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穿成男主他媽我躺贏了 > 第297章 小宮女求生記(期中任務)43
  這一次的行程在出發之初已經規劃好了,大軍正常行程在兩個月左右。

  十天過后,兩個人身上的傷全部好了,臉上的淤痕也差不多消失了,又恢復從前的風姿容貌。

  這一天晚上行軍結束,兩個人在密謀如何對付顧大將軍。

  在修養時間,兩個人最開始兩天還是針鋒相對的,后面就慢慢冷靜下來,他們兩個針鋒相對得利的是另外的人,完全沒有必要,反而兩敗俱傷。

  堯明表明這件事跟自己沒有什么關系,自己做了還有可能得罪顧大將軍,不做反而沒有什么事情,。

  這樣的混蛋言論,讓顧冠書恨不得揍他一拳,這是人說的話?

  要不是他把寶劍帶來,劍還在南寧王府呢,根本就不會被父親奪去,而且在打完仗之前,如果寶劍被自己奪回來了肯定又會被拿回去的。

  所以必須在回去的路上拿回來放到南寧王府,京城有皇上,所以父親不可能輕舉妄動,這才是正確的做法。

  那匹汗血寶馬自己還沒給他算賬呢,這個時候想撇清關系,門都沒有!!

  面對顧冠書的武力值壓制,堯明不得不聽從。

  因為養傷的旁邊都是士兵,而這些人都是顧大將軍的眼線,如果在馬車里面公然談論,那不就相當于在顧大將軍的面前談論怎么把劍奪回來,這不是掩耳盜鈴嗎?

  所以只能傷好之后,再行談論。

  兩個人現在所在的營帳是私人營帳,青竹在外面巡邏,明月在帳內收拾。

  兩個人坐在地毯上,一人扶著額頭沉思,一人正襟危坐深想。

  堯明扶著額頭突然往后一倒,躺在了干凈的地毯上,用手抓了抓自己蓬松茂密的頭發,原本束的好好的頭發變得松散起來,玉冠也斜了斜,明顯就是煩的不行。

  “你倒是說呀,你父親你不是最了解的人嗎?你們斗智斗勇這么多年,按理說他有什么弱點你該知道的呀,你把我扯進來我哪知道怎么辦?”

  顧冠書面無表情,隱晦的翻了個白眼。

  “我要是知道,這么多年我能被壓制成這樣,前段時間我不就干了一件事,他還拎著鞭子打我幾條街呢,要不是我跑得快,臉都丟盡了。

  在京城,還可以去你南寧王府或者皇宮躲躲,現在這是哪?我父親的軍營呀!到處都是他的眼線,這不被壓的死死的。

  只能到時候走一步算一步,而且最佳的時機是回去的路上,現在還早得很,連一個苗都沒有。”

  堯明躺在地上打了個哈欠,生理性淚水不由自主的流了出來,破罐子破摔。

  “那就這樣吧,先回去睡覺,現在奪不回來總要算點利息,平時的時候搗搗亂,防止他以為我們在想什么壞事,一擊必中。

  所以平時的時候我們不能太老實,必須時不時弄點讓他暴跳如雷的事情,讓他放松警惕。”

  “暴跳如雷的事情?”

  顧冠書流轉雙目,開始仔細思考。

  明月本來坐在旁邊收拾床鋪,聽到兩個人談論到這里,腦子里面穿過了各種奇奇怪怪的辦法,令一個人暴跳如雷,那方法不是多的很,都能夠形成一條黃河了。

  嘿嘿嘿嘿……

  “兩位公子,我這里有一個方法,絕對能讓將軍暴跳如雷。”

  明月突兀插進來一句話,把原本在思考的兩個人目光吸引過來,那眼神里明顯就是你說,我們聽著。

  說完方法之后,兩個人的眼睛明顯亮了亮,看一下明月的眼神變了,都是一副。

  你怎么是這樣的人,以前真是看錯你了!簡直棒極了。

  面對這樣的夸獎眼神,自然是小胸脯挺起,非常驕傲的啦。

  事后當然要囑咐一句方法絕對不能傳出是自己出的,要不然下次可不敢提了。

  這個要求兩個人拍著胸脯保證,準備期待下次明月會提出什么樣的刁鉆方法。

  在決定明天就實施這個計劃的時間段之后,兩個人就回去休息了,精神百倍的準備明天的快樂。

  另一天傍晚,大軍停下來做飯。

  經過一天的行軍,顧大將軍已經一天沒有如廁了,等大軍停止之后,吩咐好讓人看好自己的馬。

  只有準備去如廁的地方,在大軍未達到這里之際,已經派人提前過來準備了,茅房什么地方已經準備好了,而且已經有了一定的水量!!

  顧大將軍進去之后立馬關上門,就開始釋放,憋了幾個時辰,這一次出來的時候當然特別順暢,不一會兒就全部嗦嗦下去了。???.

  顧大將軍發出了滿足的嘆聲,除了這難聞的氣味之外精神簡直就是神清氣爽。

  突然,一塊巨大的石頭從后面扔進茅坑,屎尿齊飛,一坨坨跳了上來,把顧大將軍干凈的屁股變得膚黃交加。

  而且因為白天的天氣溫度有點高,蟲卵什么已經開始孵化出來了,一條條的正鉆在條形物體之中。

  在實行這個惡行之后,兩個人在確定周圍沒有人發現,捂著鼻子迅速開始撤離,嘴角是忍不住的憋笑。

  “誰!!哪個小兔崽子這么缺德!等我抓到了有你好看的!!”

  茅廁里面發出顧大將軍的怒吼,那激烈程度,絕對令人滿意。

  而做了壞事的兩個人這個時候已經跑回自己的帳篷,準備制造不在場證明。

  并且一路上特意遠離茅廁的地方逛了逛,讓其他人看到自己的身影。

  誰都不知道顧大將軍是怎么從茅廁出來,只知道出來的時候拉著一張臭臉,把前去上茅廁的士兵嚇個半死。

  顧大將軍出來的第一時間就回了自己的帳篷,把身上的衣服換了一套,然后端著自己的小盆盆去河邊洗了個衣服。

  堅決拒絕身邊的下人幫自己洗衣服。

  等把衣服洗好之后,顧大將軍這回才氣勢洶洶的沖去那兩個臭小子的帳篷。

  除了這兩個臭小子,顧大將軍想不到還有誰能夠做出這樣的事情,而且自己之前搶了劍,這就更有理由充分證明他們兩個能做出這樣的事情。

  簡直豈有此理,竟然做出那種難以啟齒的東西,顧大將軍覺得自己的尊臀上還有著那種黏黏膩膩的感覺,簡直令人渾身發刺,就跟在針床上滾了一圈一樣。

  而且不僅僅是身體的不適,還有心里的惡心,這讓自己今天晚上怎么吃飯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