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穿成男主他媽我躺贏了 > 第375章 男主的踏腳石繼母53
  可是現在是怎么回事,家里并沒有分家,那么多人都死了。

  這個女人這一世也沒有賠罪的意思,對著自己不冷不熱,裝裝表面功夫,甚至連昨天自己不能去私塾了她都沒有幫自己爭。

  李寧遠坐在炕上,抱緊著自己,感覺渾身發冷,好像自己腦子里只有前世的記憶,而那些書籍和各種技能的記憶都是模糊不清的。

  過了今天,自己就要跟著下地了,天天在地里刨食能有什么前途,根本就是一眼望到頭的生活,拼死拼活也吃不飽。

  李寧遠甚至覺得自己直接老死多好呀,雖然前面的十幾年比較辛苦,需要努力讀書,但是后面讀出了可是享受了后半輩子,憑借著妻子的娘家步步高升。

  最終還取代了宰相的位置,成為了皇帝最為倚重的大臣,真正的一人之下萬人之上,呼風喚雨,甚至還把自己的女兒送入了第二任皇帝宮中。

  成功的誕下了擁有自己血脈的皇子,最終在自己的扶持下,成為了新一任的皇帝。

  而自己更是權傾天下,三朝老臣。

  這樣的結果有什么不好呢,為什么要重來一遍。

  如果是提前兩三年,自己就可以保護娘親,讓娘親繼續的活下去,可是到現在,那個女人已經嫁起來了一年,這還有什么意思呢。

  自己這一生最大的缺憾就是娘親的死亡,重來一次以為是彌補缺憾的,結果并沒有。

  這個時候不得不承認,自己在上私塾的那么多年,就是靠著那個女人的贖罪才有的銀子,可是那個女人現在沒有贖罪,反而做做表面功夫,一點都不愧疚。

  這樣的情形,讓李寧遠對未來有著深深的恐懼,以及不知所措,不知道自己該行往何處。

  明月一邊做飯一邊用精神力監視著這里呢,看到李寧遠不斷變換的神情,尤其是那個恐懼的眼神。

  嘴里哼的歌更加歡快了,原本覺得這樣還有點可惜,畢竟李寧遠沒有前世的記憶,可是誰能夠想到呢,這么一刺激。

  啊哦,這前世的記憶不就來了,真的是太美了。

  說是說讓兩個孩子去收拾東西,其實李寧遠和李寧雨并沒有去,他們又不在私塾睡覺,每天用的東西全部已經帶回來了。

  告別的話那就不用了,學生多的很,難道先生還一個一個的跟這么多學生道別嗎。

  李寧雨是本身就不想去,學習太痛苦了,他寧愿下地去干活,拼命的保持著敏銳的精神學習文字的痛苦是異常的難熬的。

  還不如保持著遲鈍的精神,享受著生活中每一點樂趣,用這個樂趣掩埋掉生活的痛苦,這樣比上私塾好多了。

  畢竟大家都是干一樣的活,同一個村子里也沒有什么區別,只要自己干的可以,也不會被對比,即使有對比也不會有上私塾的成績那樣天差地別的痛苦,糊糊涂涂過挺好的。

  本來自己就沒有那么好的腦子,也不希望自己看到太多東西,如果看遍了外面的花花世界,李寧雨覺得自己不可能再忍受這平淡的生活。

  那又怎么樣呢,滋養了自己的野心,可是能力卻匹配不上,終究還是一種禍患,說不定到時候命都沒有了,老老實實種田,只要不發生什么大事,命還是能保住的。

  這也算是另一種的大智若愚,知足了。

  李寧遠不想去的原因是不想看到前世的伯樂,前世的伯樂先生對自己是非常好的,自己也是對方的得意門生。

  甚至后來,先生的女兒還嫁給了自己為妾,成為了自己的岳父。

  如果是一般的自然是不愿意的,哪個清高孤傲的文人愿意把自己的女兒為別人的妾室。

  可是自己可是宰相的女婿,以后前途無量,甚至可以在科舉中幫他通過考試,步入官場。

  之后,這些事情就是自然而然的。

  畢竟,人都有貪心,先生自然也是。

  可現在自己,根本就記不得前世所學,好像是有什么人專門從自己腦海里抹掉一樣,腦子想事情也沒有以前那么快,反而非常遲鈍,從未有過的模糊。

  以現在這樣的姿態去見前世低伏在自己腳下的人,李寧遠的羞恥心讓自己做不到,根本做不到。

  可能是上位者做慣了,現在變成這一無所有的情況,地位發生了天大的變化,自然就接受不了。

  早上清晨,李寧泉拿著自己的東西,感受著后面兩道灼灼的目光,驕傲的揚起頭,走向村口,跟篩選出的優異者一起去上私塾。

  今天又是忙碌的一天,在上工的四個人之中加了兩個小家伙,李寧遠和李寧雨,兩個人現在已經七歲了,是時候該適應適應下田的生活了。

  不要求他們做多少,但最起碼適應下來,能夠做正常工作量的三分之一就可以了。

  隨著天氣越來越熱,田里的各種小昆蟲自然就出來了,螞蝗為其中的代表,渾身滑膩膩的,吸附在皮膚上吸血。

  明月自然是不怕這種東西的,在獸世也有這種生物,并且比這個更大呢,至少能達到人小腿大小。

  現在這田里的那么小,最多食指兩節指頭長,又有什么怕的呢。

  照常下地,開始插秧。

  李寧雨從小在這田里長大,又作為男孩子,把這些東西看作平常,甚至還有空去揪兩只玩。

  李寧遠就不一樣了,前世可是驕奢的國丈大人,權傾朝野,錦衣玉食,香衣美人應有盡有,哪里見過這樣的東西。

  看著水田旁邊那一只小小的螞蝗,頓時嚇得面如土色,像是高燒四十度一樣,整個人都開始發抖,站在田壟上一動不動。

  這邊的四大一小已經開始工作了,李寧遠還站在田壟上,一動不動。

  李老頭看著站在那里嚇呆住的李寧遠,朝他的目光看去,黑色不停在扭曲的東西,歡快的暢游在水里。

  心里突然冒出了一個疑問,不就是一個小蟲嗎?

  以前還經常抓來玩呢,現在怎么看的腿發抖呀?

  難道是讀了一年多的書,人都讀傻了,果然百無一用是書生,自己可得好好板過來,自己這個孫子本來讀書就不行,這樣不好好干活,以后怎么養活一家子呀!

  怎么娶媳婦兒給老李家的傳宗接代呀,但是想著這個孫子昨天瘋成那樣,心里也升起了憐憫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