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穿成男主他媽我躺贏了 > 第278章 小宮女求生記(期中任務)25
  那十幾個人張著嘴,愁眉苦臉,看向那三只成年猛虎,剛剛被踢在樹上的疼痛還沒有緩解,現在又來這個重擔。

  而且那可是成年猛虎呀!

  一只差不多就五百斤,就自己這瘦弱的小身板,五個人抬一只還差不多,而且還是非常費力的那種。

  這個地方可是中圍,離外圍的話走過去至少得要兩個鐘頭,而現在還要抬著一只猛虎,妖壽呀!

  一個胖墩墩的胖子舉手示意,語氣帶著一點幸慶的說道。

  “我們在附近有馬,你讓我們過去,我們把馬趕過來背回去。”

  顧冠書點點頭,把重劍重新背回去,并不為之所動,似笑非笑的看著他們心虛的眼神。

  呵呵!想以這個借口跑,門都沒有。

  “抬著!把這三只老虎抬著去馬的地方。”

  說完這句話之后一掌向旁邊的樹,樹從中間攔腰斬斷,啪嗒一聲就倒在了另一邊,樹干不停的在搖動著。

  眾人看了看那粗壯的樹,又看了看自己的這個小身板,這要是一拳過來,自己絕對一命嗚呼。

  只能自我分工,艱難的把那三只猛虎抬了下來,一邊抬還在一邊帶路,走向有馬的地方,心里滿是希冀。

  皇上本來是想直接回去的,但是想了想,除了這三匹馬,應該還有十幾匹的,于是繞著附近走了一圈,果然就看到了十幾匹馬。

  對著后面跟來的顧大將軍說了一句。

  “把這些馬趕回營地。”

  陸大將軍表面上沉著應是,實際上心里也是笑嘻嘻。

  自己那個兒子的個性自己可是了解的很,最多就自己走回去,三只猛虎絕對會抓那一群壯丁抬回去。

  敢攔截自己的兒子搶戰利品,活該他們受累,這樣還便宜他們了。

  手上迅速的把這些馬趕走,牢牢的跟在皇上后面。

  陳紛飛在趕到這里的時候就已經發現馬不見了,不用想就知道是誰趕走的。

  但是那可是皇上,他能怎么辦,只能打斷牙咽下去憋著唄!

  而且皇上當時也沒說什么,說明這件事并不大,自己后續也沒有什么問題。

  幸慶自己剛剛跑得快,要不然等顧冠書反應過來,自己也得背著猛虎回去,到時候臉不丟大了。

  運氣輕功,便向駐扎地的方向飛去。

  十幾個老黃牛勤勤懇懇的把牛背到放馬的地方,結果一根馬毛都沒看見,心里拔涼拔涼的。

  面對顧冠書似笑非笑的眼神,他們有口難言,只能硬扛著頭皮,背著這足有一千五百斤的猛虎向森林外圍走去。

  十幾個人吭哧吭哧的背著猛虎,顧冠書和兩個小廝在后面悠哉悠哉的走著。

  顧冠書還好,心里并沒有什么感覺,時不時還看看沿路的風景。

  那兩個小廝可是心里樂開花了,看著以前那些高高在上的貴族貴公子現在苦哈哈的全身是汗背著那么重的猛虎步履艱難的往外面走,這個場景一看就很令人舒適,回去吹牛都有資本了。

  今天是最后一天,能夠決出誰是榜三的日子,眾人翹目以盼就等著顧冠書回來統計結果。

  一般的時間段在傍晚所有人就應該回來了,因為晚上的森林特別危險,很容易出事故,所以大家就默認傍晚回來。

  結果沒想到今天是個例外,顧冠書還有其他的十幾個少年都在森林里面沒有回來,這可把一些溺愛孩子的老母親急得團團轉。

  想請示皇上進森林尋找,但是最終得到的答復是不用擔心,再過一兩個時辰就會回來。

  貴婦們雖然不知道皇上為什么這么說,但是金口玉言總不能說謊,于是按捺住自己,點著火把在森林外圍等著。

  果然如皇上所料,在天完全黑下來之后,一群人背著猛虎就回來了。

  十幾個貴公子苦哈哈的在前面背著三只猛虎,顧冠書帶著兩個小廝在后面悠哉悠哉的走。

  這個詭異的場景令眾人沉默,怎么是徒步走回來的?

  進去的時候不都帶著馬嗎?

  面對眾人的各種情緒,顧冠書揚起純良的笑容,一副受眾人照顧的樣子。

  “說起來還是多謝眾位仁兄,在路途中我們不小心遺失馬匹,結果眾位仁兄非常熱心的幫我背了獵物回來。”

  說完拱拱手,一副感謝的樣子。

  “多謝各位仁兄了,現在已經到了森林外圍,已經到了駐扎地,你們就不用那么熱心還背著了,現在放下來吧,馬上就有下人過來收拾了。”

  這些話,鬼都不信!

  背著猛虎的十幾個人在心里怒吼,但是能咋辦,自己還被抓了小辮子呢!

  只能把猛虎摔下來,喘著氣,倒坐在地上,全身是汗咬牙切齒的的說不客氣不客氣。

  雖然眾位貴夫人詭異的覺得絕對不是這樣,但是自己兒子都這么說了,大人也不好插手孩子的事情,只能命下人把自己家的孩子帶走了。

  等眾人走光之后,堯明從旁邊的草叢竄了出來,一邊出來還一邊拍著自己的身體。

  “這些該死的蟲子,就喜歡咬小爺,喜歡小爺也不用這樣吧!”

  拿起地下的一個未燃燒的火把,從袖子的口袋里面拿出打火石,把火把點燃然后屁顛屁顛的去看了看那三只老虎,一邊走還一邊嘖嘖的點點頭說不錯不錯。

  “分我兩只唄,反正你的排名都那么超前了,少兩只也沒有問題。”

  堯明打量完老虎之后轉頭看一下自己的好基友。

  顧冠書拍了拍衣袍,翻了個白眼。

  “我要你府中的域外馬,黃色的那一匹。”

  面對這個要求,堯明思考了一下,反正明年還有,而且黃色的那個也黃不拉嘰的不好看,直接點了頭。

  等下人過來之后,拖著猛虎就上了馬車,前去登記地。

  這個時候登記的地方就等著顧冠書回來然后把排名弄出來明天報告給皇上。

  堯明舉著火把走上前去,指著馬車上的老虎說:

  “這里有兩只是我的,你們登記登記。”

  說這話的時候絲毫沒有臉紅,就像這是正常情況一樣。

  登記的人嘴角抽了抽,南寧王這五天可是直接睡了五天,每天睡到正午時分起來,第一天搶了皇上的鹿,這最后一天更是玩了一把大的,搶了顧冠書那兩只老虎。

  看了旁邊的顧冠書沒有說話的樣子,只能認命的登記,人家自己都沒有意見自己逼逼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