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穿成男主他媽我躺贏了 > 第290章 小宮女求生記(期中任務)37
  正在帶著手下巡邏的城防隊長聽到手下報告有人在行人行走的街上縱馬疾行,立即帶人追了上來。

  正想下命令讓士兵把這三個狂徒給攔下來,簡直不知死活,竟然敢違背皇上制定不能在行人路上縱馬疾馳的規定。

  哪來的人這么不知死活,這種人就應該立馬拿下壓入大牢等候皇上發落。

  這個時候,堯明一行人正好從他面前縱馬馳行,往皇宮而去。

  馬匹快速奔跑,帶起的冷風哐哐的往隊長臉上拍。

  原本快要說出口的話突然梗在喉間。

  那張臉,那身影,那馬匹,還有腰間的那塊令牌,怎么有點詭異的熟悉。

  突然腦子里蹦出一個人,所有的信息全部對上,這不就是南寧王那個混世魔王嗎?

  下意識的便舉起了手,阻止手下上前追。

  “隊長,那三個人這么囂張,怎么不上前把他們給抓起來呀,皇上不是明文規定不能有人在行人路上縱馬疾行嗎?”

  旁邊的小兵眼里越越欲試,這可不是縱馬疾行的三個人,這是他今年的業績啊。

  到時候抓起來了自己肯定有功勞,年底就得沖沖業績,到時候年終獎有望了呀。

  隊長聽見這話,一巴掌就拍上了那個小兵的腦袋,開口訓斥。

  “不是讓你記記畫像了嗎?沒看見那馬上的是南寧王嗎,到時候得罪了他,即使南寧王不計較我們,有的是人來為難我們。

  巡邏也是要懂眼色的,我們就是一個普普通通的小兵,時刻要小心謹慎,要記得清朝廷大人物的樣貌,你最近來的不知道,回去給我多記記畫像。”

  那個小兵不知道為什么隊長突然打自己,一個沒注意差點就被重重的一巴掌差點就摔趴在地上。

  仔細回想一下畫上的內容,好像是有點像哈。

  這個時候不由冒出一身冷汗,連忙點頭哈腰,立馬感謝。

  “多謝隊長多謝隊長,我以后一定好好計記畫像,絕對不開小差了。”

  見這個小兵這么識像,隊長不由的點點頭,雖然說平時記東西不怎么認真,但是說了還是會聽的。

  而且自己剛剛也是發現怒氣,正好小兵撞上來成了自己的出氣筒。

  “走,我們繼續巡邏,這件事情自有上司處理,等一下路過總府的時候你去跟大隊長說一下,重點把身份說清楚,這種層次的事情還輪不到我們苦惱。”

  帶著人就往回返,繼續剛剛巡邏的路線。

  這邊的三個人一路騎馬狂奔到宮門口,堯明拿出令牌舉在手上另一只手牽著韁繩,速度絲毫沒有減弱。

  青竹很是順溜的就喊。

  “南寧王殿下有事稟告皇上,眾人速速退開。”

  門口的守衛看見堯明那張臉,然后又聽到這話后立馬讓開。

  三個人速度都沒有減弱,直接奔向御書房。

  ——

  皇上這個時候剛剛下朝,正在御書房批著折子,除了一些各個州的情報折子就是言官呈遞上來的小報告。

  先把各州的緊急折子處理完,接下來就是看言官的小報告。

  皇上放下手中的筆,先喝了口茶嘆了一口氣,然后才不情愿的拿出那明顯比各州折子多出三倍有余的小報告。

  其實是并不想批這些折子的,這些言官天天不是揪著某個官員內宅的事情就是揪著自己的小毛病,要不然就是揪著自己胞弟的各種行為。

  天天比村前八卦的婆子還要八卦,真的是啥事都能被他們挖出來,尤其是南寧王的事情,每天的折子跟雪花一樣,總能找出不一樣的理由。

  對于這些天天說自己胞弟壞話的言官,皇上也很耿直,通通都是回小毛病而已,無傷大雅。

  自己胞弟現在還是個小孩子,正處于貪玩的年紀,犯點錯怎么了。

  而且又不是作奸犯科,只是行為并沒有符合他們所謂皇室子弟的規則。

  而且這一些言官簡直就是有毛病,自己前幾天好不容易得了一個美人,也就多寵幸了幾次。

  結果這件事情都能給寫出來,簡直就是小刀拉屁股,大開眼界。

  問題是這件事情還是真實的,自己還不能治他的罪。

  朝廷上有兩大禍患,一是顧大將軍,二就是那群天天摸到人家內宅的言官。

  天天拿自己后宮的一點屁事出來寫折子,真的是閑的夠可以,看來自己得弄出一點事情讓他們忙一忙。

  皇上勉強讓自己批了三個折子,又深深的嘆口氣,這樣的日子什么時候是個頭啊。

  還是自己胞弟好,昨天就溜出去玩了,也不知道這回會不會給自己帶好東西回來。

  皇上正在暢想胞弟會給自己帶什么東西呢,結果想什么來什么,堯明這個時候帶著兩個人正好沖進御書房,給他帶了一個人特產。

  堯明扛著那個人氣喘吁吁的沖進御書房,看見自己皇兄果然在那里批折子,小心翼翼的把人給放下來。

  看見自己想的胞弟突然出現在自己面前,皇上還是一臉懵逼的,不是說出去玩幾天嗎,怎么現在一臉狼狽的跑到自己面前,背上還扛了一個人。

  仔細看了看,那個人怎么這么眼熟。

  “皇兄,這是北疆的密使,上次來向你匯報的時候我記住了他的容顏。

  昨天晚上我正在客棧睡覺,突然房子就著起火來,等我沖出客棧的路上發現了這個密使昏迷不醒。

  而且據我觀察,暗中還有一群黑衣人,于是我就馬不停蹄的把他帶回來了,趕快叫御醫,這絕對是出問題了,要不然他怎么會出現在這里。”

  堯明跌坐在地上,一口氣把所有話都全部說出來,然后才開始努力的喘氣。

  這回可是把他累慘了,平時的時候要多舒服多舒服,想怎么享受就怎么享受,結果遭這罪,真的是從來沒有,整個人都快累癱了。

  皇上聽完話之后,表情立馬嚴肅起來,原本看見自己胞弟的歡喜立馬轉變成嚴肅,對著一同進來的李公公迅速的說了一句。

  “宣太醫院的太醫,把現在皇宮的御醫全部給我叫過來,這個人必須給我救活!”

  李公公見皇上這么嚴肅,立馬狂奔走向太醫院,召集所有太醫前往御書房。

  太醫陸陸續續的來到,對著那個昏迷不醒的人立馬開始診斷,診斷完成之后立馬開始開藥,平時的磨磨蹭蹭在這個時候完全沒有了,恨不得娘胎里給自己多生幾雙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