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穿成男主他媽我躺贏了 > 第341章 男主的踏腳石繼母19
  李寧遠的臉色瞬間蒼白起來,僵硬的坐在剛剛挪過來的位置上,嘴唇微微顫抖,腦子一瞬間空了,愣在原處。

  明月眼中閃過一瞬的笑意,隨即又快速的恢復平靜的心情,裝作擔心的問道。

  “小遠?怎么了?”

  李寧遠被明月這一句話驚醒過來,頭猛的一顫,下意識回答。

  “沒事兒。”

  手腳僵硬的往后挪,慢慢的挪回原來坐的位置,返回原處之后靠在墻上不知道在想什么。

  看著他做回原位,明月也沒有心思分在他身上,點一下自己剛剛暫停的按鈕,繼續開始刷劇。

  中午飯并沒有做,家里放糧食的房間被李老太鎖了起來,今天早上的食材是昨天晚上就拿出來的,而今天中午的食材因為早上太急并沒有拿出來。

  即使現在快到中午了,也沒辦法做飯,糧食全都被李老太鎖了起來,這些媳婦們也不敢動,這要是動了李老太回來那不得被罵死,所以還是躺在炕上等等吧。

  這個時候的李老太也帶著一家子人回來了,門一打開,院子門巨大的咔哧咔哧聲就響起了,房子里面的幾個人也起來了。

  李老太還一直在心疼著剛剛給的半兩銀子和十文錢呢,現在肚子咕咕叫,心情就更加不好了。

  至于為什么不剛剛在鎮上買吃的,那當然是外面的吃的多貴呀,花那個錢干嘛?忍一忍回來吃不一樣的。

  由于肚子的饑餓,李老太一回來就打開了放糧食的屋子,自己一個人進去拿了一些糧食回來。

  張麗可是餓的不行,見糧食一出來屁顛屁顛的就去端,那迫不及待的樣子又遭李老太一陣唾棄。

  “呸!饞貨。”

  這句話不痛不癢,對于已經被罵了好幾年的張麗來說就是左耳朵進右耳朵出,絲毫不當回事,端著吃的就去做飯了。

  李老太看著自己幾個兒子,揮一揮手先讓他們回去。

  “等一下吃完飯再說老二的事,先回去休息休息,這跑了一上午也累了,等一下等肚子吃飽了再說。”

  眾人各回各的屋子里面,明月剛剛跑出來聽這話打道回府,轉一個身子又跑回炕上。

  其實這古代村里的條件實在是不太好,房子雖然說是木頭做的吧,但總是有一些木頭屑掉下來,可能是因為房子太老的原因。

  明月最開始來的時候炕上的被子簡直就是不能看,臟兮兮的,后面幾天提早起床把炕上的被子好好的洗了七八遍才洗干凈。

  現在也算勉強能看。

  李老大一進屋就坐在炕上,跟明月講這次去的事情,尤其是說到那十兩銀子的時候,明顯有些重音。

  旁邊的李寧遠也坐在他爹身邊仔細的聽著,尤其是聽到這十兩銀子,更是睜大了眼睛握緊自己的拳頭。

  說完鎮上李老二被大姨夫診斷后的結果又重重的嘆了口氣。

  “哎,小杏呀,你說這老二也是,大清早出門都不看門檻,這一滑家里的銀子全都得給賠進去,而且花了還僅僅是保住命,根本就治不好,這治不好還花這么多錢,這不是花冤枉錢嗎。

  這可是十兩銀子呀,看娘那個樣子,說不定這十兩銀子就是最后的家底了,這要是把這十兩銀子花了,那不就是把我們大房家的銀子也給花了,這還得了。”

  明月不知可否,這個李老大平時不是說讓自己多包容包容其他人,多讓讓其他人嗎?

  這一回,怎么不奉獻自我把所有銀子都給老二保命呢?

  果然就是個雙標黨,一旦涉及到自己的利益,那所謂的奉獻精神也就是一張紙,隨時能夠撕破。

  表面裝的倒是好,一旦發生什么大事真面目都露了出來,惡心。

  這回我倒要以其人之道還以其人之身,看一看我惡心你你是一種什么感覺。

  明月故意裝作驚訝的看著他,用著手捂住自己張開的嘴微微吸氣,睜大眼睛一臉譴責的看著他。

  用很不可思議的語氣說道。

  “你怎么能這樣說呢?老二那可是你弟弟呀?這十兩銀子能保住他的命為什么不保呢?

  這十兩銀子難道有你們的兄弟情重要?

  你怎么是這種人,平時叫我多寬容寬容其他人,讓讓其他人,結果沒想到在這個關鍵時刻,你竟然棄你二弟不顧,這不是狼心狗肺嗎?”

  明月快刀斬亂麻的把他頭上的老好人帽子刷刷刷砍成碎片,反手就扣上了一個狼心狗肺的帽子,心里暗暗的為自己點個贊。

  李老大本來還以為明月和他一起罵李老二的,畢竟他們才是夫妻倆是一邊的。

  沒想到明月是這個反應,頓時把他噎住了,臉脹的通紅,下意識的就揚手反駁。

  “沒有沒有,我也不是說不治二弟,實在是二弟那個病,花了錢也治不好。”???.

  明月直接忽略了后面的兩句話,只聽前面的兩句話,嘴里不停的哦哦哦,用手掌撫了撫自己的胸口,平靜自己剛才震驚的心情。

  然后又繼續出招。

  “我們的確得好好治二弟,畢竟那可是你的兄弟,即使花了這十兩銀子治不好人至少能保住命吧,保住命就有希望,至于其他的以后再說吧。

  等一下娘肯定要商量這件事,你要給我統一口風,一定得支持娘花這十兩銀子治二弟。”

  用自己灼灼的目光盯著李老大的眼睛,仿佛要等到他的答案。

  李老大騎虎難下,很想收回自己剛才說的話,這娘們兒簡直不是好人,腦子都沒有,這要是花了十兩銀子,家里不就被掏空了,花的可不止二弟的那一部分,這是大家好幾年的積蓄。

  本來是想引導這個婆娘等一下在娘商議二弟這件事情的時候當自己的講話人,自己在旁邊再當當老好人。

  那么自己的形象就不會被破壞,自己只是迫于無奈才遵從大家的決定。

  結果沒想到這婆娘腦回路這么清奇,這一下子一把火架上來,自己騎虎難下,等一下想說不治了都不行。

  但是這個時候,心里就跟用刀劃了一樣刺痛,只能含糊的嗯嗯了幾聲。

  李寧遠本來還是坐在旁邊老老實實的聽,聽到這個結果簡直跟熱鍋上的螞蟻一樣。

  畢竟年齡還小,說話沒有那么過腦子,而這件事情又有關于他讀書的事情,急的一下子嘴巴就禿嚕了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