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穿成男主他媽我躺贏了 > 第264章 小宮女求生記(期中任務)11
  可不就是奔赴戰場嗎,說不定到時候再撕逼一下。

  自己早上把御花園擼了可是有很多人看見了,但是理由自己只跟管理御花園的總管事說了。

  御花園的總管事是皇上的心腹,所以不太可能把這件事情透露給陳靜云。

  噢!是想抓著這件事情來惡心一把方拂濃。

  明月眼眸流轉,腦子里面閃過眾多想法。

  一群人漫步前行,很快就到達了光禿禿的御花園。

  ???

  怎么回事?

  昨天還花團錦簇的御花園怎么變成這樣了?只剩下一些光禿禿的枝干和花苞,偶爾有一些花朵點綴在一起,與之前的盛景完全不能相比。

  和明月前來摘花的幾個宮女下意識的心虛了一下,明月鎮定自若,好像這眼前的場景就應該發生一樣。

  方拂濃知道明月是個吃貨,但是沒想到明月擼的這么狠,幾乎把整個御花園的花全部給擼光了,全都剩下一些綠桿桿。

  想了想院子中那里一大片曬著的花瓣,本來今天出來的時候還夸了兩句,覺得非常好看,但是現在看見御花園的場景。

  沉默了……

  皇上最開始的時候還沒反應過來,還在震驚是誰擼的,擼的真是干凈,一整朵一整朵地擼,連根毛都沒留下。

  轉眼便想到今天早上的那封信和今天中午的鮮花糕點。

  嗯嗯……

  這好像也有自己的一部分功勞,而且中午的鮮花糕點還挺好吃的。

  撇了撇旁邊面無表情的方拂濃,看見她手指下意識的彎曲一下,就知道這件事情絕對是她今天早上干出來的。

  不過隨即又想了想,至少擼花的時候還想到自己,能向自己問問,還給自己送來鮮花糕點。

  頓時覺得這一片綠桿桿也不是那么刺眼了,別有風味。

  “哎呀!誰這么大膽,竟然把這御花園的花全都給摘了,這個御花園可是擁有眾多珍稀花朵,而且那顆七色玫瑰,可是當是珍品。”

  陳靜云裝作驚訝的驚呼,引出今天的話題,雖是驚呼,但是卻不失禮儀,顯得異常單純可愛。

  七色玫瑰,方拂濃想到了自己中午吃的那個涼菜,好像就是七色的,還挺好吃的,不愧是珍稀花朵。

  皇上聽到這七色玫瑰就想到了自己中午吃的鮮花餅,自己當時還在奇怪鮮花餅怎么會有七種顏色,原來來自于這兒呀。

  見眾人都沉默,陳靜云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但是直覺告訴她,這個時候絕對不能再挑事,會有很嚴重的后果。

  但是還是不死心,皇上經常來逛御花園,說明是很喜歡這些花朵的,方拂濃她今天早上派人把這些花朵給擼了,不惡心一下她都對不起她這十一天的盛寵。

  抬頭看了看皇上臉上的神情,發現并沒有發怒的跡象,本來張口欲出的話憋了回去,絕對是有什么隱情,要不然皇上肯定會發怒。

  “這花是誰擼的?”

  皇上聲音平淡,絲毫聽不出發怒的跡象。

  實際上心理活動異常活躍:嘿嘿嘿……,今天中午的鮮花餅還挺好吃的,得把人找出來再得做點。

  明月聽到皇上點自己,走出隊伍,站在了皇上面前,低頭絲毫不敢直視天顏。

  “皇上,是奴婢今天早上帶人過來擼的花朵。”

  皇上抬頭看向明月所站之處,見只是一個普通的丫頭,相貌平平。

  繼續開口提問:

  “今天中午的鮮花餅是誰做的?”

  明月鎮定自若,反正有那封信,自己的小命絕對丟不了。

  “回皇上,中午的鮮花餅是拂瀾宮的廚娘所做,采用的原材料正是這御花園的眾多花朵,通過精心烹飪制成。”

  皇上點點頭,嗯了一聲。

  “晚上我去拂瀾宮用餐,多準備一些,尤其是鮮花餅,再做一份讓我帶回宮中晚上批奏折吃。”

  “是,皇上。”

  等明月說完這句話之后,皇上揮揮手讓明月回到自己的位置,明月順勢就回去了。

  陳靜云站在旁邊沉默不語,內心不知道在想什么,但是表面上還是依舊那么陽光單純,但是眼眸明顯比之前的深了很多。

  手上狠狠的攥著帕子。

  今天晚上又去拂瀾宮!

  很快就調整了自己的情緒,開始插入話題。

  “噢,原來這御花園的花朵被姐姐宮里的婢女摘去做食物了呀,也是可惜……”

  至于可惜什么,并沒有說出來。

  “沒什么好可惜的,花開了也是會落下的,最美麗的時刻已經綻放,做成食物讓皇上品嘗,是那些花朵的福分。”

  方拂濃看著陳靜云不輕不重的說了一句,隨后靠在皇上懷里,眼眸深情的注視皇上的眼睛,就像皇上是她的天一樣。

  “是不是呀!皇上~”

  皇上懶得管這兩個女人的勾心斗角,只是覺得中午的鮮花餅確實好吃,十分直男的點點頭。

  “沒錯,反正都會落入泥土,在最美麗的時刻能被我吃了是它們的福分,這食也消的差不多了,我先回寢宮。”

  然后轉身甩手而去。

  陳靜云的臉頓時就白了,手微微的顫抖著,像是遭受了什么重大打擊。

  可惜這副樣子并沒有被皇上看到,還演一場戲。

  眾人福身恭送皇上。

  “哎呀,陳靜云,你還是不長記性呀,你就認命吧,你這種口腹蜜餞的人,是人都不敢跟你在一起。

  要不是你掩飾的好,說不定這京城你的名聲就爛透了,你這副樣子也沒人看呀,我們可都是女人,同為女人,看你這個樣子只會……”

  后面的話意味深長,就留著陳靜云自己去猜想。

  方拂濃打了個哈欠,覺得是時候該回去休息休息了,并沒有管陳靜云還呆站在那里,轉身就走。

  對于這種人,實在沒必要和她生氣,她不配,還浪費自己的口水。???.

  方拂濃覺得這個人不配讓自己這么費心,慢搖搖的就走回宮中,轉身也是風情萬種,人間荷爾蒙。

  主子都走了,明月這些人自然隨之跟上,回去寢宮。

  陳靜云臉色鐵青,再不復之前的氣質,雖然內心恨不得把方拂濃千刀萬剮,但是這是御花園,萬一皇上回來看到了自己這副樣子。

  努力的忍下內心的郁氣,重新揚起之前的笑容,帶著兩個丫鬟就回去了。

  回去之后如何發現自然沒有人知道,一般像這種大家族的貴女,身邊的丫鬟都是非常信任的,家族安排的,所以并不會傳出什么不好的傳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