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穿成男主他媽我躺贏了 > 第224章 女主跟鬼王跑了16
  至于自己男人,王春花表示自己要大義滅親,大帥才是真理,自己要幫助自己男人走上正道。

  就是這樣沒錯,正道才是前途,我們要保護百姓,抵抗外敵,沖呀!

  段忠德帶著一幫子兄弟,截了一大筆東西回來,高高興興的往山寨里面趕,一眼就看見了寨門門大開,自己婆娘正在門口等自己。

  頓時心里一甜,嘿嘿嘿……

  婆娘心里還是有自己的,不愧是我辛辛苦苦砸下重金去丈母娘娶的媳婦兒,就是這么貼心。

  還得意洋洋的跟跟在自己后面的二當家李彥哲炫耀。

  “二當家,就叫你找個知冷知熱的婆娘,你看你現在,回家連個暖被窩燒炕的媳婦都沒有,每天衣服還要自己洗,大老爺們怎么能這樣呢。

  你看!”

  然后用手指了指王春花,整張面皮笑得跟個菊花一樣。

  “我婆娘這么晚了還在等我,等一下我們回去就……,你看你一個人守著冷床,獨守空房。

  也該聽我說說了,等一下回去就在寨子里面給你挑個婆娘。

  就王大膽他家的閨女不就可以嗎,別挑了,你現在今年都二十六了,再挑下去就成老光棍了。”

  李彥哲溫柔的淺笑著無奈的搖搖頭:

  “大當家,我們兩個對婆娘的要求不一樣,要是跟王大膽的閨女在一起,我感覺我此生都了無興趣,最起碼最少是個識文段字的,要不然我怕我活不下去一輩子。”

  段忠德嘖了一聲,自己可是天天念叨,這個二當家就是不娶,自己也不管了,愛咋咋樣又不是自己兒子。

  反正自己老婆熱湯孩子都有,現在就是人生巔峰,至于二當家這個老光棍還是不要說了吧!

  老光棍李彥哲并不知道大當家這樣稱呼他,李彥哲覺得自己才二十六,正處于風華正茂的年紀,找不到合適的靈魂伴侶,李彥哲覺得自己可以一生不娶。

  這說話的功夫,段忠德已經走到了寨門口,一過去就把站在那等著的婆娘給抱了起來。

  就是感覺吧,今天的婆娘眼睛有點不對,發綠光的,看著怪瘆人的。

  按理說不會這樣呀,自己昨天晚上可是……,自己的老腰都快要累斷了,真的是不用四十如狼似虎,三十就可以。

  段忠德把婆娘放下來,不自覺的摸了摸自己的老腰,今天晚上要慶祝所以不用,明天晚上一定得扛住,要不然那方面被婆娘懷疑,自己大當家的臉面往哪擱。

  照例把東西拖到庫房之后,所有人都去大堂喝酒慶祝了,只留了幾個值班的在外面。

  等一下喝了的兄弟過去輪換,至于有人偷襲,這種問題不用想,最近有沒有什么大軍閥,都是平民小老百姓,而且警局那些廢物人數都不夠,咋能偷襲到這里山上來。

  不過最近的有一個鎮子里面有個挺厲害的婆娘收了一百號人,對于此,段忠德是不屑于顧的,一個婆娘還能收一百個人?肯定是哪里的謠言。

  段忠德豪氣的大手一揮,讓兄弟們把地窖里面的酒全都給抬上來,這一次的收獲可頗豐,得好好慶祝,今晚不醉不歸。

  至于端酒的人,自然是各家的婆娘,王春花指揮。

  這個時候地窖正進行著不為人知的下藥過程,王春花指揮著已經被洗腦的婆娘把酒蓋給掀開,放了足量的迷藥進去,然后又給蓋上,一壇壇的給端上去。

  王春花:我要為大帥立首功,之后我就是大帥身邊的人!為大帥瘋為大帥狂為大帥哐哐撞大墻。

  所有的男土匪都坐在喝酒的大堂里,隨著一壇壇酒上來,眾人就喝嗨了。

  至于防備,防什么備,自己家的酒壇,自己家的婆娘,難道還會害他們不成?

  眾土匪婆娘:為大帥瘋為大帥狂為大帥哐哐撞大墻,至于男人,又不是藥死,只是讓他們昏迷昏迷,給綁緊時,接受大帥心靈上的洗禮,靈魂上的升華。

  眾多土匪越喝酒越嗨,李彥哲雖然不怎么喝酒,但是遇見了這么大的喜事,還是被眾多在里的兄弟灌了一杯又一杯。

  成為第一個被喝趴下的人。

  段忠德紅暈著臉,腳步有些不穩,哈哈大笑,指著李彥哲都說:

  “看看!看看!你們真是太過分了,竟然第一個就把二當家給灌醉了,簡直該罰,罰你們今天喝到不醉不歸!”

  眾多酒鬼在下面大聲的應了,又繼續開始吃吃喝喝,陸陸續續許多土匪都倒在桌子上,就像是喝醉了睡死一樣。

  段忠德這個時候眼睛也有些朦朧了,酒勁再加上迷藥的作用,感覺天地都在晃動,這種感覺他很熟悉,就是喝醉了。

  看了看下面全都醉倒在桌子上的兄弟們,還哈哈大笑嘲笑:“都是一群廢物!喝酒都喝不過老子!今天晚上不醉不歸。”

  提起自己手上的酒壇,又灌了進去。

  下一刻酒壇啪嗒一聲掉在地上碎成了無數的碎片,酒水全部濺了出來。

  段忠德直接向后一仰,整個人摔倒在地上,醉暈過去了。

  王春花一直在觀察大堂內的情況,才發現所有的人全部被自己迷暈過去之后,滿意的點了點頭,自己可是立了首功!

  然后步子飛快的,跑去明月身邊報信,生怕別人搶了她的功勞。

  明月帶著一眾人過來,發現所有的土匪全都暈倒在桌上,帶著人就把所有人全都給捆了起來,梱嚴嚴實實的。

  因為迷藥的程度不是很高,所以迷倒的時間不會太長,到了天亮,李彥哲第一個就醒過來了。

  昨天他被那些兄弟灌了酒,但是因為他的酒量很小,所以很快就被灌暈了,迷藥喝的也很少,所以第一個就醒過來了。

  李彥哲睜開眼睛,本想動動身體伸個懶腰,結果唉唉,怎么動不了了。

  咋回事呀?

  問一下子可把李彥哲徹底給嚇驚醒了,低頭一看自己身上怎么捆著繩子,怎么動都動不了。

  有人攻打上來了,趁兄弟們喝酒直接把人全部綁了。

  這是李彥哲第一想法。

  但是抬一眼卻看見了門口那守著的不是王大膽的婆娘和女兒嗎?

  這是咋回事呀?

  然后又轉頭看看周圍的人,哦吼,昨天出去的土匪全被綁了,全在昏迷中,一個個還打著老大的呼嚕,那睡的老香了。

  “醒了?”一道微婭的聲音從后面傳來,這明顯就是一個女人的聲音,而且年紀還不小。

  ------題外話------

  嘿嘿,把昨天的給補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