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穿成男主他媽我躺贏了 > 第286章 小宮女求生記(期中任務)33
  有了這個兒子,真的是栓Q。

  當初就應該射在墻上。

  顧大將軍氣得臉紅脖子粗,大步走過去,在顧冠書沒有反應過來的時間直接點穴,抬手一揮直接拎起了衣領,像抓只小雞一樣給拎了起來。

  顧冠書因為被點穴了,所以根本動彈不了,只有眼睛在表示著自己的憤怒。

  堯明,你這個叛徒!

  堯明施施然的從后面走上來,拍著巴掌,幸災樂禍。

  “哎呀呀,這是誰呀?

  噢!這不是秋獵的榜首顧冠書嗎?”

  在說這句話的時候,特意放大了聲音,保證整個拍賣行的人都能聽得見,而且回音還在不停的響著。

  榜首顧冠書嗎?

  顧冠書嗎?

  ……

  慢悠悠的走上去,伸出自己罪惡的小手手摸了一把顧冠書白嫩的臉蛋,手感細膩,摸完之后還摩挲一下,一副回味無窮的樣子。

  嘴里還在不停的嘖嘖。

  “這手感,簡直就可以與……”

  似笑非笑的眼神,后面故意沒有說出來,讓拍賣行的人有足夠想象的空間。

  所有人的目光全部集中到顧冠書白皙的臉蛋,心里已經不由自主的代入自己在花樓的感覺。

  顧冠書整張臉已經通紅,恨不得把自己面前的這個損友千刀萬剮,太過分了,太過分了!

  這不是在所有人面前敗壞自己的名譽嗎?

  顧大將軍這個時候絲毫沒有走的意思,是時候讓自己這個蠢兒子丟丟臉,好好補償自己去年掏空家底的仇了。

  任由堯明怎么戲弄也絲毫沒有阻止。

  滿意的看著顧冠書眼中的怒火,堯明知道不能再做的過分了,這要是再越雷池一步,自己下回絕對是跑不掉的。

  “顧將軍,你看我成功的為你阻止了你的兒子,讓你少欠了十萬貫的外債,你該怎么感謝我呀?”

  堯明笑嘻嘻的對著顧大將軍。

  “南寧王殿下有何要求盡管提,只要我能做得到的事情,一定會滿足。”

  當然,錢財除外,自己好不容易辛辛苦苦經營一年,這些錢可不能流出去,這個臭小子的老婆本自己都沒攢夠呢。

  堯明聽到這話臉上的笑容愈盛,毫無廉恥心的開口。

  “前幾天我在打獵的時候用一匹黃色的汗血寶馬換了令郎的兩只老虎,但是,那匹汗血寶馬我真的很喜歡,可否請令郎割愛,把那匹汗血寶馬重新歸還。”

  汗血寶馬!

  顧大將軍的眼睛一亮,低頭看在自己手上已經氣得發抖的蠢兒子,咬咬牙,不給這個臭小子一個教訓,這下回還是敢干,自己真的是要變賣將軍府給他還債。

  “當然可以,我替冠書做主了,那匹汗血寶馬自動歸還南寧王殿下。”

  突然腦子一轉,嘴角勾起笑容,繼續開口。

  “聽說冠書把雨霖劍幫忙由你保管,你看現在我要帶著冠書回府了,這雨霖劍……”

  兩個人雙目對視,紛紛露出了狐貍般的笑容。

  堯明想了想自己跪的那兩天兩夜,看著那氣的眼睛通紅,已經開始發抖的顧冠書。

  緩緩開口:“自然可以,我稍后派人把雨霖劍歸還府上。”

  兩個人意見達成一致,雙方都得到了好處,唯獨被點了穴的顧冠書遭受雙重打擊,失去那一匹黃色的汗血寶馬,失去了下面那一匹白馬的拍賣資格,還失去了雨霖劍。

  一箭三雕,穿心透哇。

  顧大將軍聽到這個滿意的消息,拱拱手便道:

  “南寧王殿下,我帶著這逆子先回府了,至少在三月內,這逆子都不會出來,我在府中靜候南寧王送來雨霖劍。”

  堯明這一回很有風范的點點頭。

  顧大將軍見堯明同意了,便拎著氣的腦袋上都快冒煙的顧冠書興高采烈的回家了,等著雨霖劍自動回歸自己的懷抱。

  等顧大將軍走后一刻鐘,拍賣會重新開始,這個時候的堯明并沒有停留下來拍賣,而是帶著明月和青竹便開溜了。

  以最快的速度趕到府中,迅速前往賬房處領了幾萬兩銀票,然后就開始打包行李。

  ???

  明月還是一臉懵逼,怎么就打包行李了?

  面對明月的疑問,青竹顯然很是平靜,都不用問原因,直接就給明月解釋。

  “爺要是真的把雨霖劍給了顧大將軍,小顧將軍出來之后肯定要把爺打個半死的,所以最好的方法就是開溜。

  雨霖劍放在府中,除了皇上誰也拿不走,顧大將軍更不可能闖進府中,所以最好的方法就是出去遛一彎再回來。

  只要打包平常用的衣物就可以,其他的東西都可以用銀子解決,速度快一點。”

  。。。。。。

  對于這個方法,明月無話可說,這一波生意簡直賺翻了,白白的把自己的馬給要回來,而且不至于把顧冠書得罪的太死,順便坑了一把顧大將軍。

  堯明活到現在真的是上天保佑,多虧了他南寧王身份。

  明月在這邊打包自己的行李,堯明那邊收拾好自己的東西之后,給自己皇兄寫了一封信派小廝送入宮中。

  然后的明月和青竹來了之后,三個人抄著近道秘密的騎著馬就出了京城。

  等顧大將軍接到消息暴跳如雷之后,明月他們已經走了半天路程了。

  三個人悠哉悠哉的騎著馬在官道上,準備在天黑之前前往另外一個落腳地點。

  剛剛出城的時候,三個人駕駛馬匹全力奔跑,等跑了差不多一個半時辰之后,就慢慢的停了下來悠哉悠哉的走。

  一邊欣賞路上的風景一邊開始討論去哪里游玩。

  堯明騎出來的馬還是明月上次在秋獵森林外看到的那一匹高大白馬。

  青竹騎的也是一匹上好的馬匹,馬匹全身黑亮,肌肉線條完美,在奔跑時速度也是上佳,一看就是一匹血統優良的戰馬后代。

  明月騎的自然是自己選的那一匹白馬如花,別看如花平時溫溫柔柔,極為溫順,但是在郊外撒起蹄子來,那奔跑速度也是杠杠的,絲毫不比青竹騎的那一匹馬速度慢。

  堯明放松著身子,悠哉游哉的任白馬自己行走,時不時就從馬脖子上掛著的點心袋子里面掏出一個小點心塞進嘴里,瞇著眼睛問青竹。

  “青竹,我們到哪個地界了?”新筆趣閣

  青竹這個時候也沒有駕馭馬匹,任由馬匹自己跟著爺的馬走,手上拿出地圖,開始尋找自己的所在地,看一下天上的太陽,然后確定行走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