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唐人的餐桌 > 第一四八章平平無奇的審案
  盡管云初很希望能把捕快手中的鐵鏈子套在丘神績的脖子上,再耗費很大的力氣,在烈日下一步步地將他拖回到萬年縣大牢。

  這樣做的話,那個被狗分食的孩子應該會笑出聲來,這樣的話,就能抵消一點被狗撕扯時帶給他的痛苦。

  狄仁杰沒有給他這個機會。

  他覺得云初這樣做會得罪所有勛貴群體,會讓勛貴們生出一種類似兔死狐悲的奇怪情感,繼而對云初有看法,不利于他們以后繼續執行天權。

  大理寺就不一樣了,他現在不是大理寺丞,卻做著大理寺丞工作的一個從七品官員。

  這個工作對他的首要要求就是鐵面無私。

  真正說起來,大理寺就是專門對付勛貴,大戶們的,是監督他們要老老實實不要隨意犯錯的一個部門。

  至于數量巨大的黔首們犯錯,那是萬年縣法曹需要考慮的問題。

  所以,面無表情的狄仁杰跟萬年縣的衙役們借了一條鎖鏈,小心的用死人的衣衫纏好,再鎖住丘神績的脖子,還讓丘神績一定要用手抓著鎖鏈,這樣,他就不會在被馬拖著走的時候被活活勒死。

  丘神績的身體很輕,再加上戰馬走的很慢,而長安坊市間的青石板路,早就被行人踩踏的溜光水滑的,所以,丘神績雖然被拖著走,卻也沒有受什么罪,最多把衣衫弄得有些臟。

  吐蕃使者被滅門的案子是皇帝下令要查的案子,所以,丘神績現在是欽犯嫌疑人。

  吐蕃大相祿東贊的長子在咸陽橋被殺了,這也是皇帝,以及三省六部一致要求嚴查的案子,所以,這是一個通天的大案子。

  不論是誰做下的案子,皇帝以及群臣們都想知道他是怎么辦到的。

  所以,當一些不明白事理的勛貴們認為狄仁杰這樣做有失勛貴體面的時候。

  狄仁杰僅僅是用冰冷的目光看他一眼,那些勛貴立刻就明白事情可能與他想象的不一樣。

  再加上丘行恭這個人仗著自己曾經救過太宗皇帝,看不起任何人,大家關系也不是太好,所以,也就嘀咕兩句,就不再有人追問了。

  如果這個欽犯所在的地域是長安城以外的地方,那么,就可以認定,這個欽犯所在的里坊,一定被這個欽犯污染了,需要物理消毒。

  如果這個欽犯所在的地域在大唐國境以外的地方,就會出現以欽犯為圓心畫一個圓,進行最徹底的消殺。

  所以,平日里與丘神績走的很近的一些人,尤其是那群目睹乞兒被狗分食的那一群人,統統都屬于被大理寺偵查的主要方向。

  大理寺的轄騎紛紛出動,開始捕捉那些人,狄仁杰沒打算放過一個,所以,他與其余大理寺丞給出的名單,非常的詳細。

  狄仁杰直到現在為何還不能升遷到正七品的大理寺丞的位置上,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大理寺沒有偵破吐蕃使者滅門案,以及咸陽橋爆炸案,三省一致同意,暫停大理寺所有官員的升遷,以及封賞。

  狄仁杰有這個問題,其余的大理寺丞也有同樣的問題,既然現在已經出現了第一個可以直指幕后真兇的線索,這些人自然會夜以繼日的工作,希望能通過這一輪的篩查,找出真兇,還大理寺一個朗朗乾坤,也讓大理寺可以一雪前恥。

  于是,萬年縣的死囚牢頓時人滿為患,這讓已經孤獨很久的雁九,喜不自勝,不斷地向大理寺的辦案人員,推薦他認為最好,最不傷人的各種新的刑具。

  第一次審訊經歷了漫長的六天時間,在這六天時間內,大理寺的辦案人員還是很溫和的,幾乎沒有動用任何刑具,僅僅是一遍又一遍的詢問人犯,一遍又一遍的核查人犯的口供。

  六天過去了,什么都沒有問出來,不論是天水郡公府里的部曲,家仆們,以及丘神績的朋友們,他們都咬緊牙關,表示什么都不知道。

  這非常的正常,狄仁杰等的也不是這些人的口供,他等的是監牢外邊的人提供的這些人的跟那兩件案子有關聯的線索。

  他知道丘神績最近一直在宮中徹查皇帝被刺一案,而且,他還知曉,丘神績用了很多很多不足為外人道的方式在調查。

  雁九說把人放在火上烤,是指烤人身上的一部分,比如手指,腳趾一類的地方,烤熟一根就切掉一根,對犯人的傷害不太大。

  丘神績就不一樣了,他喜歡在人身上刷油之后再烤,在宮中,他已經烤熟了兩個宦官,一個宮女,甚至還把把矛頭指向了一些昔日跟王皇后,蕭淑妃交好的宮妃。

  狄仁杰的態度很明確,如果那些人不能幫他把丘神績釘死在這兩宗大案上,那么,他們就一定會被丘神績釘死在皇帝遇刺案子上。

  大家都在官場,宮內混了這么多年,有的甚至混了整整一輩子,所以,都是聰明人。

  于是,大理寺收到的舉報文書,就如同雪花一般落在了狄仁杰等五個專門審問人犯的大理寺丞的桌案上。

  證人,證言,證據,真的是要啥有啥。

  有了這些東西,因為丘神績的身份,只有結束小三司會審,才能進一步追查,所以,在九天的時候,一場由大理寺司直、御史臺御史、刑部員外郎組成的會審開始了。

  瘦弱的丘神績被人裝在一個木桶里,臭氣熏天的被抬進來。

  素來有潔癖的御史臺御史溫柔用手帕捂著口鼻,對大理寺司直道:“如此對待一位奉車都尉有失體面。”

  大理寺司直淡漠的道:“他自己不能控制身體,再加上人體有殘缺,只好裝在桶子里抬來,這里是大理寺的監牢,不是他的天水郡公府,沒有人伺候他的屎尿。”

  刑部員外郎黃征也用手帕掩著口鼻道:“至少用水沖沖,去去味道。”

  大理寺司見兩位監察官都有這樣的要求,就揮揮手,馬上就有大理寺來的獄卒將目光呆滯的丘神績給抬下去了,過了片刻之后,渾身濕淋淋的丘神績,就再一次被裝在木桶里抬了上來。

  這一次,丘神績似乎被涼水沖醒了,雙手抓著木桶邊緣,對在座的三位小三司審理官員哀求道:“不論是哪一位,只要告訴家父,這是一個陰謀,丘神績感激不盡。”

  溫柔再看看大理寺司問道:“你們沒有刑訊逼供吧,你應該知曉,人家是皇后欽點的奉車都尉,無論如何,該給的體面還是一定要給的。”

  大理寺司冷笑一聲道:“牽涉進了欽案,你說的體面我等給不了,我們沒有刑訊逼供,當然,也沒有刻意照顧他,來人啊,去除丘神績衣物,給兩位上官檢驗他是否有刑訊逼供的痕跡。”

  丘神績雙手牢牢地抓著木桶哀求道:“在下身體殘缺,還請看在家父的份上,給一份體面,在下可以發誓,大理寺未曾對我用過刑。”

  刑部員外郎道:“這是慣例,你不要這樣的慣例,卻有很多人求之不得呢。

  來人啊,剝除衣物。”

  在丘神績的哀求聲中,獄卒還是把丘神績的衣物剝除,架著他的半截身子前前后后,里里外外的展示給三位官員看。

  當然,這是規矩,可是呢,這三位官員都不是變態,自然轉過身不看。

  等丘神績再次穿上衣衫之后,整個人似乎很不對勁,用紅彤彤的眼睛瞅著屋子里的每一個人,恨不得將這些人碎尸萬段。

  溫柔道:“既然人犯沒有皮肉傷,這就說明,他的供詞都是在清醒狀態下獲得的,可以采信。”

  刑部員外郎皺眉道:“他沒有招供,供詞上只有連篇累牘的喊冤,以及控訴你大理寺陷害忠良。”

  大理寺司冷笑一聲道:“夷三族的大罪,誰肯招供呢,所以,就等兩位上官看過之后,我們也好動手,盡早找出罪魁禍首,等吐蕃新的使者到來之后,好徹底的平息這兩個案子帶來的風波。”

  溫柔道:“也不能為了平息風波,就草草結案吧?”

  大理寺司直接讓副手送上來厚厚的一疊文書,隨便分給溫柔跟黃征道:“這是我大理寺搜集到的證據,證言,與人證,其中有三十七個文書經過我大理寺查證,確鑿無疑。”

  溫柔翻看了一陣子文書,最后喟嘆一聲,來到裝著丘神績身體的木桶前,看著丘神績的眼睛道:“丘神績啊,證據確鑿,你不說怎么行啊?”

  丘神績大喊道:“這是誣陷,這是陰謀,是有人不愿意我繼續追查陛下遇刺案,故意設下陷阱來陷害我,我要上奏疏,我要見皇后。”

  刑部員外郎見丘神績已經有些癲狂了,也走過來道:“明著告訴你吧,陛下在九成宮得知此事之后,回給刑部,大理寺,御史臺的詔書只有兩個字——徹查!

  丘神績,就算皇后很看重你,但是,這一次,皇后也救不了你。

  現在,你最好還是先說出火藥的由來,如果你提供的火藥配方能夠超越武研院的火藥配方,說不定就能活。”

  附:下一章會在7日下午4點發布,您先看,我繼續寫,本書首發起點,歡迎大家來起點app閱讀—— 由于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