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穿成男主他媽我躺贏了 > 第316章 小宮女求生記(期中任務)61
  這一看就是皇上早就計劃好的,要不然怎么可能這么快就到達了。

  這一個事件牽涉了眾多世家的手筆,而皇上也是破罐子破摔,干脆一起抄。

  自己有些計劃早就想執行了,只不過不符合他們的利益,然后就天天在朝堂上扯。

  他們可不僅僅只做了這件事情,兼并土地,壓榨百姓,拐賣奴隸什么的都有他們的手筆。

  早就想動手了,連人手都全部布置好了,就等著他們出問題,結果沒想到,來了瞌睡有枕頭,這些世家簡直太棒了。

  自己胞弟自己還不知道嗎?

  雖然也是有些小心思,但是也是真心敬慕自己這個兄長的,而且府里的事情更是全部交給自己,身邊的人也全都是自己的人。

  要是這樣的話,自己還懷疑自己這個弟弟,那就真的不是人了。

  那個所謂的春花,在她救了自己胞弟之后自己就仔細的查了一遍,前朝公主的身份自己也查出來了呀,之所以沒有發動的原因自然是自己不懼這些,所謂的一個前朝而已。

  自己連北疆都滅了,那樣的蠻荒之地都納入自己的領土之中了,一個什么都不知道的前朝公主又有什么何懼。

  春花那個小丫頭也挺機靈的,人自己也是能夠看得清楚的,從小就生活在一戶農家并不知道自己的身世。

  這要是知道自己身世了,不恨前朝都說不過去,身為一個公主并沒有享受到任何權利,反而因為這個身份這個時候要陷入危機,置于死地。

  而且那個小丫頭就是個懶貨,啥都不想干吃的還多,問題吃的還嘎嘎香,最近御膳房的開支都因為那個懶貨多了很多。

  就想天天當咸魚,跟自己那個懶貨弟弟一模一樣。

  接下來太平盛世,說不定就得有四個懶貨,春花,自己弟弟,還有那個坑貨父子。

  想著自己以后要養四個懶貨,心都痛了,自己咋就為了一時意氣把大公主嫁給了那個坑貨的兒子。

  這不就是白白拖上那兩個吃白飯的父子倆嗎?弟弟自己是要養的,春花還是弟弟的救命恩人,弟弟養她不就等于自己間接養嗎?

  想到這里,皇上覺得自己好苦逼,天天辛辛苦苦勤勤懇懇,養著那四個懶貨,真想撂挑子不干。

  一帶四,自己真是帶的好累呀!

  哎!

  看著自己面前一箱箱的金銀珠寶都沒有心情了。

  自己到時候為了彰顯自己的仁德,說不定還得封春花一個公主,那個時候又是一大筆錢,這個是面子工作還不得不做。

  我好累哦!

  不過那個從下面爬上來的將軍建議的航船倒賣倒是在途中,據他所說那樣的利潤是至少翻幾十倍,說不定能從那里彌補彌補。

  皇上一個人一邊笑一邊愁眉苦腦,把身邊的公公都嚇得不行,還以為皇上這是高興的有了意癥。

  還連忙問了一句,等皇帝驚醒過來正常的回答才放心。

  等皇上把這些人抄家的抄家,斬殺的斬殺流放的流放,明月這一眾人也被放了出來。

  這十幾天在牢房可是過得悠哉悠哉,伙食并沒有下降,反而吃的嘎嘎香,一出來到了金鑾殿還被封了公主,還賜下來一大批錢財,真的不能太美好了!

  明月這個時候還夢幻的站在自己龐大的公主府前面,這是一步登天嗎?

  在牢里待了個十幾天,著!公主府就來了?

  而且!!最重要的是!公主府里面有管家,還是!皇上的人!

  只不過并沒有開通皇上的副卡,只能自己運作運作自己的錢財。

  知道這個消息明月不由的嘆了一聲,看來以后吃飯還得去皇宮和南寧王府,照自己這個吃法,沒多久就能把自己吃窮。

  不過這個宅子還是挺好的,終于在這個世界有了自己的家,自己的歸屬地,而不是每天當著別人的下人。

  雖然過得也并不是不好,但是總感覺有點什么意思,自己畢竟生活在和平時代,在這古代當了別人的下人怎么的都有點不得勁。

  果然剝削別人的資本家才是最爽的,被剝削的人則是苦逼的。

  堯明和顧冠書還過來特意恭喜自己的喬遷之喜,后面還跟著神情不明的青竹。

  青竹怎么也沒想到,原以為是自己的小伙伴,結果沒想到人家變成了公主,自己還是個小書童。

  唉!人生不易全靠腦補,回去做做夢,多補償補償自己的內心不平衡。

  明天醒來又是一條好漢。

  四個人齊聚一堂,正在公主府內吃飯的時候,突然從外面傳來了沉重的腳步聲。

  這腳步聲非常的熟悉,所有人的腦子里面都冒出了一個人——顧大將軍。

  我靠!這一下子出來浪竟然把事忘光了。

  幾個人也不敢吃飯,紛紛開始社畜逃竄,三個人嗖的一聲往另外三個方向飛奔而去,徒留坐在原地的青竹。

  青竹顫抖的握著手上的筷子,轉頭看一下那個黑的跟個包公臉一樣的顧大將軍。

  又看了看三個遠去的背影。

  真的是人不干人事,怎么把自己剩下了,而且將軍看自己的眼神怎么有點不得勁,難道是行軍路上的事情暴露了?

  自己雖然沒有直接參與,但是也打了很多輔助,自己最多就干過這些事情,也沒有其他事情惹了將軍呀?

  而且那群人怎么沒跟自己說,弄得自己現在心里七上八下的,到底有沒有暴露呀?

  這件事情有沒有暴露當然要問堯明和明月了,結果是自然沒有說,連顧冠書都沒有露出一個口角。

  原因嘛,自然是出來太高興了,這一關關個十幾天,人都快憋瘋了,出來了顧大將軍并沒有當場計較,還以為人家大人有大量放過自己了,所以就把這件事情忘到腦后了。

  哪知道人家是想自己幾個人聚在一起再打一頓。

  顧冠書雖然不知道具體情況,但是看到那兩個貨跑得飛快,自己順勢就跑了,那兩個貨肯定是在坑自己,現在最安全的地方就是皇宮,向皇宮沖呀!

  看著朝三個地方拼命跑的的三個人,顧大將軍絲毫不急,悠哉悠哉的就坐了下來,讓下人拿一副新的碗筷過來,吃飯。

  青竹瑟瑟發抖,手上的筷子不由自主的就掉在了地上,心都快窒息了,這是咋回事呢?到底有沒有暴露呀!怎么這么淡定?

  顧大將軍這么淡定是有原因的,不一會兒,明月、顧冠書和堯明三個人就被提著回來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