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穿成男主他媽我躺贏了 > 第329章 男主的踏腳石繼母7
  二房家的大丫頭李紅菊猛的睜開眼睛,因為驚恐大口大口的喘氣。

  頭不由自主的開始猛的顫抖起來,渾身冒出被嚇出的冷汗。

  眼睛里全是怨毒的神情,心里洋溢著兇猛的仇恨。

  痛,真的好痛,為什么爹娘要把我賣到這里來,為什么呀?

  難道就是因為我是個女娃嗎?為了弟弟讀書我就應該被賣到青樓,因為姿色不好,就應該去天天接待那些殘暴的老男人,接受他們殘暴的行為嗎?

  過著那暗無天日,一天又一天只能躺在床上的日子嗎?

  猛烈的仇恨沖昏了李紅菊的腦子,那樣的痛苦仿佛要刻進靈魂,即使現在這具身體并沒有疼痛,李紅菊也覺得自己快要窒息了,身體開始瘋狂的顫抖。

  二丫頭李紅梅睜開眼睛之后又痛苦的閉上眼睛,接受著自己腦海里的記憶。

  心里在不停的哀嚎,這不是那本小說里面的炮灰二房二丫頭嗎?

  自己不就是因為心情不好,逮了個作者就打低分,胡亂黑發泄發泄心情嗎?

  怎么把自己關到這里來了?早知道自己就不這么了,穿到這個古代人命為草芥的地方,尤其還是村里的女娃,這不是分分鐘要去世嗎?

  而且這家的父母還特別狠心,作為男主一家二房的丫頭,在書中可是被這對狠心的父母賣去青樓了呀!

  三丫頭李紅蘭這個時候也被自己腦海里的記憶猛烈的沖擊著,心里也在哀嚎。

  自己晚上不就多熬了會夜嗎?怎么突然就被黑白無常勾走了魂,后來去了地府弄清楚之后,黑白無常想要把自己重新塞回身體,結果沒想到速度太快直接火化了。

  為了擺脫責任,他們就隨便給自己塞了一個身體,簡直太不負責任了!!

  而且就這個身體的記憶,這可是古代呀!而且還是村里的丫頭,這個年代可是重女輕男的呀!自己作為一個小丫頭還有什么好日子過呀!

  嗚嗚嗚……,人間不公呀!早知道就不熬夜了!救命!

  同時睜開眼睛之后,三個人因為各種原因又昏迷了過去,直到另一天早上才醒。

  早上六點鐘,明月準時被鬧鐘叫醒,胡亂的蹭了蹭枕頭,依依不舍的離開床的封印,唉聲嘆氣的爬了起來。

  照例把自己的精神力散發出去探查一遍。

  精神力探查不光光只能看見周圍的場景,還能看見周圍每個生物的精神力波動,再探查到二房那三個睡著的丫頭的時候卻發現這三個人的精神波動都發生了變化。

  大丫頭李紅菊的精神力還是原來的那個精神,只不過好像渾厚了很多,二丫頭和三丫頭的精神力就不同了,好像換了一個精神力一樣。

  大丫頭的情況好像跟鬼王那個時間小雨靈前世記憶覺醒的情況差不多,難道是重生了?

  而二丫頭和三丫頭的精神力完全不同了那這兩個是穿書了還是穿越了?

  原主的記憶中好像沒這樣的情況呀?在原主的記憶中這三個丫頭從始至終都是這個樣子。

  不過這樣的情況得觀察觀察,畢竟重來了一次,什么事情都可以發生,而且她們三個發生這種變化,說不定到時候都能自救,不用自己插手她們的事情。

  畢竟無論是重生穿越還是穿書,總不想還是按上一輩子的路走,如果不是被迫無奈,誰愿意被賣入青樓呀,而且像她們這種村里丫頭,容貌也不出色,說不定就得接最低流的客戶。

  不就得靠量賺錢,說不定還遇到各種各樣的變態,那才是真正的生不如死。

  一大早起來,先洗漱完,家里的人這個時候也陸陸續續全都起來了。

  孫美臉上一大早都帶著笑容,雖然早起了一些,但這不比做晚飯好,輕松的不行,只要煮個粥就可以,丟點米進去丟幾個紅薯進去,方便的很。???.

  張麗和杜秀蓮兩個人就不這么想了,本來做著輕松的活,結果現在一個個都做了更重的活,心里樂意才怪。

  看見這老二家的一大早笑得跟朵花似的,就忍不住刺幾句。

  “哎喲,二嫂這是一大早怎么了,笑得跟朵花一樣的,這是剛剛偷吃了笑成這樣了吧?”

  張麗平時在家里辣慣了,說話也不經腦子,看見不舒服的就開始直接諷刺了,她在家里腰板可是硬的很,一來就生三個兒子。

  老李家最大的功臣,以前在家里媳婦兒就她最大,可不得在同為兒媳婦兒的這幾個人面前想怎么樣就怎么樣。

  杜秀蓮心里雖然有點小心思,但是這個時候也忍不住火了,平時畏畏縮縮的二嫂今天笑得這么開心,看著就刺眼,忍不住也說幾句。

  “是呀!二嫂你剛剛吃了多少呀?怎么吃這么多還不給我們老李家生個大胖孫子,吃到哪里去了?吃這么多不會還想生個便宜丫頭出來吧?”

  孫美本來高高興興的把粥端上桌子,聽見兩個弟媳這樣說話,本來說話就不怎么會說,這個時候更是氣得眼睛都紅了,眼淚一直的在眼睛里面打轉,也只會干干巴巴的說了一句。

  “我,我沒吃,這早上的飯都是有定量的,以前都是這樣的呀,我可一口都沒吃。

  飯都是有定量的,我可一口都沒吃。”

  張麗揚著個頭,插著個腰,大大的哼了一聲,翻了個白眼就往桌上走去。

  真的是一大清早笑成這樣,這上輩子沒笑過嗎?要我們刺幾句才不笑,要不是看在娘在這里,非得再刺幾句。

  杜秀蓮雖然沒有叉著腰,雙手是垂下來的,但是也沒有在說話,娘在那邊盯著呢,說兩句也就罷了,再說就會被娘懷疑自己兩個人有意見,不服娘的分配。

  李老太坐在桌子上冷哼了一聲,對著停在門檻前要哭的孫美就吼了一句。

  “哭什么哭,再哭眼淚都掉進飯里了,誰吃你眼淚呀?快點給我滾過來,這大清早的哭喪呀,你娘我還沒死呢!”

  孫美聽見這話立馬止住了眼淚,忙不跌的趕緊把飯端進屋里來。

  李紅菊三個丫頭都跟昨天一樣,表面上并沒有什么異常的情況。

  李紅菊看著這眼前的熟悉的一幕,和自己的手,這才反應過來自己回到了自己小的時候,看著娘那畏畏縮縮的神情,心里不知怎的,冒出了一股暢快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