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穿成男主他媽我躺贏了 > 第280章 小宮女求生記(期中任務)27
  看著這南寧王府富麗堂皇的建筑,一看就是下了大本錢的,聽青竹這樣說走的是皇上的私庫。

  那皇上不就是個純純提款機呀。

  青竹先把明月帶去了住宿的房間。

  明月現在擔任的是堯明的貼身侍女,所以住在堯明旁邊的一個附屬院子里面。

  雖說是附屬院子,但是也特別大,各類桌椅板凳床凳是全部俱全。

  整個院子相當于小四合院,有正屋和左右廂房。

  明月是唯一一個貼身侍女,還沒有其他人。

  所以這么大的一個院子暫時全部由明月所有。

  被褥之類的生活用品青竹之前已經向管家領取了,正放在明月堂屋的床上。

  等明月把自己的用品放下來之后,青竹又帶著明月去熟悉最重要的賬房所在地。

  南寧王的賬房是皇上另外派下來的一個人,管家還要管那些退伍士兵的生活忙不過來。

  賬房離堯明的住所并沒有多遠,走個一刻鐘就到了。

  等穿過一個圓門來到了一間房子里面,明月下意識的看了看牌匾。

  賬房

  額額額……

  的確有夠簡單粗暴。

  走進屋子里面,里面放著一張大大的木桌,一個人在那里皺著眉頭審視賬目打著算盤,還有另外三個人在那里忙忙碌碌,好像是在分門別類。

  青竹走上前去拱手,舔著笑臉對那個人說:

  “魯帳房。”

  那人聽見青竹的聲音抬了抬眼,眼神掃了明月一眼繼續低下頭去撥弄著算盤,手上還不停的在寫著賬本。

  “嗯,怎么了?昨天領的一萬兩銀子又沒了?”

  “不,不,不。”

  青竹連忙搖頭說話。

  “這不是爺最近多了一個貼身侍女嗎,我帶她過來給你看看,下次領銀子也好領。”

  “好,我看清楚了,沒有事就趕快走,看到你我眼疼。”

  魯帳房頭也不抬的說,眉頭還是緊緊皺著的,不停的在撥算著算盤寫著賬本。???.

  青竹絲毫沒有介意魯帳房的臭臉,就跟沒事人一樣歡快的說了一句:“好嘞!”

  隨即示意明月跟著自己出去,等走到很遠一段小路的時候才跟明月解釋。

  “魯帳房是皇上派下來的,而我們爺平時又花銷比較大,而且做的是有點過分,所以就成了現在這個樣子。

  不過你也不用擔心,魯帳房雖然臭著個臉,但是想拿多少就拿多少,爺說多少就是多少,不用在意。”

  青竹說這話的時候臉上帶著一抹壞笑,好像想到了以前的事情,不由自主的就嘿嘿嘿了起來。

  明月一臉霧水,到底是因為什么事情呀?

  但是青竹并沒有解釋,而是跟明月介紹府里其他的地方,差不多把所有的地方都逛了一遍之后,時間也來到了下午五六點的樣子。

  兩個人把王府重要的地方差不多都走了一遍,走的氣喘吁吁,明月感覺自己腿都快斷了,不過幸好大部分地方都是用不著的,只用跑賬房、廚房和堯明的住所就可以。

  青竹一看時間差不多了,帶著明月就前往廚房。

  之前就知道明月飯量很大,所以堯明提早吩咐了廚房多做些飯菜。

  等明月和青竹到達廚房的時候,已經圍滿了一大群人,全都是一些身有殘疾的士兵,一個個排隊在哪里領飯。

  看見青竹領著明月過來,還使勁的瞧了明月兩眼。

  有一個斷了一只手的兵嚎著大嗓子叫了一聲:

  “青竹小兄弟,這姑娘是你打哪拐回來的呀?看樣子才八九歲。”

  旁邊的其他人也在七嘴八舌的詢問起哄。

  青竹面對著這群老兵絲毫沒有退讓,揮著手就哎了一聲。

  “說什么話呢,這是主子從宮里要的貼身侍女,以后就是我們爺的貼身侍女了,大家看看,記記樣子,省的被當做陌生人給抓了起來。”

  聽這話,那些人才停止了起哄,紛紛盯著明月猛瞧,好像要把她的樣子記下來一樣。

  感受著眾人的眼光,看著這一個個身患殘疾無家人的士兵在這里暢快大笑,絲毫沒有因為自己的身體缺陷而傷心,看樣子應該在這里生活的很好。

  面對這些保衛自己家園的士兵明月也忍不住的笑了笑,先給大家鞠了一躬,帶著笑意開口介紹:

  “各位好,我是春花,以后就是爺的貼身侍女,初來乍到,在王府里還得托大家多多照顧了。”

  眾人紛紛響應,看到明月雖然是個小丫頭,但是看到自己這些人的斷手斷腳和疤卻沒有恐懼,說明也是一個有膽識的,怪不得南寧王把她從宮里要出來當貼身侍女。

  喧鬧了一陣,眾人又歸為平靜,和自己的戰友聊天開始打飯。

  明月和青竹拿好自己的飯碗也跟在后面排隊,青竹的碗還比較正常,明月的吃飯家伙就是一個大勺子。

  “你這是干嘛呀?怎么只拿了個大勺子,快去拿碗呀,沒碗你怎么吃飯呀?”

  青竹一臉奇怪的看著明月。

  明月羞澀一笑,像是緊張的捏了捏勺子。

  “你等一下就知道了。”

  排隊的速度還是很快的,不一會兒就到了明月和青竹。

  青竹排在前面,打了一點飯,站在旁邊看著明月。

  明月羞澀一笑,走到一桶飯前面,把勺子放了上去。

  然后蹲下,雙手觸摸大桶,像是端一碗飯一樣把這個桶給端起來了,很是輕松的走到打菜人的面前。

  再次羞澀一笑。

  “麻煩這位大哥了?”

  ???

  在場的人都懵了,這新來的小丫頭咋回事?那一桶飯不說有一百斤吧,至少五十斤是有的,自己搬起來還得喘個半天的氣。

  結果沒想到這個瘦瘦小小的小丫頭,隨隨便便就端了起來,看那輕松樣,絕對不是裝的,要不是桶限制了人家的發揮,說不定能一手提起來。

  打菜的人看著自己面前的這個大桶,之前王爺是交代下來多煮幾桶米飯,新來的貼身侍女是一個飯量很大的人。

  雖然開始自己不以為意,但是還是按照王爺的命令做,今天晚上特意多做了幾大桶飯。

  沒想到來的是一個小丫頭,剛剛還在心里想著今天肯定要浪費了,結果沒想到這個人還是真的猛,直接拿桶吃呀!

  “你確定?直接把菜打到這飯桶里面?我們王府可不興浪費,吃多少打多少的。”

  明月肯定的點點頭,這一桶飯算什么,精神力在手,多來幾桶都無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