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穿成男主他媽我躺贏了 > 第354章 男主的踏腳石繼母32
  那是一根非常細的棍子,上面沾滿了泥巴,李老頭小心翼翼的把棍子上的泥巴抹掉,甚至不注意的還在自己身上擦了幾把。

  要是平時比較愛干凈的他根本就不會做這個舉動,但是這個時候所有的精神都在那根木棍上,沒有注意到這些。

  等把木棍上泥巴擦的差不多的時候,放在了面對所有人前面的,也在最左邊那個碗前面的位置。

  這是李老四的木棍,剛剛李老三選擇了最右面,李老大選擇了中間,剩下的左邊自然就是李老四的。

  李老四看著那一根極細,非常短的棍子,心里涌起了一陣慌亂,這是最短的嗎?

  難道真的是要自己去嗎?

  李老四顫抖著身子,整個身子開始不規律的抖動,先是咽了咽口水,接著用顫抖的聲音開口問李老頭。

  “爹,這…是最短的嗎?”

  李老四感覺這句話已經用了自己畢生的力氣,這輩子都沒有說過這么累的一句話。

  李老頭搖搖頭。

  這一瞬好似像是注入了靈魂一樣,快要揚起笑容,但是下一句話又重新把他打下了地獄

  “不知道,剛剛我折的時候忘記了,我也不知道那三根小木棍被我折成什么樣,只能等下挖出來才能知道。”

  這句話左右著全場的情緒,有的人心里懷著希望,有的人快要身處地獄。

  接下來李老頭又開始挖中間的一個泥碗,等把那一根小木棍擦干凈之后放在了同樣中間一碗泥巴的前面。

  這也是一根非常細比較短的棍子,但是從肉眼可見明顯比左邊一碗剛剛挖出來木棍要長的多。

  說是長的多,最多也是長半個拇指的寬度,但是處于這生死關鍵,這么短的距離也被無限放大。

  李老大和李寧遠看到這個結果頓時松了口氣,長就好長就好,越長越好。

  李老大這個時候暗暗慶幸自己剛才搶先一步,幸好提前一句話說了選中間的,并沒有中老四的套路,自己的木棍長度比老四長,那就說明自己肯定就不用去了。

  自己剛剛打破了形象也算是有了結果,這樣做是值得的。

  李老大畢竟是成人,這個時候還勉強站得住,李寧遠就不行了,剛剛因為太過集中注意力而且長時間站著不動腿已經麻了,這個時候聽到爹不用去的消息。

  大喜之下撐不住身子跌坐在地上,心里是止不住的高興,不光光是為李老大高興,還有自己未來的希望。

  如果李老大去了,能夠掌握自己的只有這個后娘,接觸了這么久,自己賣乖討巧了這么久,這個后娘也不吃這一套。

  果然就像娘說的那樣,終究還是后娘,終究還是不會真心的對自己好。

  自己只有靠自己,勉強靠靠這不靠譜的爹,才有可能獲得美好的未來。

  可是,娘說的讀書真的好難呀,根本就記不住。

  李老大是高興了,但李老四這個時候感覺自己被打下了地獄,看著李老大那那么長的棍子,自己那么短的棍子。

  心慌的不行,難道真的是自己去嗎?

  這個時候頓時就后悔了起來,自己剛剛是想選中間那碗,但是為了套路老大,非要說那一句客套話,當時要是不說那句話,直接選多好呀。

  這個時候恨不得給自己一個大嘴巴子,要你多事要你多事,你要是不說話多好啊,這個時候好了,要去了!

  杜秀蓮的眼淚已經嘩嘩嘩的下來,從李老三身邊跌在地上,平時潑婦的樣子也不見了。

  心里跟梗著一塊石頭一樣,根本就說不出話,只能默默的流淚,感覺這白天的光都不見了,陷入了無邊地獄,感覺自己都能見到奈何橋了。

  激動過度直接暈了過去,李寧泉小小的人隱隱約約知道這次的事情,見娘暈了,立馬跪下來開始哭嚎,小小的人兒嗓門挺大,傳遍了整個堂屋,甚至連周圍的人家都能聽到。

  但是在這個時候這個哭嚎聲并不稀奇,村里人大部分的家里都是這個哭聲,甚至有的更加絕望。

  李老四這個時候也沒心思管自己婆娘孩子,連看都沒有看一眼,即使杜秀蓮暈倒的時候身子重重的磕在地上的聲響和孩子凄厲的哭嚎聲也沒有發現。

  而是直勾勾的盯著那最右邊,最后一個碗,心里不停的在祈禱,千萬要最短千萬要最短。

  李老大這個時候已經高枕無憂了,剛剛的緊張一掃而光,恨不得在這里大嚎起來,接下來的事情沒有他的份了,這個時候也有心情看戲了,目光也盯在最后那一個碗上。

  在所有人的目光中,李老頭拿出了最后一個木棍,那是一根極短的木棍,如果說最左邊的一根木棍有兩個手指長,那么這最后的一個木棍就只有一半了。

  從老頭從泥土里挖出來的那一刻,所有人都看到了那一根極短的木棍。

  這一刻,在無邊惡魔地獄渾身發寒的李老四感覺自己一瞬間就上了天堂,周圍都是暖洋洋的。

  李老四高興了,但是李老三就跟用雷劈了一樣,一動不動,一動不動,看著那一根明顯比前兩根更短的木棍。

  張麗也是一樣,渾身發顫,發冷,發刺,就像大冬天有人把她塞進了結滿冰的河里,還不停的有無數人用針刺著她。

  明明之前天還在無邊的天上好好的,但是此刻,天塌了!

  那天,崩塌了!!

  無盡的黑暗涌進她的眼中,越來越多越來越多。新筆趣閣

  天塌了!

  張麗沒能夠經受住這種殘酷的結果,昏厥了過去。

  李老三也沒有想到是這個結果,如果爹娘之前偏心,那肯定會是自己去,但是!

  爹娘這次并沒有偏心,這是完全公正的,并沒有任何其他因素。

  而且自己還占有優勢,自己是第一個選的,第一個站起來選的。

  可是!

  沒想到自己第一個選還是自己,這是為什么?這是為什么!

  如果之前這不公平的,自己還有可恨的人,心里還有一個執念,這是爹娘偏心!這是他們偏心!

  可是!

  這次他們并沒有偏心呀!這是自己選的呀!自己選的呀!

  李老三一步一步的挪到桌子前,用自己已經顫得不像樣的手拿住了那一根決定自己命運的短棍。

  它那么細那么短,那么細那么短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