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穿成男主他媽我躺贏了 > 第283章 小宮女求生記(期中任務)30
  這就是土豪嗎?

  果然,走皇上的私賬這個操作真是溜翻了,這就是不用自己掏錢的快樂了嗎?

  “你在這里跟這匹馬好好熟悉,我先去看看爺那里怎么還沒來,平常要是聽到了有汗血寶馬,肯定跑的跟兔子一樣,今天怎么這么慢還沒回來。”

  說完這句話之后,青竹就往來的方向跑回去了。

  在之前的時候,明月特意量了一下自己的身高,自己現在我的身高大概是在一米二左右,而這匹高大的白馬至少兩米。

  明月看向那匹高大的白馬,那匹白馬也睜著自己濕漉漉眼睛渴望地看著明月。

  一人一馬面面相覷,明月走上前來到柵欄外,那匹馬下意識的就把頭伸了下來蹭蹭明月的臉。

  感受著這匹馬的溫和,明月突然覺得這匹馬需要一個非常溫柔的名字——如花。

  “你以后就叫如花了。”

  如花還不知道明月給它取了這個慘不忍睹的名字,還以為這是一個好名字,高興的打了打響鼻。

  旁邊的馬夫嘴角抽了抽,爺新來的這個貼身侍女審美是有點吧子奇特。

  “你把柵欄打開,把如花牽出來,我等一下要騎它出去。”

  明月轉頭對著馬夫說,看著馬夫那嘴角的抽搐,還特意關心的問了問。

  “你今天身體不舒服嗎?怎么嘴角都抽成那樣了。”

  馬夫連忙擺手,上前來把這個柵欄打開,然后去旁邊的屋子里面拿出馬具。

  在這個空隙,明月牽著韁繩把如花牽了出來,果然如青竹所說,如花性格非常溫順。

  兩個人合力把如花的馬具給弄好了,弄好之后明月還特意騎上去試了試。

  旁邊的馬夫都驚呆了,還以為這個小丫頭馬術一般,結果沒想到人家行云流水,一踩就上去了,那身手,那動作,那流暢度,簡直跟王爺有一拼了。

  這時從遠處跑來兩個人,后面的一個人梭梭的在揮舞著馬鞭,那速度都快帶出殘影了,一邊追著前面的人一邊甩鞭子,雙腿還在快速的疾跑。

  嘴里嘶聲力竭的狂吼。

  “堯明!你給我快一點,我還想去看汗血寶馬,這要是慢一點,說不定其他人也接到消息了,馬早就被別人訂走!”

  前面的人捂著屁股,絲毫沒有顧及形象,在后面人打屁股的威脅下,也在拼命的奔跑。

  嘴里還在不停的挑釁。

  “我不就多睡一會兒,那汗血寶馬在那里又不會跑掉,就算是賣,人家也是拍賣,而且拍賣的時間在正午時分,你看看現在才什么時辰,用得著那么快嗎!”

  顧冠書都快氣的冒煙了,這個懶鬼,真的是飽漢不知餓漢饑,他倒是走的皇上的私賬,平時府里的馬都是使臣進獻過來的,要不到就到皇上面前打滾撒潑,總歸是要得到的。

  而自己就不一樣了,有沒有北疆的線,根本就沒有渠道,只能眼巴巴的盯著城外祥和馬莊每年拍賣的馬,本來以為今年拍賣過了不會再有,結果又來一批。

  這要是錯過了,自己又得整整等一年了。

  至于去年的馬。

  去年的馬配不上今年的我。

  要騎就騎最新版本的馬,要不然怎么能配得上我秋獵第一名的豪華名次呢。

  越想越氣,揮舞著自己手上的馬鞭,嗖的一聲又一鞭過去。

  準確命中堯明捂住的屁股蛋,把前面的人打的更快了一點。

  果然,潛力還是逼出來的。

  “不知道現在是巳正了,都只剩一個時辰了,加上路上的時間,他不都沒多少時間了嗎,你要是耽誤了我拍賣,你看你今天的屁股蛋能不能保得住。”

  嗯嗯嗯……

  這兩個人確定是自己當初在秋獵上看到的那兩個少年嗎?

  風光霽月,鮮衣怒馬,這兩個詞語他們現在完全不沾邊,頂著一張俊美的容顏,一個揮舞著鞭子盯著人家的屁股蛋,一個捂著自己的屁股蛋拼命的奔跑。

  怎么看怎么像兩個沙雕變態。

  距離產生美這句話誠不欺人。

  明月暗暗心疼自己的眼睛,眼睛,你辛苦了,今天辣到你了。

  堯明真的是受不了了,如果騎著自己的寶馬全速前往祥和馬莊只需要半個時辰,本來自己還想多睡會兒的。

  結果這個喪心病狂的沖進自己的房間,一把把自己拉了起來,要不是自己極力阻止,說不定就拖著自己穿著中衣就出去了。

  好不容易等自己穿好衣服,往外走的時候,人家不滿意自己的速度,一鞭子抽過來甩個鞭子在自己后面追。

  不知道這是誰的府邸嗎?不知道這段時間他是要靠誰的嗎?竟然敢在自己的府邸抽著鞭子追著自己。

  路上的那些人還哈哈大笑,絲毫沒有來解救自己的意思,真的是淚奔。

  好不容易最近一段時間維持住了自己的形象,而且自己還要了一個崇拜自己的貼身侍女。

  看看那白馬上的小侍女呆呆的樣子,真的是尊嚴盡毀,不給你一點教訓,你真的是要上天了!!???.

  兩個人的馬上早就牽出來了,一來到馬棚,兩個人立馬翻身上馬,頭也不轉的往外面騎過去。

  如果忽略顧冠書手上的鞭子,這確實是一副很唯美的畫面。

  在遠處,這個時候終于出現了青竹氣喘吁吁的身影,看見兩位爺奔馬急馳而去。

  跑過來牽出自己的馬就上去了,然后對著明月說一聲走,等明月的馬走在前面,他跟在明月后面。

  走的路并不是百姓眾多的地方,而是專門規劃給馬急馳行走的道路,沒走多久,很快就從最近的道路出了城。

  等明月和青竹到達祥和馬莊的時候,兩個人正趴在一頭馬面前嘖嘖稱奇,那手法,那動作,如果對象不是一匹馬,明月都以為他們在調戲良家婦女。

  那是一匹高大健壯的白馬,馬身流暢,總體偏瘦,毛發發亮,簡直就是愛馬之人的夢中情馬。

  除了他們兩個人,旁邊也有一些其他的人,只不過礙于他們兩個人在那里,所以都不敢湊近前。

  仔細的觀察一下,哦吼,大部分都是去參加秋獵的熟人。

  看來這一匹馬就是這一場拍賣會的中心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