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穿成男主他媽我躺贏了 > 第364章 男主的踏腳石繼母42
  李老太心里急得不行,這該怎么辦呀?這個該怎么辦呀?

  經著李漢老頭一說,所有的村民目光都聚集到自己身上。

  明顯就是在好奇這件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畢竟在解決了李漢一家橫行霸道的事情之后,這么個八卦還是讓村民們特別好奇的。

  在這個關鍵時刻,李老漢心一恒走了出來,目光直直盯著李漢老頭。

  “李漢!官府辦案還要證據呢,總不可能你胡說八道發幾個誓就可以吧?

  難道就你敢發誓嗎?我就不敢嗎?我李老漢就在這里發誓,如果剛剛你說的那件事是真的,我李老漢就天打五雷轟和第四輩都沒有男丁!”

  李老太都被李老漢給嚇到了,就自己剛剛看到老大的反應,這件事情絕對是真的呀,自己這老頭子發這樣的誓,這天上可是有老天爺的。

  但是老頭子這誓發都發出來了,而且發的這么狠,自己也不可能當成反駁,心里急得都快冒煙了,可表面上也不能表現出來一點。

  李老大和李老四也是一驚,沒想到爹會發這么毒的毒誓。

  而明月適當的露出安定的神情,好像是信了李老頭的這話。

  李漢老頭知道自己家的老四不會說謊,也是被李老頭嚇了一跳,這可是真的呀!這里老頭還真敢發誓。

  問題是李老頭這誓一發,自己就騎虎難下了,兩個人都發了誓,都說自己是對的,而當時又沒有證據,那這個時候又該信誰呢?

  而且兩個人發的都是毒誓,那可是第四代沒有男丁呀,沒有男丁那個是斷子絕孫呀,尤其是在這個古代,光宗耀祖仿佛印在骨子里,而有男娃正是這個基礎。

  這個時代的科舉只能由男人參加,這就意味著進官場的性別只有一個,那就是性別為男。

  如果第四代之后沒有男丁了,那不就等于斷子絕孫。

  周圍的村民即使不知道這兩個人誰對誰錯,但是這個時候還是嚇的心驚膽戰,兩個狠人呀!

  動不動拿以后的子孫發誓。

  里正的老心臟都被這兩個老頭嚇得要死,你一個誓言我一個誓言,而且發的都是毒誓,現在都不知道誰是真的了,畢竟這誓發的可真是毒。

  原本李老漢占據的優勢一下子倒了,雙方現在呈據拉鋸戰,你說你有理我說有我有理,而且現在又沒有明確的證據。

  這李漢家的老四說是在蘆葦叢中聽到了,但是也不能光憑他一張嘴呀,又沒有證據。

  這要是判定李漢家的說的是對的,以后誰都可以在蘆葦叢旁聽兩耳朵,然后到村里胡說八道,那以后還要得了。

  今天是李漢家的老四說李老大和李老四要殺李老大的婆娘,那明天就是殺自己,這還得了!

  這件事要是拿不出證據,也不能隨隨便便說哪一方對哪一方錯,而且按正常的道理來說。

  就算李老大不喜歡自己婆娘,想要殺,那也不可能跟李老四和村里的那個二溜子說,這不是讓別人知道自己是殺人兇手嗎?

  如果是李老四還有一點點可能,畢竟那是他親兄弟,但是這村里的那個二溜子,這怎么可能嘛!

  里正站到兩個人中間,轉頭一人看了一眼,捂著嘴巴咳嗽了幾聲。

  首先將矛頭對向李漢。

  “李漢,你說說,還有沒有其他的證人?總不可能光你家老四的一張嘴,死的都能出成活的,官府辦事還要證據呢!

  如果你發誓了,這李老漢沒發誓還有點可能,但是你看你這李老漢都發誓了,而且發的都是這樣的毒誓。

  你這樣我們怎么分辨?”

  里正這話一出,直接戳中了圍觀村民的心,對呀對呀,他們也是這樣想的,里正這話簡直說到他們心坎里了。

  這就是他們現實中的嘴呀!都不用動口的那種。

  瘋狂為里正打call!!

  李漢被這一句話問的一震,他也不知道呀,他確認自己發的毒誓自己絕對不會有事,畢竟他可是很注重自己家的子嗣的,說不定以后就有一個光宗耀祖的呢!

  這個時候被李老漢反將一軍,自己倒沒有話說了,真的是失策失策。

  看來想要把這李老漢一家打到泥地里的想法是做不到了,這李老漢是真的狠呀!連自己都咬!

  李漢悻悻的回道:

  “里正,我可以保證我說的話是完全正確的,沒有一句話說的是錯的,畢竟你們大家也知道,我是非常注重男娃,怎么可能把這件事情發要實現的毒誓。

  可是那事也是我的家老四經過蘆葦叢聽到的,當時也就他一個人,怎么可能有其他人聽到當做證據呢!

  而且我再怎么想也想不出這樣的事情來呀,我要是做的絕一點,直接說李老大和李老四兩個人之間有什么不是更好嗎?

  算了算了,我今天自認倒霉,錢我已經賠了,這句話就當我沒說。

  如果你們還不罷休的話,老頭子在這里跟你老李家道歉,是我胡說八道,這總行了吧!”

  李老頭見李漢態度松軟了,也不敢再追究,萬一自己死命追究,這李漢狗急跳墻,說就是這樣的,那可怎么辦呀。

  而且也不確定有沒有其他人還聽見了,萬一事情鬧大了,又出來一個人怎么辦?

  這個時候只能裝作寬容大度,原諒這李漢了。

  李老頭哼哼了幾聲,撫了撫自己的胡須,用著軟和的語氣說道:

  “沒事,大家鄉里鄉親的,你真心道歉了我也不計較了,今天這件事情就這么算了,以后你們還敢打我們家幾個孩子,我們可是要告到官府去!

  更何況還是上私塾的事情,上私塾是多么重要的事情,你幾個孫子要是再這樣我們村的村民可不答應,畢竟誰家沒有幾個孩子上私塾。”

  李漢自然是連忙回答:

  “好,好,好,我一定好好教訓他們,他們要是再敢做這樣的事情,我就讓他們在你們家跪一個一天一夜,我李漢說到做到。”

  周圍人云里霧里,都是墻頭草,公說公有理,他們就在公那邊,婆說婆有理,他們就在婆那邊。

  畢竟他們也不知道誰撒謊了,誰說的才是正確的,只能看他們怎么說自己理解理解。

  現在他們兩方都和解了,而且這李漢家都答應了以后會約束自己的孫子,對他們的利益也沒有侵害了。

  現在可以把這些事情當個樂子,人家兩方都和解了,自己干嘛說哪邊撒謊,那不是得罪人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