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穿成男主他媽我躺贏了 > 第343章 男主的踏腳石繼母21
  另一天早上一大早,一家子人吃完早飯之后,李老太帶著三兄弟去租村口老頭的牛車,準備今天就把李老二給帶回來。

  李老頭留在家里,明月幾個人接著昨天的事,去把菜園的事情弄一弄。

  干了一上午活回來,還沒走進院門就聞到了一股濃濃的中藥味,一聞到這個中藥味明月就知道了,李老二被接回來了唄。

  拿著東西走進院門,放東西的時候還特意往李老二家的房間那里瞄了一眼。

  李老二躺在床上,因為是平躺的所以看不清楚神情,孫美坐在那里小聲的在跟李老二說什么,用自己的手不停的抹著眼淚。

  。。。。

  這個孫美也是夠了,現在坐在床旁邊哭有什么用,連藥都不熬。

  不用想就知道這藥味從哪里出來的,肯定是那三個丫頭在熬,也是無語了。

  那三個丫頭一個比一個驚,尤其是二丫頭和三丫頭,兩個一個穿書者一個穿越者,說不定就懂點中藥知識,加點什么有毒的藥進去。

  連自己動手都不用動手,李老二直接一命嗚呼,這一命嗚呼了也沒有什么兒子出來,也沒有理由把他們賣進青樓了。

  而正在熬藥的李紅梅也正如明月預料的那樣,偷偷從旁邊的墻角拿出一把綠色的東西,在其他兩個丫頭面前正大光明的丟了進去。

  其他兩個人看見這個場景也沒有說什么,就當做什么也沒看見一樣。

  李紅菊心里還是有點猶豫的,再過一年就是四妹妹來的日子了,如果這次爹直接死了,那么四妹妹肯定不會來了。

  但是,看著這周圍的環境和這個窮的要死的家庭,四妹妹說不定也不想來這里,到時候能投個更好的胎。

  至于李紅蘭,現在她還是裝的好好的,把自己當做這個家庭的小妹,而其他兩個人也沒有發現,至于為什么不發出疑問,那當然是兩個姐姐之前交代過。

  自己作為一個好妹妹,當然是聽從兩個姐姐的話,做個腦殘粉,做個好舔狗。

  舔到最后應有盡有。

  隨著日子一天又一天過去,李老二的身體越來越虞弱,這也跟大夫說不花錢的癥狀一模一樣。

  看著李老二的呼吸越來越弱,孫美不停的在哭,不停的在哭,也不知道哭自己以后寡婦的命運還是李老二的死亡。

  終于在接回來的三個星期后,李老二的呼吸在那一天的正午時分停止了。

  人死了自然要操辦棺材的事情,在這村里可不興買什么棺材,跟里正報備一下,去山上砍棵木頭下來,花幾十文錢請村里的木匠做個棺材。

  家里窮成這樣自然也不可能辦什么酒席,把人裝進去,幾個兄弟扛著棺材,三個丫頭在后面哭,還跟著家里的一大群人時不時掉幾滴鱷魚的眼淚。

  找到家里的祖墳埋了進去,這就算喪事辦完了。

  用花一個銅板買的陰間銀子燒了燒,然后幾個丫頭在那里哭一陣,也就差不多了。

  李紅菊自然不是傷心的眼淚,而是開心的哭了,終于,自己終于改變了自己的命運。

  爹死了,娘又是個軟弱的性子,被娘家攛掇攛掇肯定會答應改嫁的,如果自己幾個人是男娃,說不定還有可能不改嫁。

  而自己幾個是女娃,相當于是她的恥辱,那就更沒有什么可留戀的了。

  這也相當于沒了爹娘,自己三姐妹的親事就由奶做主了。

  而且大娘也是個好的,如果自己去求她,到時候還可以給自己三姐妹挑個好人家,嫁過去了慢慢經營生活,總比前世好。

  李紅梅差不多也是這樣想的,只不過想的更加全面一些,她作為一個現代人,到時候借鑒一下現代的營銷手段,去賣賣東西。

  賺到的銀子給自己看中的人家,自己就可以心滿意足的嫁入自己看中的人家了。

  李紅蘭的思想就是抱好這兩個姐姐的大腿,兩個姐姐好了還擔心她們不操心自己的以后嗎?

  輕輕松松只要躺平,做個好妹妹,靠姐升級,完美。

  辦完了喪事,家里又如以往那么平靜,只不過這種平靜很快就打破了。

  在李老二下葬的一個星期后的早上,明月洗漱完起來,準備吃飯的時候,發現今天的早飯竟然沒有人做,孫美人不見了。

  李老太看見桌子上沒有煮好的早飯,立馬兇神惡煞了起來,對著李老二的那個屋子就喊。

  “老二家的!老二家的!你睡去死呀,怎么一大清早的早飯都不做,你真是越來越懶了!……”

  李老太嚎了好一長段話卻發現那間屋子里一點動靜都沒有,轉頭問了已經起來的三個丫頭。

  “小菊,你那個懶貨娘人呢?怎么大清早人就不見了?你們三個起來的時候看見人了嗎?”

  三個丫頭齊齊搖頭,都說沒有看見。

  李紅菊一邊搖頭一邊想著昨天晚上的身影。

  孫美娘家人在他男人死的時候來過一趟,來那一趟之后孫美就整天心不在焉的,以前從來不整理的東西這幾天也開始整理了,都放在自己的柜子里面。

  陪嫁衣服和他們小家攢著一點點銅板,都放在柜子里了。

  一覺睡到天亮,本來睡在旁邊的娘卻突然不見了身影,柜子里面的東西也不見了,這一看就是跑了。

  但是自己不知道呀,我今年才五歲呢!正是睡覺的時候,我只是一覺睡到了天亮,娘就不見了,我還以為她早早起床去煮飯了呢。

  見幾個丫頭齊齊搖頭,李老太心里突然一咯噔,這不會回了娘家要改嫁吧?

  之前看老二家的自從老二死后精神恍惚的樣子還以為是太過傷心導致的,可是換一個角度就覺得不對勁了。

  這也不光光是老二死后,老二下葬的那天老二家的娘家人也來了,還躲在一邊說了好多話。

  當時沒有多想,只是以為是安慰安慰,結果現在想想那時候不會就攛掇老二家的改嫁吧?

  老二家的雖然性子很軟,那也是干活的一把好手呀,這要是跑了自己損失不就大了。

  但是,其他人家里的兒媳婦兒男人死后就立馬回娘家改嫁了,這也沒說不讓改嫁的先例呀!

  想來想去,越想越不對勁,只能先壓下自己的心思。

  看著這桌上還沒有的早飯,這老二家的走了,吃早飯就得給老大家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