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穿成男主他媽我躺贏了 > 第241章 女主跟鬼王跑了33
  把家里的一些事情都處理好之后,明月就收拾收拾帶著王小花和一些人就去山寨里面了。

  王小花現在可不得了,在整個隊伍里面,靈力能夠排第三,第一是自己第二是小子暢,也是非常刻苦了。

  而且在學習過程中展示了自己強大的學習能力,對于軍法一道非常的有天賦,現在可以說一個小頭頭了,掌管一萬的兵馬。

  本來這一次明月是不準備帶的,但是王小花死皮賴臉的就要跟著去,說家里的事情已經安排到自己的副手了,自己只需要偶爾下來,管管重要的事情就可以了。

  人家都自己安排好了,明月也沒有拒絕,帶著人就上山了。

  本來小子暢和小雨靈也要去的,但是明月直接拒絕,表面上的理由當然是兩個人還小,需要多增加歷練,一直修煉會導致根基不穩。

  實際上是你們兩個不出去,劇情怎么開始呀,涼拌呀!

  對于這個理由,他們兩個人并沒有反對,他們出去的次數著實有點少了,得出去歷練。

  小子暢可沒忘記自己父親的死,對于那個千年鬼王小子暢可是勢在必得的。

  但是他不知道的是,那個千年鬼王的功力有多么的大,可不同于其他千年鬼王。

  即使聚集這個世界的所有道門,可能殺不了,除非是有一些秘法,不過那樣代價很大。

  除非是滅宗,否則人家是不可能拿出來的。

  明月包袱緩緩的上了山,在閉關的偶爾之處時不時聽著他們的消息。

  在三個月過后,那個劇情點正式開始了,小雨靈已經被慈修文給擄走了。

  明月這一天正在朝陽中打坐,仔細的感受著這太陽的熾熱之力,這一刻的靈力是最充足的,也是效果最好的,如果想積攢靈力根本就不可能錯過這個時間。

  所以明月來到這個世界之后根本就沒睡過幾個懶覺,天天早起,為了適應自己的生物鐘,明月只能晚上七八點就乖乖上床睡覺。

  這對于以前來說,根本就是不可能的好吧,可是現在……

  卑微的打工人,只能當社畜。

  人間不值得!!

  嘆了嘆一口氣,準備繼續。

  這個時候突然從遠方走來一個渾身鮮血的人,看見明月的時候,原本渾濁悲痛的眼睛變得亮了亮,隨即又恢復了渾濁。

  明月感覺有人在盯著自己,轉頭看向那個人,這個人怎么這么熟悉?

  然后又仔細看看身形,噢!這不就是自己的那個便宜兒子嗎?

  看到渾身是血的樣子,肯定是小雨靈已經被慈修文給擄走了。

  明月跳下平臺,快速往那邊走去,正好扶起了快摔在地上了小子暢。

  小子暢睜了睜眼睛,想要說什么,但是沒有力氣了,整個人直接昏了過去。

  明月把人打橫抱,抱著人就進了房間,仔細把脈發現大部分只是外傷,恢復個一個月左右就差不多,于是立馬就開始準備藥草。

  熬藥,把藥灌下去的三天后,小子暢才悠悠的醒了過來。

  小子暢醒過來的時候,明月正好把藥端來。

  小子暢一看見明月,直接拖下床握住了明月的手,黑色的藥汁直接摔在地上。

  “娘,娘,雨靈她被原先害死爹的那只千年鬼王給擄走了,得趕快去救她,要不然就晚了!”

  小子暢一臉焦急,顧不得自己身上有傷,拖著身子想要下來,結果沒想到腿一軟直接摔倒在地上。

  明月這個時候也管不了藥汁了,先把人給抬上去。

  “我知道,我知道,你先上床,把所有的情況給我說說。”

  明月把小子暢抱上了床,自己坐在床沿。

  小子暢努力按耐住自己激動的心情,顫抖的開口說道:

  “我和雨靈本來是接了一個任務,至于幫助一家人家除鬼的,結果沒想到那只鬼正好就是那只千年鬼王的手下。

  在我快要把那只鬼給除掉的時候,千年鬼王趕過來了,直接就把我擊傷在地上,雨靈為了護住我,擋在我前面攻擊。”

  說到這里的時候,小子暢忍不住的滴了兩滴眼淚,然后抿著唇,重新深呼吸了幾口,又繼續開口。

  “結果沒想到,那個該死的千年鬼王竟然說雨靈是他尋找了千年的愛人,還說要喚醒雨靈千年前的記憶。”

  說到這里,忍不住用自己受傷的手捶著床沿,結果沒想到明月的手正好放在那里,剛好被錘了個暴擊。

  明月:嗚嗚嗚……我真TM好冤呀!我招誰惹誰了,你捶床就捶床吧,你為啥要錘我呀!人間不值得,我要回農村。

  明月默默的收回自己的手,用靈力緩解一下,小子暢這個時候還沒有意識到自己錘到了哪里,整個人都陷入小雨靈被搶走的事情當中。

  小子暢用雙手握住明月的雙肩,眼睛帶著絕望的發亮。

  “娘!娘!我們去救雨靈吧,我們去救雨靈吧,她現在一個人在千年鬼王那邊,一定很害怕,如果我們不去救她,她真的會沒命的。”

  明月看著這么激動的小子暢,心里也是很心疼的。

  誰說不是呢,畢竟這兩個孩子算是自己從小看大的,由以前的小蘿卜頭變成現在亭亭玉立的大姑娘和瀟灑不羈的大小伙,十幾年的感情呢。

  明月按捺住自己的心情,冷靜的開口。

  “子暢,你先冷靜,先冷靜,我們一起去也只是送死,我們兩個人功力也差不多,如果去了也是白去,直接會被千年鬼王擊殺。”

  “嗚嗚嗚……難道我們就不去了?我沒有雨靈我真的活不下去。”

  小子暢心里其實明白這個道理,他們就算所有人去也只能送死,那可是千年鬼王,千年的積攢怎么可能是他們區區十幾年的修煉就可以打敗的。

  抱著明月就痛哭起來,自從三歲之后他從來都沒有這樣哭過,三歲的時候是痛失父親,現在將要痛失愛人了嗎?

  真的好恨呀!即使自己努力修煉了十幾年,也改變不了什么,結果現在還搭進去了雨靈。

  感覺有一股從上至下的冷氣,貫徹至全身,快要把自己拉進無盡深淵。

  明月一看這就是快走火入魔了呀,連忙又繼續開口。

  “我們兩個不可以,還有其他道門呢,其他道門一定會有方法,我們可以去傳承最為悠久的茅山,他們那里說不定有方法,而且這個千年鬼怪坐亂了這么多年。

  這一次肯定是要除掉的,要是再讓他這樣下去,不單單只是亂世,還有陰陽攪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