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穿成男主他媽我躺贏了 > 第228章 女主跟鬼王跑了20
  系統都快沒眼看了,剛剛宿主心里還在吐槽呢!結果自己還不是一樣。

  雙標狗!!

  在明月到達大堂沒多久,在王大膽閃電般的通知速度下。

  幾個副官和軍師全都來了。

  每個人臉上都是興奮的神情,幾個人商量了一下,照例還是之前的程序,先派幾個人過去打探打探,了解情況之后一鍋端。

  眾人激動地搓搓手,眼睛里全部都冒著綠光,畢竟小錢錢誰能不愛呢~

  只要我被搶的勤快,一夜暴富不是夢

  這樣的冤大頭請給我們來一打!!

  在第二天下午的時候,打探的人員就回來了。

  打探小分隊的隊長就是段忠德,畢竟他以前也是當過土匪,經常到各個山上到處亂竄,那小手段玩的溜的很。

  段忠德回來之后并沒有那么興奮,好像是被什么東西壓制住一樣。

  一言不發的就坐回自己的座位上,整張臉黑的跟個鍋底一樣,陰沉沉的,眉頭皺的死緊,像是在壓制怒火一樣,拳頭狠狠的握著。

  好像是到了一個爆發點,抬起一拳頭就狠狠的砸在桌子上,把本不結實的小桌子都錘出了一條裂痕,桌子上放著的茶水都給震下去了,碎瓷片和酒水灑一地。

  這可把旁邊盯著他想要知道情況的明月一眾人嚇了一跳。

  “干他娘的!簡直就是畜生!tmd就是一群該瘟死在茅廁里面的人,簡直就是敗類!

  說他們敗類都是在夸獎他們!就應該千刀萬剮,被閻王拖到十八層地獄里面去!!

  氣死老子!氣死老子了!!!”

  口吐芬芳之后,胸口劇烈的起伏,忍不住又錘了一下小桌子,小桌子這回光榮退役,變成了破裂的木頭架子,散落了一地。

  明月看段忠德氣成那樣,知道現在肯定是問不出來了,只能把眼神望向段忠德的副手王大膽。

  王大膽也是一臉氣憤,恨不得把那群土匪千刀萬剮,活生生的扔進油鍋里面炸幾回才解氣。

  看見眾人的目光放到自己身上,嘴里就直接禿嚕了出來。

  “那群該死的土匪!簡直就應該被打下十八層地獄,一點人性都沒有,就應該…………”

  “說重點。”明月只好提醒道。

  王大膽本來在口吐芬芳,利用自己今身學到的各種精華詞匯都用到他們身上。

  但是聽見大帥的話,立馬停止了自己的口吐芬芳,開始講了起來。

  “我和段副官去打聽那座匪寨的事情,照例先去附近的村子打聽打聽,結果你們知道我看見了什么?”

  不等明月他們問,王大膽又繼續開口。

  “那些該死的土匪!竟然把那個村子的所有女人全都給搶走了,錢財糧食搜刮一空,許多被阻止的男人不是被打斷手就是被打斷腿,有些甚至直接被一刀殺死。

  到處都是鮮血,到處都是尸體殘骸,時不時還能看見被侮辱的女人尸體。”

  說到這里,鼻頭涌起一股酸意,眸中迅速漾滿淚水,拳頭狠狠的攥了起來,手上和額頭上的青筋暴起,好像下一秒就要發狂。

  “而且!”

  王大膽說完這兩個字后吸了吸鼻子,眼淚不由自主的滴落在臉龐,整張臉因為憤怒全部充紅,哽咽著說道。

  “而且,你們知道我在路上還看到什么了嗎?是孩子!孩子們……”

  接下來的話,王大膽說不出口了,一個大老爺們,泣不成聲。

  這后面的話沒有說出來,但是在場的所有人都明白。

  糧食是對他們有用,可以吃。

  女人也對他們有用,可以滿足他們的獸欲。

  而孩子呢?對于那些土匪來說根本就沒有任何用處,孩子們老實還好,萬一沖動一些。

  沒有用處的東西他們會怎么做出什么來呢?

  不用想也知道。

  明月聽完這些話,內心溢滿怒火,狠狠的攥著自己的拳頭,指甲把肉掐的發白,手上的青筋根根分明,像是在彰顯明月的憤怒。

  嗓子發干,聲音不由自主的發啞,眼中同樣也溢滿了淚水,胸口像堵了一塊石頭一樣,怎么也喘不過氣了。

  明月仰著頭把淚水逼回去,努力的呼了口氣,才說出接下來的話。

  “地方摸清楚了嗎?

  人數打聽清楚了嗎?

  巡邏崗哨的輪換打聽清楚了嗎?”

  王大膽連忙點點頭。

  “大帥!都打聽清楚了,地方是在王家村后面的幾座大山深處,人數大概在兩百人左右,全都是青年壯漢。

  巡邏崗上的輪換是白天一班晚上一班,守衛不是很嚴實。”

  “今天晚上行動!那些渣渣!就應該早點下去給孩子們賠罪!!”

  明月扔下一句話就往外走,準備去拿自己這一段時間的勞動成果。

  明月這段時間試著把一種毒藥給配置出來,這種毒藥是師叔的拿手好戲,最適合逼供用。

  這種毒藥有一個非常好聽的名字——極歡。

  表面上的意思是讓人前往極歡之地,實際上是一種蟲卵,這種蟲卵被人服下之后,會迅速吸收人體的營養,在人的體內迅速孵化。

  但被逼供者享受到身體一點點被吃掉,萬蟲啃食的痛苦,看著自己的身體一點點的被吃掉。

  從肚子開始,擴散為兩波,一波把下身給吃掉,一波慢慢的從肚子到胸口再到脖子再到腦子。

  心臟和腦子是最后的食物,直至把犯人啃成一具具光潔的白骨,極歡才會慢慢死亡。

  并且這樣的過程是緩慢的,整整有七天,在這七天內,被啃食的人都會因為極樂孵化的蟲卵所散發的特殊信息素非常清醒,在完全清醒的狀態下發生這一切事情。

  明月當初知道這種蠱蟲毒藥的時候還是瑟瑟發抖,生怕自己沾染上一點。

  師叔剛開始研究的時候也是興致沖沖,但是真正研究出來,去大牢提了個死刑犯試驗之后。

  師叔就有點沉默了,本來還想把這種毒藥上供上去,但是覺得還是有點太過損陰德,于是毀掉了毒藥,終生也沒有在制作這種藥。

  明月本來是想試試的,試試過了這么多個世界自己的手藝有沒有退步,而這種毒藥制作難度超高,是最適合檢驗的。

  明月本來準備明天就銷毀的,結果果然是冥冥中自有天意,現在正好派上了用場。

  這種毒藥是遇水就化的,最適合下在水里。

  土匪晚上總要吃飯吧,吃飯總要用水吧,這個時候就是最適合的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