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穿成男主他媽我躺贏了 > 第387章 男主的踏腳石繼母65
  ~~~~

  就這?

  不過,好像是在后天,皇帝因為皇后生女大赦天下。

  炮烙之刑這肯定是挨定了的,后面這就不一定了。

  最大的可能就是判處流放,放出來肯定是不可能,流放!

  這也是個不錯的體驗呀!祝你好運嘍~

  不行不行,自己得跟在旁邊,要不然怎么能讓原主看到他的慘樣,自己得找什么借口離開一段時間呢?

  嗯~

  對了!就說鎮上的人讓自己去當廚娘,每個月有半兩銀子!

  至于哪戶人家,自然是要保密的嘍~

  想著想著明月就昏睡過去了。

  明天還要處理李老大和李老頭的葬禮呢,這些小輩們隨隨便便處理可以,但是你老頭的這個葬禮還是要辦的特別隆重的,還要請人。

  至于錢放在哪個位置,早就被張麗給摸出來了,這個時候一人管著一半,家里用錢的時候各出一半。

  第二天,吹吹打打把李老頭和李老大埋進了祖墳里面,至于他們兩個的靈魂,在散出去的一瞬就被明月打散了。

  至于為什么這樣做,自然就是前世李寧遠把原主家人的魂魄全部打散了,一報還一報咯~

  還想要轉世,窗戶都不給你,針眼都不給。

  忙活了一天,明月和張麗都累得半死,等送完所有客人之后,兩個人關門睡覺。

  白天正午李寧遠在菜市場門口炮烙之刑的時候,明月讓張麗先照看一下這里,自己特意去縣里過去看了看,從頭看到尾,感受著身體從未有過的輕松。

  在路上的時候明月換了個裝備,保證連原主的爹娘都認不出明月。

  這個朝代的炮烙之刑非常殘忍,把人全身上下全部脫光,頭發也全部剃光,把人綁在一張木床上,直咧咧的把全身各處全部展開。

  旁邊左右有著兩個實行刑罰的人,在行刑之前講述著這個人的罪過,然后才用碳把火烙燒熱,等火烙通紅,再把李寧遠除了致命位置之外,全部燙一遍。

  連臉都沒有放過,整張臉變得通紅,皺巴,菜市場不停的響徹著李寧遠凄厲的尖叫聲,一聲又一聲,等燙到最后,整個人昏死過去,然后又被燙醒。

  反復來回,其他的百姓都被嚇個半死,看著那行刑的過程,心里默念,孝!孝!孝!

  實在太過可怕,孩子們已經被家長們全部趕離了這里,省的留下嚴重的心理疾病。

  場面太過慘烈,連許多經常在這里看熱鬧看別人斬頭的人都受不了。

  一部分人已經開始嘔吐出來,拼命的往外走,甚至有一些百姓,拿著臭雞蛋和菜葉子過來扔在李寧遠身上。

  各種東西夾雜著火烙印在李寧遠嬌嫩的肌膚上,甚至有些百姓很狠心,扔上了一小撮鹽。

  等行刑完成,李寧遠已經變成了一個皺皺巴巴全身通紅血淋淋的人形肉狀物。

  整個人已經昏迷不醒。

  完成之后縣令大人也看不下去了,揮揮手讓獄卒把這個人扔回潮濕陰暗的牢房里。

  看著那血淋淋狀的人形物體,明月的身體更加的暢快,甚至高興的有些發抖,眼淚不由自主的流了下來。

  等控制好情緒,明月趕忙趕回去,繼續主持兩個人的葬禮。

  第三天,明月早上起早去趕集,果不其然就聽見了皇上因為皇后生女大赦天下的消息,順便還去府衙打聽了李寧遠。

  身份自然是李寧遠的繼母,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將一個雖為后母對這個兒子殺了自己丈夫的恨意和對孩子的憐惜之情矛盾的心情表現的很好。

  獄卒嘆息了一聲,冷著聲音說道:

  “流放苦寒之地,真是便宜了他,小小年紀就知道殺父,沒死算是便宜他了!

  你以后也不要管他,真是婆娘心軟,簡直不知道大義,這種人有什么好關心的,沒亂棍打死進行凌遲之行算是便宜他了!”

  明月唯唯諾諾,將一個沒見過世面的農婦表現的淋漓盡致,一邊哭一邊抹眼淚,搖搖晃晃的離開府衙。

  離開府衙走遠之后,等衙役再也看不見之后,立馬恢復了正常,一邊哼著歌一邊走路回去。

  之后自然是用去鎮上做飯的理由告別了張麗和娘家。

  張麗巴不得明月走,明月走了這個家做主的就是她一個人了,她想怎么干就怎么干,而且李老大死了她真是要高興死了。

  自己男人去當兵死了,這兩個兄弟不陪著去,自然是要在家里死光了,這才公平嘛!

  娘家不知道為什么明月要這樣做,但是想著最近發生的事情,覺得明月可能不想面對那熟悉的地方才會去鎮上找事兒做,而且半兩銀子哎!

  這不可比土里刨食好,而且在那婆家又沒有兒子現在又沒有男人,還不如出去干活,說不定以后還能碰到個好的。

  在走之前,明月威脅了張麗,在她沒回來之前,不許動老二家的王炸組合,要是動了,打得她半身不遂。

  張麗可是見過李老大被明月狂揍的樣子,這個時候自然是拼命的點頭,能不點頭嗎,這要是被揍的半身不遂,自己的幾個娃怎么辦,以后該怎么過呀。

  所以老實聽話還是很有必要的,就幾個丫頭片子,要是賣了還不如養大之后換彩禮,到時候自己可以偷摸點過來給自己兒子娶媳婦兒還好一些呢!

  現在還可以幫自己做飯做家務,自己又不傻,躺著不好嗎,非要把人賣了自己辛辛苦苦做呀。

  見張麗很識相,明月又交代了三個丫頭,要是實在不行就跑回原主娘家去,之前明月已經跟原主娘家打過招呼,娘家雖然不知道明月是怎么想的,但是也沒問題,點頭答應了。

  弄好了,也知道了李寧遠流放的日子,明月提前一天去鎮上,照例是賣了鹵肉方子,不過這個老板可沒有宰相世界那個老板實在,滑頭的很。

  不過!在明月用一只手扳下桌子桌角,并且碾成木屑之后,這個老板就老老實實了,根本就不敢動,并且還提前預支了明月一千兩銀子。

  老板:[哭唧唧]不是我不想動,但是我不敢呀!鬼知道這個怪力女是不是能一手把自己脖子碾成碎末!

  而且按正常利潤計算,給她兩成也是可以的,上面的人也不會怪罪自己,自己說不定還能貪半層。 由于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