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唐人的餐桌 > 第四十二章預料之外的堅城
  石城來的高句麗人不好打!

  郭待封與高侃支援他的兩個折沖府將石城援軍困在一個山谷里,兩天過去了還沒有拿下來。

  聽說傷亡很重。

  尤其是這些高句麗人還有數量達到了五百的甲馬,這東西非常的討厭,甲馬跟甲馬之間有一根帶刺的鐵鏈子,沖鋒的時候一度將郭待封的步卒沖擊的七零八落,若不是還有滑床弩助陣,很可能就會被這些高句麗人跑掉。

  兩天時間了,那里的戰斗還在進行中。

  派上去的援軍也越來越多,聽說人數已經達到了高句麗人的一倍多了。

  大唐軍隊歷來是以少打多的,遇到厲害的也不過是一對一,這幾乎形成了唐軍作戰的規律。

  這一次面對石城援軍,卻遲遲拿不下來,真的有些讓人失望。

  這是一支全甲胄的軍隊,也就是說步卒身上穿的也是鐵甲,而不是皮甲。

  所以,云初覺得沒有火藥,自己上去也是一樣的下場,不會比郭待封好多少。

  直到現在,云初還是不明白李績的戰略是啥,手里面明明有火藥,偏偏不拿出來用,也不知道在等待什么。

  遇到這種全甲胄的軍隊,往人群里丟一些雷火彈,就算炸不死這些人,也能把他們炸暈,再派人上去按住他們,這些鐵王八就沒辦法翻身了。

  第三天的時候,劉仁軌的人來了,把云初部的戰利品統統帶走了,全軍將士都眼巴巴的瞅著自己的東西被人家用馬車拉走,非常的不舍。

  第四天的時候郭待封帶著大軍回來了,高句麗石城援軍這根硬骨頭終于被他啃下來了。

  然而,當云初祝賀他的時候,郭待封臉上沒有一絲一毫的歡喜之色,那個一直跟在他身邊的家將頭子不見了蹤影。

  戰功還是非常顯赫的,陣斬三千余……

  云初以前聽到某某將軍陣斬多少,只會覺得榮耀,現在聽到陣斬兩字,他的牙齒就發酸。

  陣斬的數目越多,就越是證明戰況越是慘烈,兩軍交戰的時候,那里只有允許你殺我,不允許我殺你的道理,都是爹生娘養的,出來的時候都是肉身,沒有誰天生長了一副刀槍不入的身子,刀子砍上去都會破,都會流血。

  “石城,我不跟你爭了。”

  郭待封是騎在馬上說這句話的,可能是因為坐的高,外邊風大,導致沙子鉆進了眼睛,讓他的眼眶紅紅的。

  “石城的精銳已經被你在野戰中殺的差不多了,現在的石城就是一個空殼子,用錘子砸幾下就能破開,這時候放棄太可惜了。

  我不跟你爭奪石城,畢竟,這也是你的功勞的一部分,別留遺憾。”

  悲傷的郭待封怒吼道:“你還想看我笑話嗎?你們這些從西域下來的,每個人都覺得我郭家對不住你們,你們有沒有想過我家,我父兄都戰死在了龜茲城,你們還要怎樣,難道看著我再戰死沙場你們才會滿意?”

  云初本來還想勸說兩句,見高侃一臉陰沉的騎著馬過來,就上前見禮。

  “明日起,你為前軍。”

  高侃馬步不停的下達了軍令之后,就走了,云初瞅著悲傷的郭待封道:“你要把這些沒用的情緒丟掉才成,我真的認為破石城不難!”

  “那你就去破吧,我這里提前恭喜你。”郭待封有氣無力的敷衍云初兩句,也就走了。

  同時走的還有一群跟著郭待封從戰場上下來的將軍,校尉們,他們看云初的眼神也很奇怪,也覺得云初這是在繼續坑郭待封。

  云初瞅著他們的背影大叫道:“你們的腦子都被狗吃了嗎?

  全鐵甲軍隊,整個高句麗才有多少,你們在遼東已經干掉了五千人,石城如今就是一座空城,你們就想不到嗎?”

  一個將左臂掛在胸前的將領回頭看著云初道:“既然如此,克石城的大功,就交給云縣令了。”

  “果然被孤立了吧?”溫柔一瘸一拐的走過來,他的傷勢已經好的差不多了,聽醫工說,沒有大礙,最多以后屁股上會多出來一個凹坑。

  云初回過頭看著溫柔道:“說實話的時候怎么就沒人聽呢?”

  溫柔道:“太慘了,亂石溝一戰,大唐與高句麗打成了一換一的場面,損失慘重啊。”

  云初道:“那可是高句麗全甲兵,是高句麗精銳中的精銳,打成這個樣子已經很難得了。”

  溫柔嘆口氣道:“這就是問題之所在,這些年大唐軍隊以少打多,已經形成習慣了,這一次以多打少還打成了一換一,沒人能接受的了,別說我們這些在軍前的不能接受,就是長安的那些文臣們也絕對不會接受。

  你看著,這一戰一定會在戰后形成對高侃的質問,對郭待封的問責。

  這就是他們這些人為什么如此不高興的原因。”

  云初道:“既然到手的功勞都不要,這一次,這個石城我還真得就要強攻下來。”

  “跳蕩兵加裝甲片吧,我們從銀城得到的甲片還有不少,能用的全用上。”

  石城,顧名思義就是一座石頭城堡,與北豐城一樣,都是這片大地上的主心骨城堡,只不過北豐城更像是一個糧食集散地,而石城,則是純粹的軍事堡壘。

  從金大成口中云初得知,這座城的守將是淵蓋蘇文的內弟姜太御。

  卑沙,北豐,平郭,積利,已經被云初攻克的建安,銀城都屬于此人節制,是高句麗真正的封疆大吏。

  石城藏身于山坳之中。城池三面環山,城墻順山勢環繞,全部采用人工鑿石,用楔形花崗巖石塊砌筑,建造在懸崖峭壁之中。

  城墻長達十六里左右,設有東、西、南、北四個城門,城墻高達三丈。

  絕對是一個易守難攻之地。

  這樣的地方,如果放在云初以前的生活里,絕對是一個不錯的游玩之處。

  到時候可以與友人喋喋不休的討論一下如何攻伐這座城池,如何保衛這座城池。

  現在,他需要帶著人馬攻克這座城,這就很讓人為難了。

  雖然云初對郭待封說的都是實話,但是,即便是沒有全甲兵,這里的大型守城器械也一定是齊全的。

  正如他所說的,這座石城就是一個硬殼子,但是如何敲破這個硬殼子,卻是一個難題。

  怪不得不論是高侃,還是郭待封,亦或是眾將,都對這座城池望而卻步。

  “將軍,我聽說巍山后山有一條山道,可以進入石城,要不然我們試驗一下?”

  聽了金大成的話,云初精神一振道:“快說說,你是怎么知道這條路的?”

  金大成道:“這條路其實是一條鬼路。”

  “鬼路是什么意思?”

  “意思是說只能晚上走,不能白日走,石城最多的東西就是鹽巴,這里的鹽巴供應整個遼東,鹽民在海邊煮鹽,再送到石城,再從石城送到遼東各地,就連河北地也有很多的鹽巴都是來自于石城。

  高句麗跟大唐一樣,鹽巴也屬于官賣,官賣的鹽巴價格很高,于是,就有了很多的私鹽販子,這些私鹽販子不知道從什么渠道弄到了鹽巴,就會從鬼路偷出城關。

  小的負責北豐城的糧秣,鹽巴太貴,就難免跟一些私鹽販子打交道,這才得知有這么一條路。”

  云初聽金大成把話說完,就跟溫柔對視一眼,溫柔搖搖頭,云初也嘆息一聲道:“私鹽來自官府,鬼路也來自官府利益方故意開的口子。

  一旦大軍迫近城關,石城的所有口子就會立刻收緊,以前的方便路,到了這個時候,就成了死路,突襲這條路看樣子是行不通的。”

  讓金大成離開之后,云初就對溫柔道:“看樣子只有強攻這一條路了。”

  溫柔道:“天無絕人之路,我們到了石城看看再說,我就不相信這世上有無法攻克的堅城。”

  云初也知曉,現在開始擔憂還為時過早,等實際看過這座石城之后,才能下決定。

  天剛剛亮,云初部就已經拔營一路向北,身為前軍,逢山開路,遇水搭橋這是自然之事。

  這里大部分乃是平原之地,村莊頗多,只是,村莊里早就人去屋空。

  云初進去查看過,發現這里的人走的還是非常的匆忙,而且,撤離的時間不會超過兩天。

  云初故意讓大軍表現得懶懶散散的,希望能有高句麗人來偷襲。

  結果,沒有人上當,他們跑的非常徹底。

  既然石城是一座兵城,那么,在戰時,他們不可能讓這些百姓進城的,那么,這么多的高句麗人都去了哪里呢?云初覺得這是一個很意思的話題。

  既然有疑問,自然就要求證一下,楊景,王家三兄弟就帶著他們的不奴團離開了大軍,在這平原,丘陵上大肆的搜尋那些逃跑掉的高句麗人。

  這一路上還有很多空無一人的軍寨,這里面的人應該進入了石城,從側面證明了云初推斷的石城空乏的現狀。

  云初部無驚無險的走到了石城的南門前。

  看著高大的城墻,以及巍峨的城樓,云初的嘴巴發苦,這還是他第一次面對高句麗的雄城。

  想起自己對郭待封說的話,此時聽起來就諷刺的厲害,顯得自己真的很像是在誘騙那個可憐的郭待封繼續犯傻拿部下的性命去跟石城死磕。