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穿成男主他媽我躺贏了 > 第304章 小宮女求生記(期中任務)49
  原本正經站立在帳篷外的士兵還是能繃得住的,他們是專業的,除非忍不住,不然是不會笑的。

  但是看著兩個人從帳內被踢出來,靠著屁股滑行了那么久,才堪堪停下來,這一看就是將軍的腳筆。

  努力繃住自己的臉,但還是忍不住想要笑出來。

  而這個時候軍營里面巡邏的隊伍也正好巡邏到這里,剛剛正好也看見了他們兩個人的這番操作,一群人愣在當場。

  社死現場呀!!!!

  他們今天晚上成功在這里進行了社會性死亡,在軍營這么八卦的地方,不用等明天,今天晚上的八卦就能滿天飛。

  兩個人也不敢雙眼淚汪汪,硬生生給逼回去,飛快站起身拍拍屁股就往自己的帳篷跑,那速度,就跟打激素一樣,完全忘了自己可以使用輕功一瞬間就可以走很遠。

  兩個人穿的都是白衣服,而這個地方的燈火就是有點多,剛剛在地上蹭了一番,屁股上全都是泥巴黑乎乎的。

  即使兩個人跑得很快,這邊的一群人還能看見一個黑乎乎屁股的兩個人拼命的奔跑。

  等兩個人走遠,在場的人終于忍不住了,紛紛拍掌大笑,那個憋得不行的站崗士兵更是笑的打滾,一時之間笑聲震天。

  聽到這個笑聲,兩個平時臉皮厚的不行的人都羞紅了臉,簡直太社死了!!

  心里都狠狠的記了顧大將軍和宰相一筆,別以為宰相沒有動腳,就不會被記恨,這兩個人都是一伙的!!

  都應該記在心里的小本本上,來日全都給報復回去。

  這樣的場景正在宰相的預料之中,自己就是掐著時間點讓顧大將軍踢出去的,這兩個小子平時太坑了,不教訓教訓他們兩個屁股都要翹上天。

  帳內的兩個人聽到這沖天的笑聲,都意味深長的笑了笑。

  這么八卦的場景怎么少得了明月呢,明月在兩個人進入帳中之后就開始展開精神力監控,這古代的晚上沒啥事,無聊的要死。

  還不如看一下他們古代的會議,增長增長自己的見識,以后說不定還能出去吹個牛。

  果然不負明月所料,最后來了個大招,成功圍觀了兩個人的社會性死亡,笑的在床上打滾,死命的拍著床板。

  等兩個人回來,明月才憋住自己的笑聲,自己的帳篷可是在他們兩個附近,要是聽到了自己的笑聲說不定自己也要被殃及池魚,穿小鞋。

  但是在憋不住之際突然打了兩個噴嚏,成功的把笑意給打出去了。

  摸摸自己的鼻頭,怎么突然打噴嚏了,聽說打一個是有人在罵自己,打兩個是有人在想自己。

  這大半夜的誰在想自己呢?

  遠在京城拂瀾宮的方拂濃正在百無聊賴的坐在自己的床上,床邊坐的是方嬤嬤。

  方嬤嬤手上端著平時方拂濃最喜歡的糕點,嘴里在拼命的勸道:

  “娘娘,這大半夜的您肚子也叫了,這不吃飯可不行,到時候怎么誕下龍祠呀!

  就算不為了你,您也要為了小皇子,將來您是要登上皇后之位的,這大皇子和嫡皇子一定是得給我們小皇子。”

  然后又是絮絮叨叨其他的話,手上穩穩的端著糕點。

  方拂濃靠在床頭,嘆了口氣,摸摸自己的肚子,的確是餓了,勉強拿起一塊糕點塞進嘴里,味同蠟嚼的嚼著。

  她也知道嬤嬤這是為自己好,但是是真的有點吃不下,明明這樣的狀態和以前一樣,以前在閨中的時候自己每天也是吃這么多。

  但是自從進宮之后碰到春花之后就變了,一旦春花在自己面前吃飯,自己總是吃的特別香,特別下飯。

  可是啊!

  現在春花去了北疆,指不定什么時候能回來,原來每七天進宮一趟的約定也作廢了,當初就應該爭取爭取,讓春花留在皇宮。

  可是哪知道南寧王第一時間就提了條件,把春花帶走了,他自己倒是痛快了,這可把自己害苦了。

  方拂濃一邊吃著糕點一邊想著春花,也不知道春花在邊疆吃不吃得好,吃慣了御膳房的珍羞美味再吃別的食物可是吃不慣的,希望春花早日平平安安的回來陪自己吃飯。

  勉強吃了幾塊糕點,揮揮手讓嬤嬤下去。

  方嬤嬤見娘娘吃了這么多糕點這才罷休,嘴上的絮叨閉了嘴,高高興興的就抬著盤子去外面。

  打下余州收復失地之后,顧大將軍這邊并沒有任何舉動,就像往常守衛邊疆的士兵一樣,巡邏,訓練。

  好像要在這里扎根一樣,等著機會把北疆全都給突突掉。

  面對如此巨大的大軍,北疆皇庭也是惶惶不安。

  雖然他們本身的實力就很強,到時候打進來了也能抵抗,說不定就能打個平手。

  但是!要打就直接打,干脆利落唄!你磨磨唧唧這樣,駐扎在邊境算什么回事!

  這就跟每天睡覺的時候頭上有一把刀在那里晃啊晃,說不定什么時候就會掉下來。

  磨的人心里難受。

  大軍駐扎在邊界,兩界之間的貿易自然全部中斷,官鹽生意亦是。

  享受過鹽的好處,北疆的子民怎么能夠重新忍受去喝動物腥臭的鮮血獲取鹽分,而且兩地生意中斷,自己家里的羊皮兔子皮肉干什么東西也賣不出去,只能堆在家里生灰。

  一天兩天還好,這十天半個月過去還是沒有絲毫變化,北疆子民這個時候就有些意見,民意憤憤不平。

  這一屆的皇庭大王算個什么東西,竟然讓他們生活受影響,即使那個什么屁大王說是皇命天授,那些都是屁話,看看人家堯國。

  人家就從來不吹自己是上天親授的帝王,人家都是一道道法令切切實實的讓百姓吃得飽穿得暖,而自己這個鬼皇庭大王,就知道畫大餅,給他們喝西北風。

  什么東西呀!就應該早點下臺!

  這樣的思想自然不是他們自己所有的,而是皇上暗搓搓搞出來的,這個計劃并不是最近幾年開始,而是在這一任皇上有滅北疆的心思之后才啟動的。

  細細數來也有十多年了,因為堯國的風氣開放,都有士子敢當街辱罵皇帝的錯誤之處,揮斥方遒指點江山這樣的例子比比皆是。

  而一些游商也把這樣的思想帶入了北疆,最開始的時候北疆的子民當然是接受不了,但是經過一年又一年的影響,他們的思想也漸漸轉變。

  雖然不敢當街辱罵北疆皇庭,但是暗搓搓心里想想還是可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