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穿成男主他媽我躺贏了 > 第369章 男主的踏腳石繼母47
  其實說是說揍,也只揍了五拳,拳拳命中最敏感最痛的地方,盡可能用最少的拳數完成更大的痛苦和美好的經濟報酬。

  嗯~

  至于第六拳,那是工作報酬之外的,偶爾李老大做大死了,自己勉為其難加班一下。

  正常情況下想都不要想,我的力氣可是很有價值的。

  除了剛剛明月把李老大給推出去,其他的人一個人都不敢開門,不是躲在門縫看就是躲在窗戶那看。

  不過李老太倒是很激動,手上握著一根粗棍子,想打開門去救四兒子。新筆趣閣

  這個兒子是她的小兒子,那可是從小到大放在心尖尖上的寶貝,這個時候被狼撕咬成那樣,一聲聲慘叫傳來,她能不激動嗎?

  但是就在她想要打開門栓的那一刻,李老頭眼疾手快的按住了門栓,不讓李老太打開。

  把李老太扯進屋中間,遠離門口。

  李老頭腦子可是清醒的很,耳邊聽見自己兒子的慘叫聲也非常心。

  可是現在是什么情況,那么多只狼,家里除了孩子就只有七個大人。

  老四夫妻倆這個時候還被狼撕咬咬著呢,剩下的就只剩自己、老婆子、老大夫妻倆和老三家的了。

  剛剛李老頭往外面看了一遍,粗粗就看到了至少七只狼,而且屋子里面還有孩子呢。

  就老大那個性子肯定不會出來,那老大夫妻倆就要去掉,老三家的也肯定不會出來,她家四個孩子呢,而且她還是個女人。

  剩下就只剩自己和老婆子了,自己兩個人沖出去那不是送死呀,即使沖出去也挽救不了四兒子,到時候還要搭上自己兩條老命。

  這個時候不得不,你只能看著狼撕咬著老四夫妻倆,幸好的是孩子不在,昨天被老四媳婦兒娘家接去住兩天了。

  這算是萬幸中的不幸了,就算老四不在了,最少還有個香火在。

  而且還用自己的手捂住了老婆子的嘴巴,不讓老婆子哭出聲來,感受著手掌上方滴下來的眼淚。

  心里跟用刀捅了一刀一樣的,拼命的在撕扯,但是他終究是經過了這么多年,有了這么多年的閱歷,知道這個時候一定不能放老婆子出去,而且聲音都不能發出來。

  畢竟這個家現在快要支離破碎,自己和老婆子一定要撐起這個家!

  李老太拼命的掙扎,也沒有掙脫,眼淚一滴一滴的流下來,聽著四兒子的慘叫聲,頓時覺得萬念俱灰,一下子沒有挺過來就暈了過去。

  這一下可把李老頭嚇得要命,原本自己抱著拼命掙扎的老婆子突然就沒了動靜,還以為老婆子出了事,心里一咯噔。

  連忙把手往上移了移,察覺到老婆子的呼吸還在的時候頓時松了口氣,看來是暈了過去。

  暈,暈過去也好

  好歹不用聽著耳邊四兒子痛苦的慘叫聲,李老頭怎么可能不心痛,這是他的兒子!

  雖然他更偏愛老大,但是這個小的他也很喜歡的,可是現在,聽著耳邊的慘叫聲和狼聲,李老頭感覺自己全身都麻了,像是有許多人正在拿刀捅他。

  一刀又一刀,割開肌膚,插入身體里,痛不欲生。

  原本冒出來的力氣這個時候也消散了,支撐不住身子躺在地上,眼角一滴一滴眼淚正在滑落。

  李老二家的房子里。

  李老二家就只剩下李紅菊三個丫頭在這里。

  這件事情是在李紅菊五歲的時候發生的,而且那個時候家里也沒有出現人員狀況,所以并不記得這件事情了。

  李紅梅作為穿越者,自然是知道這個事件的,只是不知道具體的時間點,只能判斷就在這幾天。

  所以這幾天她都警醒著呢,幾乎整夜都睡不著覺,一聽到這個動靜就立馬拉著兩個姐妹躲進了炕柜里面,死死的拉住炕柜的蓋子。

  李紅蘭作為一個穿越者,根本就不知道這個時候會發生什么,而且這段時間她也觀察出來了。

  大姐是個重生者,二姐的話,最開始的時候還以為也是一個重生者。

  但是后來那些極具有現代化的建議就讓李紅蘭知道這個二姐絕對是從現代穿越過來的。

  只是不知道是穿書者還是得到這具身體二丫頭前世記憶的穿越者。

  反正她現在就是一條咸魚,跟著這兩個姐姐有肉吃,安安靜靜當一只米蟲不好嗎?

  躺著是真的很舒服的哇!

  而且這具身體只有三歲,也不能指望自己能干嘛呀。

  所以嘍,跟著大佬有肉吃,有大腿抱干嘛要自己努力呀。

  重生改變命運的重生者、穿書擁有這個世界劇情的大佬穿書者和一只想躺平的小咸魚這一組合。

  又怎么可能為了幾乎是不相干人的命運跑出去呢,保住命才是最重要的。

  李老三的屋子里。

  四個孩子已經被張麗鎖進了炕柜,并且讓他們不要出聲,靜靜的等著自己把他們抱出來。

  張麗則是拿了一根棍子牢牢的抵在門口,從門縫往外面看。

  這樣的舉動是為了以防狼跑到自己這個房間來自己能夠抵擋一下,不會跟李老四家的那個門一樣直接被打開。

  至于出去救人,開什么玩笑,這里還有四個孩子呢,自己沒毛病吧,而且這李老四當初在抓鬮的時候那個神情。

  呵呵!

  張麗覺得自己現在內心特別的痛快,甚至心里還在為那幾只狼加油。

  最好把這老四兩口子全都弄死,最好把老大家的李老大也給弄死。

  憑什么自己男人去當兵死了,他們兩個就安安生生在這里,都死了才好。

  他們都死了,就只剩下孫子輩的了,而孫子輩自己兒子最多,那不就最佳優勢嗎,以后家產大部分都是自己家的。

  張麗想到這里,連看見外面狼綠油油的眼睛都不覺得害怕了,反而有一股興奮,差點都笑了出來。

  老李家各房的反應都不一樣,不過都沒有出來,都躲在自己家的屋子里聽著外面的聲音。

  等明月用精神力壓迫它們全部走了之后,這些人聽見外面沒有了動靜,沒看到之前那些綠油油的眼睛。

  也沒有一個人出去,生怕開門了狼就會進來,村尾大部分的人家都遭受了襲擊,只有一小部分家里男人多的奮起反抗,打死了幾只狼逼走了狼群。

  其他家的人不是死的死就是傷的傷,一時之間,村里全都是嚎哭聲和慘叫聲,此起彼伏,異常陰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