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穿成男主他媽我躺贏了 > 第344章 男主的踏腳石繼母22
  李老太喵了明月一眼,粗著嗓子沉聲說:

  “老大家的,這早飯你先做著,等一下我們一家人去老二家的娘家去看看,看一看老二家的是不是回娘家了。”

  明月能怎么辦,只能老老實實去做飯,這家里三頓飯,跑了一個這早飯只能輪到自己,不過幸好是比較輕松的早飯,只要把紅薯的皮削掉,切切,然后全都丟鍋里煮就可以了。

  明月走出去的時候還聽著李老大摸不著頭腦的問李老太。

  “娘,等下地里的活還多著呢,為什么一家人要跑到老二媳婦家去呀?”

  李老大真的是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平時他的腦子也是靈活的,最主要是實在想不到這一處去,沒想過這個結果。

  李老太用自己的手狠狠拍了一下李老大的榆木疙瘩腦袋。

  因為老二媳婦兒跑回家了心里還有點怒氣,這老大撞上頭來,正好發泄發泄,所以力道就重了很多。

  “你傻呀你,老二家的這在老二死后跑回家,這肯定是想著改嫁呀!

  老二家的這要是跑了,家里不少了一個壯勞動力,少了很多糧食,說話也過過腦子,別啥也不懂的就說出來。”

  李老大被打的腦袋發出砰的一聲,腦子暈暈的,心里也有了點火氣,下意識的就回回去。

  “那老二家的回去改嫁了,我們也沒辦法插手呀,這誰家兒媳婦男人死了改嫁了還要婆家同意嗎?”

  這句話直接戳到了李老太的心坎上,氣的又啪的一聲。

  “你給我閉嘴,我不是說等下一大家人去看看呀,能把人要回來就把人要回來,這要是去人家了勞動力不就是人家的了!糧食不就是人家的了!你給我閉嘴,別把你老娘我給氣死。”

  李老大被這啪啪兩個腦瓜子打的頭都痛,生怕再被打一下,成為老娘的出氣筒,連忙跑出去回了自己的房間。

  李老太看那溜的老快的李老大,火氣還沒發泄完,看見那三個拖油瓶賠錢貨,對著三個丫頭就開始吼。

  “看什么看,不幫你們大娘去做飯呀!這本來是你們娘做的事情。

  還有你們兩家,全都給我回去,吃飯了再出來,看見你們兩家人我老婆子頭痛。”

  一家子人散開,各自回到自己的屋里,而三個丫頭則去廚房幫明月洗紅薯。

  這一家子十多口人,不說糧食之類的作物,那些只要洗洗就可以,紅薯那是要洗干凈削皮再切再丟進去的。

  李紅梅一進廚房就去灶臺那里架火了,四歲小小的人兒架起火來熟練的不行,一看就是經常做的。

  李紅菊和李紅蘭則在這邊幫明月洗紅薯,水之前明月已經打好了的,見兩個丫頭在那邊洗,明月干脆就挪過來削紅薯皮,啪啪幾下就把紅薯切成大小適合的段。

  李紅菊一邊洗還一邊跟明月套話,五歲的小丫頭瘦的不行,手上就跟皮包骨頭一樣,一點肉都沒有,看起來異常可憐。

  但是那眼睛卻很靈動,仿佛會說話一樣,給普通的臉蛋加了很多光彩。

  這個時候正用自己霧蒙蒙的大眼睛可憐兮兮的看著在那邊削紅薯的明月。

  “大娘,我娘是真的要改嫁嗎?”

  明月手中利索的削紅薯,聽到這話直接點了頭。

  “很有可能是。”

  說完這句話之后也沒有繼續說話,而是仔細專心的盯著手上的紅薯。

  經歷這么多世界,不說別的,這刀工可以說是很高的水平的,雖然沒有專門練過,但是無名決的劍法殺人還是很利落的。

  熟練一門劍法再用這菜刀,也是有點觸類旁通的意思。

  李紅菊又再接再厲的開口,先夸了明月的刀功然后再說出自己的目的。

  “大娘,你這刀功好厲害,我從來都沒有見過誰能把菜刀用的這么厲害。

  還有我娘的事情,我娘這回要是不回來了,那么我們三姐妹是不是就沒有爹娘了呀?”

  彩虹屁誰不愛聽,雖然后面帶著目的,但是自己原先也是想幫幫這三個可憐的丫頭的,這個時候說出來也沒什么問題。

  手上繼續削著皮,嘴上說著。

  “沒事兒,你們三個丫頭沒有了爹娘,還有奶呢,而且還有我這個大娘呢,只要你們平時勤快一些,總也餓不死你們。

  以后你們奶把你們嫁人的話,肯定會要很高的聘禮,這也是沒有辦法的,到時候你們看你們喜歡誰,我在中間幫你們周旋周旋,總而言之會照顧一下你們。”

  李紅菊沒想到明月會說的這么痛快,還以為自己要慢慢的磨,明月才會慢慢照顧著自己三姐妹,激動的直接跪了下去,狠狠的跟明月磕了三個頭。

  一邊磕還一邊激動的說。

  “謝謝大娘謝謝大娘,我以后一定要好好的孝順你。……”

  其他兩個人也不是吃素的,這個時候也立馬跑過來一起跪。

  明月都被這個架勢嚇懵了,放下自己手中的東西走過去把三個丫頭給扶了起來。

  “不用不用,作為你們的大娘,我有這個責任。”

  把三個丫頭扶了起來,看著她們通紅的眼睛和額頭上隱隱約約的血絲。

  肯定是剛才磕頭磕得狠了。

  也是,大丫頭是重生者,這個時候正是轉折點,根據原主前世的作風,如果答應了肯定會幫到底的,這不就等于改變了這一世的命運,自然非常的感謝和激動。

  而二丫頭和三丫頭是其他世界的人,從自己熟悉的世界來到了這個陌生的世界,總是有些不適應,像無根的浮萍,努力的掙扎著改變自己的命運。

  這個時候終于看見了希望,也可以真正在這個世界安定下來,重新開始自己的新生。

  這兩個人何嘗又不是另一個自己,雖然自己的性格比較隨遇而安,在各個世界也能夠很快的適應,但總歸還是適應陌生的世界,根本就不可能跟原主一樣對這個世界這么熟悉。

  總是保持著很高的警惕性,只要有可能危害到自己的事情一件也不會做,一點點危險也不會冒。

  總歸還是自己的性命重要,也可以說是有點自私自利,但這不是人之常情嗎?

  自己穿越這么多世界,總不可能人人都幫,只有在保證自己完全安全的情況下,才有可能也可以說才有閑心去幫助別人。

  ————

  今天正常四千字,打卡完成,沒有啦沒有啦沒有啦,睡覺睡覺吧小可愛們。

  晚安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