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穿成男主他媽我躺贏了 > 第287章 小宮女求生記(期中任務)34
  “爺,跟著這條官道走,在天黑之前我們應該能夠到達佳永縣。”

  堯明若有所思的點點頭。

  佳永縣啊。

  趁著這個空隙,明月駕馬上前,微弱的說了一句:

  “爺,你忘記了我每七天還要進宮一趟嗎?”

  堯明這個時候還沒反應過來,下意識反問。

  “你進宮干嘛?我不是……”

  突然想到了什么,好像是有這個事情哈,當初自己把春花要過來的時候,皇兄是說春花每七天就要進宮一趟。

  可現在出都出來了,這要是回去,被顧大將軍給抓到了那不是玩完了,所以,就當自己忘記了,大不了回去的時候讓春花去宮里多住兩天。

  就這樣愉快的決定了。

  想通之后直接擺擺手,毫不在意的說了一句。

  “沒事,這件事情以后再說,你現在跟著爺出去游歷就可以,正好我已經好久沒有出京了,這一回我們就去書中所說的浩瀚大海走一趟,見見那一望無際的海到底是怎么樣的。”

  見堯明這樣說,明月心里雖然很擔心方拂濃,但是也不可能自己一個人回去呀,畢竟自己現在的主子是眼前的這一個人。

  之前因為太急,所以想說沒有說成,等這個時候閑下來了才把這件事情說出來,既然堯明說不要緊,那說明肯定是不會讓自己回去的,只能按下心來,繼續跟著走。

  說完這句話之后,明月又退了回去,跟在青竹后面。

  三個人正悠哉悠哉的在官道上走,這個時候突然從旁邊的樹林里面竄出來一個不明物體,仔細一瞧是一個衣著破爛的女人。

  那個女人好像早就知道明月三個人會路過這里,直接沖著就過來了。

  這一下子把堯明嚇了一跳,為了防止馬匹踩踏到那個女人,立馬調轉馬頭往旁邊側過去。

  這一舉動正好方便了那個女人,那個女人撲上來一把抱住了堯明的大腿。

  “貴人,救救我救救奴家,奴家身后有追的人,他們要把奴家抓回去,求求您幫幫奴家。”

  在這個女人說完這句話之后,森林里面突然竄出一伙人出來,兇神惡煞的叫著那個女人的名字。

  “菊花,菊花,你跑哪里去,趕快給我回去老老實實的接客,要不然有你好看的!”

  聽到這個聲音,那個女人瑟縮一下,更加的楚楚可憐,眼淚一滴一滴猶如珠落玉盤一樣滴了下來,哭的絲毫不狼狽,反而有種令人憐惜的沖動。

  雖然那邊有著兇神惡煞的一群人,但是明月心里真的很想吐槽,這又不是演瓊瑤劇,正常人遇見這種事情不應該哭得稀里嘩啦,眼淚鼻涕一大把,哪能哭得這么美。

  這么令人憐惜,那眼淚還一滴一滴的下來,真的是牛逼,真當我們是傻子嗎?

  很快那一群人便過來了,帶頭的人是一個滿臉絡腮胡,膀大腰粗的男人。

  看見明月三個人的裝束,眼中明顯的冒出一股驚喜,只不過這一股驚喜只是一閃而逝,如果不是明月仔細觀察說不定都看不到。

  那個男人走上前。

  “這位貴人,這個臭娘們名叫菊花,是我們春風坊的歌妓,今天趁我們不注意逃了出來,請貴人行個方便,讓我們把她帶回去。”

  說完這話,還狠狠瞪了一眼緊緊抱著堯明大腿的菊花,看樣子回去一定會好好收拾。

  菊花被瞪了這一眼,更加楚楚可憐了,開始講著自己悲慘的經歷。

  “貴人,求求你救救奴家,以后奴家一定為你當牛做馬,奴家本是一戶農家的女兒,因為哥哥愛賭博,直接把奴家賣給了青樓,這一次是奴家好不容易跑出來的。

  如果這一次被他們抓回去,奴家的清白身子是真的沒有了,求求貴人救救奴家,以后奴家一定會為貴人當牛做馬。”

  然后放開堯明的腿,開始趴在地上拼命的磕起頭來,那架勢,像是要把自己的頭磕破一樣。

  這個時候坐在馬上的堯明像是一個局外人一樣,看著這一群人在演著大戲,這場戲還演的挺像的嘛。

  真當他是一個普通的十四歲少年嗎?

  身在皇室,什么勾心斗角他沒見過,能夠在后宮風風光光的從小活到大,真以為他真的是個草包嗎?

  正好路上無聊,陪著這幾個人玩一玩也可以。

  深深的看了一眼菊花,抬頭看一下那個男人。

  “為這位姑娘贖身多少銀子?”

  那個男人本來還在瞪著菊花,聽到堯明說這句話,立馬笑成了菊花,點頭哈腰的回道。

  “這位貴人,菊花的贖身銀子只需要一萬兩銀子就可以,只要您拿出這個錢,我立馬放這個人跟你走。”

  “一萬兩銀子,也不多嘛!”

  堯明眼角微瞇,像是一個紈绔公子一樣。

  那個男人聽見這話,笑容更加的真實,連下面不停地在磕頭的菊花這個時候也微微激動起來,原本楚楚可憐的神情不由自主的也露出了笑容。

  不過這個笑容是朝下的,明月用精神力探查才能看得到。

  在這些人驚喜的瞬間,堯明又突然來了一句。

  “可是我怎么覺得她不配呢!”

  原本兩個人欣喜的神情瞬間僵硬下來,菊花這個時候也不磕頭了,突然抬起頭來,眼神和神情更加的可憐兮兮,眼淚一顆一顆流的更歡了。

  嘴里不停的哀求,又繼續抱上了堯明的腿。

  “嗚嗚嗚……

  求貴人救救奴家呀,奴家要是落入煙花之地,以后可怎么活呀,求求貴人救救奴家這條命,以后奴家一定會為您當牛做馬,求求貴人救救奴家這條賤命,求求了。”

  抱著堯明的大腿,企圖用自己可憐兮兮的眼神感動堯明。

  那個男人聽見你這話,原本笑著的面容立馬兇狠起來,左手一揮。

  對著自己后面的幾個人說:

  “把菊花這個臭娘們給我拖回去,既然貴人不為她贖身,她就是歸我們所有了。

  客人還在等著呢,等我們把菊花抓回去呢,這可是個初身子,這初夜可是能賣好大一筆價錢。”

  說完之后下意識看了看堯明的神情,見堯明不為所動之后心里暗暗呸了一聲,孬種!

  后面的幾個龜公立馬上前,粗暴的把菊花的手一點點扳開,像拖掃把一樣拖了回去,再拖的時候還時不時揩兩把油,臉上冒出猥瑣的笑容。

  這要是正常人看見這個場景,肯定會上去打抱不平,更何況像堯明這樣十四五歲的少年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