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穿成男主他媽我躺贏了 > 第337章 男主的踏腳石繼母15
  小二聽著老婆子這么說,頓時就泄了口氣,還以為這么多人帶著三個孩子過來總能買一套好的吧,沒想到還是一家的窮鬼。

  哀嘆了一聲,臉上的笑容也沒有之前那么殷勤了,隨手往一個角落那里一指。

  “最便宜的就堆在那里,等一下你們拿好自己所需的東西就去柜臺結賬吧,我先去服務其他的客人。”

  扔下這句話,小二轉身就走,殷勤的盯上另一戶人家。

  看這樣的場景,李老太暗自呸了一聲,果然是小人難纏。

  用自己粗糙的手摸摸懷里的銀子,這次出來自己可沒有帶多少,最多就帶了二兩,剛剛報名花掉了一兩半,就只剩下半兩銀子了。

  前段時間家里還是有幾貫錢,但是因為不好存放,所以特意換成了銀子,就為了這次來鎮上方便。

  一家人在那堆便宜的書寫工具那里挑挑揀揀,最終拿了三套寫字工具和幾刀紙,去結賬的時候可把李老太心疼死了。

  就這么一點破東西,一花就要花四百文,真的是心痛啊,而且后面陸陸續續還要用很多的紙。

  想著以后的花銷,李老太不由得嘆了口氣。

  揣著三套紙筆帶著一家人走路回家,三個孩子走不動之后各自背在他們老爹身上。

  ——

  寅時末(早上5點)

  李家的院子在月光的照射下依稀可見,就像蒙上了一塊透明的紗,若隱若現。

  二房屋中,兩個小身影睜開眼睛,輕輕的掀著自己的被子,盡量不要發出聲音,小心翼翼的挪下床。

  目光轉向了兩個大人,仔細的聽著他們均勻的呼吸聲,確保他們睡著了沒有被吵醒,這才松口氣。

  兩道微不可查的聲音慢慢響起。

  “姐,你去開門,我去拿滑滑液。”

  “好”

  兩個小身影走向兩個地方,一個小身影輕輕的放下門栓,緩緩的打開門。

  另一個小身影摸到一張破舊的桌子旁,小心翼翼的蹲下去,又轉頭看向了躺在炕上的兩個大人,發現他們兩個并沒有被門輕微的咔哧聲吵醒。

  弓著身子爬進去,在漆黑的屋子里,試探性的摸著,等手觸摸到不同于地面的觸感,連忙一把抓住,把東西拿了出來。

  拿出來之后又看了看床上的兩個人,然后才慢慢的從桌子底下鉆出來,一步一步,秉著呼吸小心翼翼的走向打開的門口。

  兩個身影相遇,抓著東西的身影往門外跨區,確認一下距離,另一個身影轉頭盯著炕上的兩個人,防止兩個人突然驚醒。

  出門口的那個身影打開手上的東西,粘稠滑潤的乳液狀的東西緩緩的滴在門檻外適當的距離。

  等乳液狀的東西全部滴盡,那個身影緩緩退進門里,另外一個身影像之前那樣小心翼翼的把門關上,把門栓栓上。

  任務完成,兩個身影鉆回自己的被窩,至于那包裹粘稠的東西則放在了一個人的鞋子尖。

  ——

  陽光破曉,公雞的啼鳴聲咯咯咯的響起。

  李老二隨著這聲雞叫醒來,感覺下腹尿意翻涌,下意識迷迷糊糊的就起了身,穿上自己的鞋子,深一步淺一步一邊打著哈欠一邊往門的方向走。

  因為是在家里,所以都不用看就知道門在哪里,模糊著眼睛就把門栓給卸了下來,打開門,抬起自己酸軟的腳踏向門外。

  預料中踏實的感覺并沒有迎來,伸向門外的那只腳不知怎的就往前滑了一大步,你老二這個時候還沒有醒,意識正處于模糊,自然就反應不過來。

  等驚醒過來,身體已經不受自己的控制了,往前一滑,后腳的膝蓋處正好磕上了門檻,咔嚓一聲,好像有什么東西斷了。

  隨之而來的就是李老二凄厲的喊叫聲。

  “啊啊啊……”

  這一聲異常洪亮,響徹整個院子,連周圍的鄰居都從睡夢中驚醒,茫然的看向周圍。

  最先反應過來的就是孫美,因為大門是開著的,所以聲音最先刺入孫美的耳朵。

  這聲音多熟呀,這可是跟她生活好幾年的丈夫的聲音,聽見丈夫這么凄厲的慘叫聲,孫美本來還昏昏欲睡的腦子立馬驚醒了,手腳利索的從床上爬了起來。

  下意識就往聲音的來源處一看,發現自己男人斜倒在門檻外,那尖叫聲正是從自己男人嘴里發出。

  孫美心里突然咯噔一聲,連鞋都來不及穿,光著腳就跑了過去。

  三個丫頭也被這一叫聲驚醒,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把目光轉向來源處。

  李老二的一聲叫聲,把李家所有人的瞌睡蟲都叫跑了,所有人都連忙穿上鞋子打開門出來看了看情況。

  孫美看見自己男人的姿勢都懵了,雙腿大開,兩只腳擺成了直線形,卡在門檻上,卡在門檻上的那一條腿的小腿明顯與大腿分離了一些。

  嗡的一聲,孫美的腦子慌了,下意識就開始哭嚎起來。

  “哎呀!他爹,你這是怎么了呀,腳怎么成這樣了。”

  這聲音異常的響亮,傳進了所有人的耳朵,眾人的速度又快了一些。

  孫美下意識的就想把手抓住自己男人,但是看了看自己男人這扭曲的姿勢,又不敢動,只能顫抖著手把手放在空中,不知所措。

  看見這個場景,坐在炕上正要穿鞋的兩個丫頭嘴角閃過了一抹笑容,只不過這一抹笑容異常的短暫,如果不是李紅蘭無意間看見,說不定都以為自己眼睛瞎了。

  看看門口哀嚎和哭嚷的兩個人,心里突然明白了些什么。

  但是并沒有揭穿的意思,她們三個姐妹可是同一條船上的螞蚱,這兩個姐姐做的事絕對不是無用功,反而是有利于自己三個人的。

  自己又不是豬隊友,干嘛扯后腿呀。

  所以李紅蘭就當自己沒看見,跟著兩個姐姐穿著鞋就過去了。

  其他的人這個時候也差不多打開了門,看到了二房門口扭曲姿勢的李老二。

  眾人的眼睛都因為驚訝瞳孔都睜大了,唯獨明月一臉佩服。

  真的是六六六呀,這是門檻練瑜伽?這初入門姿勢有點過度標準了吧!

  舞蹈生的一字馬都沒有他弄的直,舞蹈界的標桿呀!

  在其實他人懵逼的情況下,李老太最先有了反應,小步子嗦嗦的就快步走過來,一腳踹開坐在旁邊抖手的孫美。

  把孫美至少踹到了半米以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