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穿成男主他媽我躺贏了 > 第388章 男主的踏腳石繼母66
  吃的什么東西全都在空間里,野外裝備自己也全都備了,自己又有輕功,所以馬車什么的就不要了,無所畏懼!

  作為一個吃貨飯桶,各種零食飯食自然是少不了的,這一天拼命的在打包。

  縣里的人突然發現,今天什么鬼,怎么到處好吃的點心什么的都沒有了,買都買不到,走一家一家說全部被人買走了,不信邪的再走一家,結果又是沒有了。

  只剩下那些又貴又不好吃和不貴不好吃的東西,真的是出了鬼了。

  明月一路跟著李寧遠前往流放之地,李寧遠因為全身皮膚的潰爛,已經走不動了,在中途的時候因為裝死被獄卒丟在了半路。

  丟下的地方正是一個繁華縣城的陰暗巷子里。

  可能是李寧遠現在還有一點氣運,身上的傷并沒有要他的命,反而被一個醫女所救。

  氣運沒有鼎盛時期那么高,遇到了自然不是神醫,而是一個普普通通的醫女,為人雖然善良卻不乏精明。

  包扎好李寧遠身上的傷之后,出去打聽情況,正好就遇到了這次押送的獄卒,聽著獄卒講述著那個孩子的事情,字字真實,好像是以旁觀者角度去看的。

  聽完之后那個醫女便沉默了。

  “真是個不孝不悌的人,怎么會有這種人,老子再不成器,也不敢頂撞爹娘,這個小子倒是好,直接宰了自己老爹,真的是!”

  說完又唉了一聲,搖了搖頭,深惡痛絕的樣子。

  聽完這個獄卒這么說,醫女孩去問了問同行的其他人,每一個人都是這樣說的,連那些囚犯都是那樣說的。

  醫女頓時就相信了,但是作為醫者的職責,醫女做不到見死不救,只能默默的照顧李寧遠,等他身上的傷全部結痂,慢慢脫落,除了斷掉的雙腿其他的什么全部好了,只剩下了凹凸不平的皮膚。

  李寧遠是非常感動的,這個醫女無緣無故的救自己,并且把自己身上的傷全部治好了,把自己從絕望中救起,像是黑暗路上的一道光,自己生命里的光。

  但是當他感動值到達最大的時候,另一天睜開眼睛,自己又重新回到了原來被扔下的小巷。

  醫女表示:作為為醫者的職責我已經盡到了,我把他身上的傷全部治好了,我心安理得了,剩下的事不關我的事了。

  接下來是救治誰呀?我真是個美麗的小天使,開心~~~

  李寧遠緩慢睜開眼睛,身下的并不是柔軟舒適的床鋪,反而是硬邦邦的東西,潮濕而滑潤。

  手指慢慢觸動,摸到了粗糙濕滑冰冷的東西,眼前的光慢慢刺進來,面前模模糊糊的小巷映入眼簾。

  ?

  怎么回事?

  醫女呢?

  我怎么會在這里?

  李寧遠茫然一片,蜷縮著手指,像是一只被人拋棄的小狗,努力的蜷縮成一團。

  這個小巷非常的潮濕而濕潤,地上全是長滿青苔的土地,泥濘而潮濕,現在正是清晨時刻,露水凝結在李寧遠薄薄的衣服上,原本干凈而溫暖的衣服變得潮濕。

  冰冷刺入骨子里,李寧遠還以為自己是在夢里,想要蜷縮著醒來,嘴里不停的喊著:

  “醫女,醫女,醫女……”

  此刻的醫女在干什么呢,啊哦不好意思,她今天又撿到一個生病的人呢!

  她可真是棒棒噠,又救了一個人呢,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那我現在應該有幾千層吧,開心~~

  等到了中午,李寧遠肚子饑腸轆轆,咕嚕咕嚕的在叫著,強烈的羞恥心讓李寧遠不想爬著走路,直至忍到了下午。

  李寧遠伸出一張雞爪紅彤彤凹凸不平的手,當時行刑的人員連這里都沒有放過,即使傷口已經全部完好,但是也只剩下了凹凸不平的疤痕,看著異常的兇厲和惡心。

  看著自己這身上的傷疤,紅血凹凸,皺皺巴巴,像是前世王杏身上的皮膚,異常的惡心,李寧遠這個時候才真正正視自己。

  自己已經變成了一個人不人鬼不鬼的怪物,身上全都是這種惡心變態的傷痕,而且肚子現在還是饑腸轆轆的。

  為了求生,放下自己的內心所謂的矜持,一手一手,用手代替著腿在地上拖行,腿因為完全沒有知覺,像是身體的累贅一樣,拖行在地上!

  明月晚上是在客棧睡的,另一天本來是想返回醫女的醫館,卻發現床上受傷的人并不是李寧遠,反而是另一個人。

  聽著那仿佛重復一般的話,明月感覺自己渾身都冒起了雞皮疙瘩,毛骨悚然,這種場景在一個月之前在同樣的地方也發生過。

  只不過換了個對象,變成了另外一個受傷的人,同樣是陽光的笑容和歡快的語氣,同樣是一個陽光般的人兒,不知怎的明月頓時感覺毛骨悚然,差點后背都要冒出冷汗了。

  !!!

  可以確定這就是個變態!

  嚇得明月立馬跑開,明月不怕殺戮,就是對這種表面陽光心里變態的人有種隱隱的怕怕。

  殺戮不可怕,就怕變態發變態。

  明月迅速跑開之后想了想,回到了當初那個巷子,果然發現了在地上拖行的李寧遠。

  看著他爬到大馬路上,有人在他面前丟下半塊饅頭。

  李寧遠呆愣愣的看著自己面前的饅頭,不可置信,沒想到自己會淪落到這個地步,被別人當成乞丐。

  心里正在猶豫,自己要不要伸手,肚子的饑餓告訴李寧遠必須要伸手,要不然就要餓死了,但是心里的驕傲卻告訴李寧遠,絕對不能伸手。

  巨大的落差在李寧遠心里反復折騰,就在這個猶豫的當前,面前的半塊饅頭已經被其他的小乞丐給奪走了,毫不留情,絲毫不顧及自己。

  李寧遠下意識的目露兇光!那是自己的饅頭!那是我的!

  想撲上去掐死那個乞丐,但是由于雙腿的原因,原本預料中很大的動作變得極為微弱,重重的撲在地上,下巴磕在土地上,咔嚓一聲,下巴斷了。

  劇痛襲來,腦子狠狠一震,下一刻便沒了意識,昏厥在馬路旁。

  那個小乞丐看到這樣的場景并沒有心軟,從小到大的經歷告訴他,只要搶到自己手中的就是自己的,心軟是要不得的,會餓死自己的! 由于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