶著自己女兒出去玩。

  自從那件事情之后,一下子變得特別勤奮向上,已經好久沒有來找過自己女兒了,最近的一次還是幾天前自己女兒去找他。

  但是這話也不能表面上說出來,秦大哥已經死了一年了,秦家嫂子好不容易從悲痛中走出來,自己可不能哪壺不開提哪壺,自己家男人早就囑咐過自己了。

  所以立馬轉移其他的話題。

  “秦家嫂子,我們今天去哪個菜場啊?我跟著你,你最會挑菜了,跟著你準沒錯。”

  然后親親熱熱的挽著明月的手。

  明月摸了摸小雨靈的小辮子。

  “哎!小雨靈真乖,都知道叫姨姨了,珠雨姨姨帶你去買菜菜好不好?”

  小雨靈今天梳的是一個雙馬尾辮子,用兩根紅繩扎著,穿了一身喜慶的小紅衣,紅暈肥嘟嘟的小臉蛋看起來異常喜慶,一雙異常干凈的圓溜溜大眼睛盯著明月,簡直就是一個小萌娃。

  聽到明月的這話,奶聲奶氣的回答。

  “好噠,珠雨姨姨帶小雨靈去買菜,走啦走啦。”

  說完這話之后,小小的一個人咻的一下就從明月的手下跑開,兩只小短腿掄的跟個風火輪一樣,一顛一顛興致沖沖的往前面跑。

  那身體搖擺的幅度,好像下一刻就要摔一個大馬哈。

  看見小雨靈跑得飛快,邱卉尷尬的笑了一聲,然后連忙向小雨靈單跑的方向喊了幾句。

  “雨靈!跑慢一些,小心摔跤。”

  然后又轉頭跟明月說:

  “秦家嫂子,我們走吧!”

  明月點了點頭,兩個人手挽手,另一只手一人拿著一只菜籃子往菜市場而去。

  小雨靈在跑了很遠之后看見娘和珠雨姨姨還在后面慢慢走著,看了看周圍全都是陌生人,然后又顛顛的跑回去了。

  兩個人來到菜市場,先挑挑揀揀買了一小把青菜,在攤子上又看見了有人在賣活兔子,明月買了一只兔子準備回去給小子暢加餐。

  小雨靈看到那毛茸茸的兔子,眼睛都亮了,蹲在身邊恨不得湊上去。

  看了看兔子又看了看自己娘,然后又看了看明月手上提著的兔子。

  然后眼睛亮晶晶的跟娘說:“娘,我們也買兔兔!!兔兔好吃!”

  這話可把攤主逗笑了,對著明月兩個人就說:

  “這小孩子一般看見兔子都是想摸摸,你們這小孩倒是特殊,一見到活兔子就想吃。”

  邱卉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反正自己家里也不差,掏錢也撿了一只大肥兔子。

  兔子的四只腳已經被綁上了,邱卉本來是想揪著耳朵放在菜籃子里面的。

  但是小雨靈已經抱上手了,死活都不撒手,邱卉想拿上來也沒有法子。

  看了看兔子的腳已經被綁上了,雖然雨靈還小,但是走了幾步看著抱的也挺穩的,也就任由她了,反正兔子的腿被綁上了跑不了,大不了等小孩子興夠了自己再拿著。

  小雨靈興奮的抱著一只大肥兔子就跟在明月和邱卉后面。

  面對路上行人的注視,小雨靈挺了挺自己的小胸脯,一副很驕傲的樣子。

  嘴里還在不停的念著:“兔兔!吃吃!!麻辣,紅燒……”

  兩個人后面又去了豬肉攤,一人又剁了一斤豬肉才回家。

  明月回到家之后,先去廚房把兔子給殺了,然后用刀剁成一塊一塊的,開始燒兔肉。

  在燒兔肉的時候又把紅燒肉給切了切,把菜給洗了洗,先把紅燒肉做了最后再做菜。

  等這些菜做好了里面鍋里的米飯早就燜好了,因為兩個人都是修煉之人,所以飯量都比較大。

  等明月把所有飯菜都弄好之后,時間也差不多來了中午。

  到了中午,讓小子暢把桌上的符紙和其他東西收收,把菜端過去,然后又拿一個大飯盆把所有飯也給勺了過去,兩個人坐在小子暢定制的桌子上吃飯。

  雖然這個桌子對明月來說是比較矮的,但是從屋子里面拿出團蒲作為坐墊高度還是不錯的,勉強可以接受。

  在家里也沒有什么食不言寢不語的規矩,明月先給小子暢添了一大碗飯,放到他面前,然后就開始問問他剛剛練習的成果。

  “子暢,剛剛練習的怎么樣呀?現在符紙能不能夠畫完一半了呀?”

  小子暢現在雖然平時沉默寡言,但是對于自己娘的話還是會回應的。

  小子暢板著一張臉,一邊從菜碗里面夾菜一邊回答明月的話。

  “還好,現在能夠畫完一半了,只是有些地方的轉折處還是畫的不夠好,可能是因為我現在力氣太小的原因。”

  “哦,沒關系的,你現在還小,力氣不足是有原因的,慢慢練習就好。

  畫符是不能心急的,心急吃不了熱豆腐,所以要慢慢畫,集中精神多次練習,總會成功的。

  還有就是多吃點飯多吃點菜,長高了長壯了力氣才會變大。”

  小子暢板著一張包子臉,一邊吃飯一邊點頭嗯嗯。

  小子暢因為年齡太小,所以握筆的力氣不夠,而原主雖然天賦沒有小子暢好,但是現在還是能夠畫出最基本的符,對于這方面,還是能夠教導一下小子暢的。

  而且因為原主之前的老師是原主的丈夫,這段記憶明月有,等一下自己偷偷練習一下,應該很快就能撿起來,然后按照記憶來教小子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