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穿成男主他媽我躺贏了 > 第307章 小宮女求生記(期中任務)52
  說這話明顯帶著一點怒氣,有種恨不得踹死那個老匹夫的意思。

  侍從頂著壓力才緩緩開口:

  “將軍說今天上午不來了,去收拾小將軍他們兩個。”

  每次倒霉的都是他,每次面對宰相怒火的都是他,他做了什么,為什么要這樣對他。

  我好無辜的哇!

  這句話把原本宰相怒氣沖沖的情緒直接澆滅,一把丟下手中的折子,情緒立馬轉變為興奮。

  那個坑貨竟然不批!那自己也不批,下午拖著他一起來,總不可能自己天天加班他一個人在那里浪,做夢吧他!

  而且對于那兩個小坑貨被揍的畫面,宰相還是很喜歡的,那兩個小坑貨簡直就是京城兩大害,滿朝上下,幾乎沒有人沒有被他們兩個坑過,連皇上都被坑過。

  俗稱坑底皇朝。

  要不是堯明是皇上的胞弟,兩個人說不定就是過街老鼠,人人喊打。

  現在兩個人被揍,那不是被揍,那是解氣,那是興奮,那是天女下凡。

  “走,我們去看看場景,順便勸勸將軍,冠書還好,那是他的蠢兒子,南寧王可就不一樣了,那是圣上的胞弟,我們得去監督監督,不能讓他太過分。”

  說完便踏步而去。

  。。。。。。

  您能先收收您那興奮的眼神和快要飄起來的步伐嗎?

  嘴上說著冠冕堂皇的話,心里卻恨不得奔過去看熱鬧吃瓜。

  大人物都是這么嘴是心非的嗎,將軍是這樣,宰相也是這樣,兩個人的神情一樣一樣的。

  侍從的吐槽欲爆棚,但是還是老老實實的跟著,雖然他在心里吐槽,但是也是很好奇的好不好。

  有瓜不吃白不吃,有人被揍那是解壓的事情,反正揍不到自己身上來,去看看熱鬧也好呀。

  ——

  顧冠書的院子

  顧冠書這個時候還趴在床沿呼呼大睡呢,一只腳已經出了床,踩在臺階上。

  絲毫沒有感覺到危險即將來臨,之前的每天差不多也是這樣睡的呀,哪知道今天會出問題。

  顧大將軍這個時候已經趕到門外,并沒有直接踹院門,而是派人從院墻翻過去,把院門打開。

  這個小兔崽子滑溜的很,萬一自己一下子吵醒了他,感覺到了危險逃之大吉怎么辦。

  就像一個惡霸一樣,帶著人就沖進了院子里,到了屋門這里再可以暴力一點,一腳過去直接把屋門給踹飛進去。

  砸向了正屋,巨大砰的一聲,成功的把顧冠書給吵醒了。

  并沒有剛初醒的迷茫,而是猛的跳起來,眼睛睜的巨大,看見顧大將軍的瞬間就想逃。

  顧冠書:我想逃,卻逃不掉。

  即使知道自己逃不掉,但總是要努力努力吧,萬一逃掉了呢。

  最終的結果果然在預料之中,在顧冠書想要翻窗逃跑的一瞬間就被顧大將軍拎到了命運的后頸,像拎一只貓給拎了起來,身體還被點了穴。

  顧冠書:絕望+10086,救命!我的老父親今天又發什么瘋,最近沒有坑他呀!!

  但是這個時候只能寄希望于另外一個院子的堯明沒有醒,幸好當初選院子的時候就有這個想法,留了一手。

  要不然自己一個人被抓就要承受雙倍傷害,雙倍暴擊。

  死貧道不死道友,所以兄弟你一路走好,過來陪我吧。

  堯明:我#%¥#……

  這個時候的堯明果然就如預料中的那樣,根本就沒有被這個動靜吵醒,還是繼續睡覺,半邊身子在床上,半邊身子在床下,這個姿勢也能睡著也是厲害了。

  如法炮制,兩個小雞仔成功的被抓起來了。

  兩個人被抓起來之后,掃雪的侍從紛紛進去掃雪。

  而這邊的兩個人已經被拎到了演武場,這是軍中的演武場!!

  旁邊還駐扎著大軍!

  不用勾搭將軍拎著兩個人到那里,在路途中,這個消息已經傳遍大部分的軍營,等三個人到那里的時候。

  已經被圍得人山人海,宰相也笑瞇瞇地端坐在那里,一派風云平靜,與周圍的熱鬧場景隔開,自成一個領域。

  后面東張西望的赫然就是那個報信的八卦侍從,看見顧大將軍拎著兩個人過來眼睛都要發綠光,心情激動。

  開始了開始了!這兩個京城的害群之馬又要被打了,今天得放個爆竹,普天同慶!

  兩個人還以為自己會在院子里被打一頓,結果沒想到他這么狠!來到了演武場,而且還有這么多士兵。

  這是讓自己兩個人再一次面臨社會性死亡,被打的鼻青臉腫嗎?

  來到了演武場,顧大將軍就把兩個人的穴給點開了,任由兩個人退開十幾步,警惕的看著自己。

  “咳咳,眾位將士,今天我與這二人在此比斗,就是為了懲罰他們早上睡懶覺,你們看一看!這都日上竿頭了,這兩個敗類竟然還在睡覺,我們都訓練過一波了!

  你們說這種人該不該揍!該不該揍!”

  周圍看熱鬧的是兵們自然知道這兩個人是什么人,一個是皇上的胞弟南寧王,一個是顧大將軍的兒子顧小將軍。

  兩個人睡懶覺的事情早就出名了,又不是第一一天知道,但是出于某種陰暗心思,自己這些人天天早起訓練,而這些二世祖們還在睡覺享受。

  今天將軍讓他們參與這個決定,說不定就是讓他們娛樂娛樂,自然是起哄起來。

  “揍!自然要揍!還要狠狠的揍!”

  “將軍,你是最棒的,把這兩個人揍的底褲都出來!”

  “揍揍揍!將軍加油,我愛你。”

  “將軍最棒了啦啦,人家們都支持你!”

  ……

  顧大將軍心里臥槽臥槽的,什么鬼,這些鬼士兵都憋瘋了,這都覬覦上自己了?

  立馬低頭看看自己的衣服,并沒有暴露之處這才松了口氣。

  真的是軍隊待三年,母豬賽貂蟬,這沒有母豬都盯上自己了,這要是往前十幾年,誰敢這樣的調侃自己。

  但是經過這么多年皇上的開放執政,真的是什么奇奇怪怪的言論都出來了,連當街談論皇上的不足之處都有平平常常沒有任何特色。

  更何況自己這樣,自然不可能發怒軍法處置,這以后在軍營都不敢隨便走,生怕自己菊花不保。

  想到這里暗暗的記了皇上一筆,以后得找機會坑回去。

  堯明和顧冠書都無語了,想揍自己就想揍自己唄,還老是扯個冠冕堂皇的理由,是個人都能看出這個理由不對,分明就是搪塞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