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穿成男主他媽我躺贏了 > 第374章 男主的踏腳石繼母52
  明月連哈欠都沒打完,就發現了屋子里出現了一個異常的精神力。

  異常的精神力?

  等看那位置,這不是李寧遠嗎?

  精神力怎么增大了這么多,也不像是被人奪舍呀。

  而且精神氣息和昨天是一樣的呀,只是增大了很多。

  如果說昨天李寧遠的精神力是一個比較純凈蘋果大小的精神力,那么今天的精神力就像是在外面裹上了一層非常渾濁的東西,變成了一個大蘋果。

  人的精神力會隨著年齡的增長變得越來越渾濁,剛剛出生的嬰兒精神力是最為純凈的,后來經歷人世間的各種悲歡離合,隨著年齡的增長,精神力越來越渾濁。

  外面包裹精神力渾濁的樣子比李老頭的精神力都要渾濁一些。

  跟李紅菊的有點相似,那就是重生?而且精神力那么渾濁,那是老死重生?

  明月心里冒出這個想法之后不由的露出了會心一笑,前世的李寧遠呀!

  真好呀!今生就來贖罪吧,我會好好的對待你的!

  ————

  李寧遠緩緩睜開眼睛,看見的并不是自己熟悉豪華的臥房,而是一間土坯房,而且怎么看怎么像自己小時候住的。

  自己不是在眾多子孫的哭嚎中閉了眼睛嗎?怎么來到了這里,自己不應該去到地府輪回嗎?

  轉頭一看,就看見了年輕時候的爹,眉角不由自主的就閃過了厭惡,惡心,憤恨和殺意。

  自從自己發達之后,自己這個老爹可是左擁右抱,家里三十多門小妾,每月輪換一次,日日都不一樣。

  這些也就罷了,偏偏最后還搞出那么多兒子出來,天天的在府中跟自己斗法,想要給自己后來的兒子爭奪財產。

  呵!老李家有什么財產,這府里的財產都是自己一筆一筆攢起來的,至于這些錢有著多少百姓的苦累,那又如何,這些錢是自己的就可以了。

  因為這件事情,家宅不寧,傳得滿京城風風雨雨,差點都害自己被政敵抓住把柄貶關。

  后來嘛!自然是以絕后患,把這個人連同那三十多個小妾,以及后來的那么多孩子全部給活埋咯。

  想著他們臨死之前痛苦的哀嚎和凄慘的叫聲,以及那窒息的樣子,李寧遠心里就一陣的暢快,開心。

  伸手看看自己的手,那么的小。

  小!!小!!

  李寧遠突的眼睛一亮,小!!

  那是不是因為自己還是小時候。

  娘!這個時候是不是沒死?

  !!!

  連鞋子都來不及穿,光著腳爬下地,快速奔著往門外而去。

  臉上露出驚喜的笑容,大聲的喊一句:“娘!”

  等明月聽到這一句走出來之后,李寧遠站在原處像是被雷劈了一樣。

  腦瓜子嗡嗡的。

  腦子里只有一個想法。

  怎么會是她?娘已經死了!

  明月笑瞇瞇,經過推測自然也是知道李寧遠此刻在想著什么,他一輩子不就在惦記著他那個早死的娘嗎?

  這個時候突然發現回到了小時候,自然第一時間出來尋找,看一下他娘這個時候有沒有死。

  想要重新改變以前的命運嘛!彌補遺憾嘛!自認為是這個世界的主角,無論怎么樣都可以,做什么都可以,別人的性命又干他何事,所以自然就認為這重來一世是為了彌補他的遺憾嘛!

  呵呵!

  想的倒是美。

  世間萬物都是平衡的,做了什么因就有什么果,因果循環生生不息,自己破壞了自己的氣運,自然有其他的氣運之主頂上來。

  在正常的面位來說,主角是整個世界氣運最強的,也必須做對這個面位有利的事情,要不然面位要你這個主角有什么用。

  如果你承擔不起你的責任,反而用面位賦予你的這份氣運去肆意的剝奪生命,破壞了這個面位的平衡,氣運自然會減少。

  那個時候,面位氣運第二強的人自然而然會補上去。

  一個面位不可能因為它生命中某一瞬的氣運之主而滅亡,畢竟它的生命是漫長的。

  只是不知道現在這個面位氣運最強的是誰,或許只有等到任務完成之后,獲得完整的劇情,才能知道吧!

  明月繼續維持著自己笑瞇瞇的笑容,慈祥的說道:

  “小遠?怎么了,飯馬上好了,你先回去睡一會兒。”

  說完便轉身回了廚房,坐在那里繼續燒柴。

  現在一日三餐,早飯還是明月做,中午兩個人輪流,晚上就是張麗的。

  至于張麗心里有意見,那又怎么樣,拳頭才是硬道,她那個小身板夠不夠自己揍個幾拳。

  李寧遠現在畢竟是活了一輩子的老狐貍,很快就冷靜下來了。

  知道自己沒有來對時間,冷靜的回房,開始感受著自己腦子里的記憶。

  接受完這具身體這段時間的記憶之后,李寧遠又傻了眼,怎么回事?

  奶死了,二叔死了,二嬸改嫁了之后死了,三叔去征兵了肯定也是死了,四叔四嬸也死了。

  自己現在還上不了私塾了,只有前世那個做小官的小泉弟天賦最為好,能夠繼續讀書。

  自己昨天已經被前世的伯樂老師判定不是讀書的料子,如果想要去其他私塾讀書,按現在的情況根本就不可能。

  而且自己腦子里書本的記憶為什么都模糊了,什么都記不清了。

  李寧遠感覺到了一陣惶恐,不知道現在該怎么辦,自己也從來就沒有遇到過這樣的情況呀。

  即使現在有著以前的經驗,但是那都建立在有權有勢的基礎上,而且內務自己也不會呀,根本就不會賺錢。

  前世步入官場之前是那個惡心女人給的銀子供自己科舉,步入官場之后,娶了宰相的嫡女,獲得了宰相的支持,錢財什么的也不用自己操心。

  自己的妻子最會賺錢,總能弄一些稀奇古怪的琉璃、肥皂方子,而且還是天下第一富商,根本就不用操心那方面的事情。

  現在一下子落入這個境地,而且自己現在才七歲,這要是不能上私塾了,自己就要下地了。

  李寧遠從未有過這樣的恐慌,像是全世界都對著自己抱有惡意,前世也不是這樣的呀!???.

  那個女人為了贖罪,給銀子讓自己科舉,自己最后大發慈悲的折磨她一番,也就折磨了幾年,就放她走了。

  她應該感恩戴德的呀,畢竟她占了自己娘的位置,即使是被算計而來的,也是她的錯,她就應該贖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